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367章 尴尬的陆起

第367章 尴尬的陆起

  浅水湾。

  陆起还在监控室里看监控,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陆起猜想可能是豆豆打来的,连忙拿出手机,一看,还真是豆豆,立即接听,“喂,小鬼,是宝贝儿出来了吗?”

  “嗯,婶婶出来了。”豆豆看着病床上,带着呼吸机的容姝,眼眶红红的说。

  陆起大喜,“太好了,我马上过来!”

  他挂掉电话,看向监控室的工作人员,“把这份监控拷贝一份给我,一会儿警方会来人,你告诉警方的人,我去了医院。”

  “好的陆先生。”工作人员点头应下。

  陆起拿过闪存,快步走了。

  很快,医院到了。

  陆起根据豆豆提供的病房号,来到了容姝的病房。

  病房里除了豆豆,还有医生在。

  陆起进去,立马看向病床,看到容姝,表情一变,“怎么会戴呼吸机?”

  要知道戴上呼吸机,就意味着病人连自主呼吸都不行。

  而往往这种情况,都是出现在濒死的病人身上。

  难不成宝贝儿……

  陆起眼睛瞬间猩红起来,眼底隐隐泛起了水光,周身弥漫着莫大的悲痛。

  “宝贝儿……”

  陆起踉跄的走到病床边上,颤抖的伸出手,拉着容姝略显冰凉的手,声音哽咽了,“宝贝儿,你别吓我,你还这么年轻,怎么能抛下我,宝贝儿,你睁开眼睛,睁开眼睛看看我啊……”

  听着他悲伤的呼唤,医生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先生,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我误会什么了?你告诉我,我误会什么了?”陆起哭的伤心,大声喊道。

  医生翻了个白眼,“这位小姐还没死呢。”

  “我知道没死,但这不是快了么,呼吸机都戴上了……”陆起看着容姝,眼里伤心欲绝。

  “心好累!”医生叹气的摇摇头,然后又道:“我的意思是,这位小姐只是头部受到了重创,导致轻微缺氧,所以才戴上呼吸机,并不是说她快不行了,明白么?”

  “嘎?”陆起哭声一滞,发出了鸭子叫。

  豆豆直接被逗笑了。

  陆起没空理会豆豆,他激动的抓住医生的胳膊,“医生,你说真的吗,宝贝儿没事?”

  “没什么事,手腕就是割掉了一小块肉,并没有伤到神经和动静脉,头部虽然严重,但也只是脑震荡,醒过来就没事了。”医生把胳膊抽出来回道。

  陆起大松口气,放下了心来,“太好了,太好了,我还以为宝贝儿……”

  想到刚刚自己闹出来的囧事,陆起一张脸涨得通红,尴尬极了。

  医生摇摇头出去了。

  豆豆也站在病床边上,扭头看着旁边的陆起,“叔叔,坏人抓到了吗?”

  “还没有!”陆起脸色冷沉下来。

  他去浅水湾查监控,的确看到了打晕容姝的人。

  但是那个人是谁,他却看不清。

  因为那人,把自己遮的严严实实的,显然就是不想被人认出来。

  豆豆听到坏人没被抓住,失落的嘟了嘟嘴。

  陆起也没说话了,一大一小就站在病床边守着容姝。

  第二天,陆起给佟溪打了电话,告诉佟溪,容姝出了点事,去不了天晟了,让佟溪把容姝要做的工作拿到医院来,他来处理。

  听到容姝出事,佟秘书心里有些担心。

  挂断电话后,她连忙走进容姝办公室,收拾要带过去的东西,准备去医院看望容姝。

  就在佟秘书刚进入容姝办公室的时候,旁边的秘书大办公室里走出来一个人。

  她先盯着容姝的办公室看了两眼,然后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第一医院,张助理正在跟傅景庭汇报集团的事,手机就响了起来。

  傅景庭捏了捏眉心,“接吧。”

  “是。”张助理应了一声,拿出手机。

  看到来电显示,他挑了下眉后,立马看向傅景庭,“傅总,是我们安排在容小姐身边的人,她这个时候打电话来,说不定容小姐遇到什么事情了。”

  话落,他赶在傅景庭催促前,接听了电话,“喂。”

  “张助理,不好了,容总好像进医院了。”电话那头的人,压低声音说。

  张助理惊呼,“什么?容小姐进医院了?”

  傅景庭听到这话,瞳孔骤然收缩,“容姝怎么了?”

  张助理摇摇头,“我问一下。”

  他对着电话里问了一遍,同时把扩音打开。

  电话那头的人回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听佟秘书说,容总连文件都处理不了,要把文件拿去医院交给陆总处理,所以应该挺严重的。”

  傅景庭脸色紧绷的掀开被子。

  张助理见状,连忙阻拦他下床,“傅总,您这是干什么?”

  “我要去看她。”傅景庭声音低沉的说。

  .

  -->>

  张助理不赞成,“不行傅总,您的伤也没好,不能乱走。”

  “我说,我要去看他!”傅景庭坐在床沿,抬眸不容置喙的看着他。

  张助理面对他冰冷锐利眼神,嘴巴张了张,最后还是同意了。

  “好吧,我这就去安排,傅总稍等。”

  张助理知道,傅总决定的了事,哪怕旁人再阻拦,也无法阻挡傅总的决心。

  更何况,事关容小姐的安危,他就更加无法阻拦了。

  傅总那么爱容小姐,听到容小姐出事,怎么可能不过去看她,哪怕这一去,可能会导致后背的伤口裂开,傅总也不会在乎。

  所以这样的人,怎么阻止呢?

  强行阻止是可以,但是之后傅总会做出什么,谁也不知道啊。

  张助理叹了口气,转身走出病房,去给傅景庭请假。

  他一边走,一边对电话那头的人问容姝所在的医院。

  很快,张助理回来了,拿到了请假条,并且还推了一张轮椅。

  其实傅景庭腿没事,可以自己走。

  但是走动的时候,很有可能会造成后背伤口裂开。

  所以为了降低伤口开裂率,还是推着傅总走比较好。

  傅景庭也知道张助理的好意,没有拒绝,在轮椅上坐了下来。

  张助理推着傅景庭出门,正好遇到提着保温桶来的王淑琴。

  王淑琴看着两人,大嗓门的问,“景庭,你这是干嘛啊?”

  “我有事要离开一趟。”傅景庭回答完,拍了拍轮椅扶手,示意张助理赶紧推自己走。

  张助理自然照做。

  王淑琴站在后面,还在问,“你要去哪儿啊,我给你煲了汤,你不喝了啊?”

  傅景庭这次没有回话了,心思全在容姝那边,哪还有心情喝什么汤啊。

  四十几分钟后,容姝所在的医院到了。

  张助理在护理前台打听到了容姝所在的病房号后,推着傅景庭过去。

  病房门是开着的,里面传来了说话声,仔细听,是陆起和林天辰的。

  傅景庭皱了皱眉。

  陆起在这里他理解。

  但是林天辰怎么也在这儿?

  林天辰又不是这个医院的医生!

  并且林天辰得知容姝出事的消息,居然比他还有快,谁通知的?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