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375章 人被抓到了

第375章 人被抓到了

  “好了,逗你的,说正事吧。”林天辰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认真的看着她,“容姝,你对自己左手手腕上的红痣,有没有什么看法?”

  “红痣能有什么看法?”容姝不明所以。

  林天辰眼镜反光,“因为这次攻击你的人,真正的目的,就是毁掉你手腕的这颗红痣。”

  “什么?”容姝一愣,“毁掉我手腕的红痣?”

  “没错,你自己不知道你手腕的伤是什么样子,但我知道,你手腕的伤,就是一个圆形,只比红痣大一点,所以由此可见,那人就是为了毁掉你的红痣,才把你打晕的。”

  “竟然是这样么。”容姝右手抚上缠着绷带的左手手腕。

  林天辰走过来,“所以我才问你,对这颗红痣有没有什么看法,或者说,这颗红痣,是不是代表着什么,所以那人才毁掉。”

  容姝失去光芒的眼里一片茫然,摇了摇头回道:“我不知道,我这颗红痣是天生的,能代表什么?”

  要真能代表什么,她这个红痣主人,没理由不知道啊。

  在说,一个红痣而已,她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会让人看不惯。

  “好吧,看来你这个红痣隐藏的秘密很深呢,深的你这个主人都不清楚,不过有一点我可以确定。”林天辰抽出一只手,摸着下巴开口,“那就是这颗红痣,可能对人产生了威胁,所以那人才急切的想要毁掉。”

  这是他根据心理学分析出来的。

  并且除了这个,他也无法解释,这个红痣有什么值得人惦记的。

  “威胁……”容姝低下头,轻声念了一遍这两个字,心里满是讽刺。

  能不讽刺么,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又多了一个敌人。

  而且她觉得她的存在,仿佛是所有人的威胁一样,比如顾漫音,又比如现在这个。

  之前是她这个人威胁到了顾漫音,所以顾漫音想杀她,认为这样,才能和傅景庭长久。

  而现在,就连她身上的一颗痣,居然都成了别人的威胁。

  拿下一次又是什么成了别人的威胁,头发?还是身上的死皮?

  看出了容姝的疲惫,林天辰给她调了一下病床的坡度,“往好了想,这个人虽然也把你看成威胁,但她并不是冲着要你命来的,不然直接杀了你不是更好?但她偏偏只是毁掉你的痣,所以我想接下来,她应该不会再对你做什么了,毕竟你身上的对她的威胁已经没有了,至于是什么威胁,等抓到人自然就清楚了,好了,你先睡一会儿吧,你的脑震荡还没好,需要多休息,不然一会儿要恶心想吐。”

  容姝微微点头嗯了一声,“我知道,谢谢。”

  说实话,她现在就已经开始有些恶心想吐了,头更是晕的厉害。

  容姝闭上眼睛,头微微偏在一侧,很快就睡了过去。

  林天辰听着她平稳的呼吸,转身出去了。

  城北,城中村。

  一些大爷大妈坐在大树下,看着那些警员和黑衣服的保镖,低声的议论了起来。

  “你们看,又来了一批人,你们说这些人是干嘛的啊?”

  “不知道,不过有警官,估计是我们这个地方有人犯了事,来抓人的吧。”

  “不会是老陈家吧,听说昨晚老陈又把他媳妇打进了医院。”

  “应该不是,要抓老陈,也不用这么多人啊,来几个警官就好了,干嘛还要来那些看着就像黑.势力的保镖?所以依我看啊,应该是什么逃亡的罪犯,跑到我们这里来了。”

  “.……”

  大爷大妈们叽叽喳喳,八卦的不行。

  而不远处的路边,一辆黑色的奔驰里,顾漫情通过车窗看着那些警员和保镖,眼底噙着让人看不懂的神色。

  前座的司机扭过头,不解的问道:“大小姐,您不下去吗?”

  “不了,我就在车上看看。”顾漫情笑笑的回道。

  司机很是不解,“那大小姐您来这里干嘛?”

  “我有一个老乡就住这里,所以想来看看她,不过刚刚她发短信给我,说家里来了客人,让我下次再来。”顾漫情柔声说,放在膝盖上的两只手,却紧紧的握了起来。

  由于握得太紧,她的手指关节都泛了白,显示出她此刻内心的紧张和不安。

  司机没有看出来,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那我们回去吗?”

  “回去吧。”顾漫情垂下眼睑。

  应该不会有事的。

  她布置的那么周全,肯定不会有事的!

  车子掉头,很快就离开了这里。

  而在顾漫情离开不久,城中村的保镖和警员们,就押着一个女人出来了。

  那女人身高一米五八,身材瘦弱,看起来大概八九十斤左右,豁然跟之前那两个警员,在容姝房间里描述的一样。

  第三医院。

  傅景庭已经接到了电话,得知了这一消息,眼中闪过了一丝精芒。

  他挂掉电话后,林

  .

  -->>

  天辰问道:“看你的样子很高兴,怎么样,人抓到了?”

  旁边,正准备先回去的陆起从容姝病房出来,刚好听到这话,精神一振,然后连忙朝傅景庭和林天辰两人走去。

  “你们刚刚说什么?攻击宝贝儿的人,抓到了?”陆起急切的问。

  傅景庭瞥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林天辰倒是回答了他,“看傅总的样子,似乎是的!”

  “太好了!”陆起握拳,“那人现在在哪儿?”

  林天辰看向傅景庭。

  傅景庭收起手机,“已经送去警局了,准备进行审问。”

  “那我也要去,我要亲耳听到,那个女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说完,陆起快步朝电梯走去。

  林天辰挑了下眉,也没阻止,推了推眼镜说:“对了,你跟警方那边说一声,审问完了之后,把人交给我,让我试药,我相信以你的本事,你做得到的,不然顾漫音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判刑,连庭审的步骤都省了。”

  傅景庭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我知道,等容姝醒来后,了解了那个女人的情况,我再跟警方那边打招呼,不过人你别弄死了。”

  “放心吧。”林天辰笑容深邃。

  傅景庭没在理他,抬脚进了容姝的病房。

  容姝醒来后,已经是晚上了。

  她睁开眼睛,还是黑茫茫的一片,什么都看不到,但她已经不像白天那样显得惶恐无措了。

  也许是知道自己的失明只是暂时性的,所以她现在都已经坦然的接受了自己看不见的事实了。

  并且,她也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尽快习惯这看不见的生活,直到视力恢复。

  “阿起!”容姝把手伸到空中喊了一声。

  傅景庭本来正在低头看手机,忽然听到她的声音,这才发现她已经醒了,并且嘴里还喊着其他男人的名字。

  傅景庭的脸顿时就沉了下来,心里泛酸,但还是站起来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是我!”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