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349章 有办法

第349章 有办法

  男人如实回道:“他是发在我们工作群里的,说出二十万,希望我们之中来个人,去……”

  他偷偷瞄了容姝一眼,又赶忙低下头,不敢讲那两个字说出口,只好委婉的说:“去欺负一个女人,并且拍下视频照片,等到事后,将视频和照片发给他就可以了,当时我们群里很多人抢这个任务,最后被我抢到了。”

  总之,当时抢到了,他有多高兴,现在就有多后悔。

  她都恨不得给自己的手两巴掌,为什么当时手速要这么快!

  “还有照片和视频?你拍了?”容姝脸色大变,手心猛地捏紧。

  傅景庭周身气压也直线下降,并带着杀伐之意朝男人袭去。

  男人顿时打了个哆嗦,连忙解释,“没有没有,我没有拍,那天晚上我去会所的时候,在路上遇到了我之前渣过的女客户,被女客户带来的人打了一顿,然后丢到了郊区,还把我手机什么的全拿走了,我在郊区的野外呆了一晚上,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遇到一个好心人把我送到城里,然后我才赶去了会所,赶到的时候,你已经被人给……”

  后面的话,他没说了,但意思大家都懂。

  容姝微微侧脸,凉飕飕的看了傅景庭一眼。

  傅景庭自知理亏的移开目光。

  容姝也没揪着他不放,很快又把目光转移到了男人身上,“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

  “你可以去查的,我被我女客户带走的地方有监控,还有好心人的车牌我也记着的,我可以报给你们,你们找到那个好心人,可以去查看他们的行车记录,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了。”男人连忙回道,生怕她不信。

  其实容姝已经信了,表情也没刚才那么紧张了。

  因为这个男人没有拍下她的照片和视频,她自然就不担心,自己的照片会被散布出去了。

  说起来,她还要感谢那个女客户。

  “那你之后在我房间,有没有对我做什么?”容姝咬唇,这是她现在最担心的。

  “没有没有!”男人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绝对没有,我发誓!我在野外被冻了一夜,早就冷的累的不行,进了你房间后,很快就睡着了,怎么可能对你做什么,我醒来之后,你已经不在了,我没有手机,拍不了你的照片,交不了差,怕那二十万被追回去,所以醒来后就直接辞职离开了海市。”

  他本以为自己离开海市,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还是没想到还是被抓了,只是抓他的,不是发布任务的人,而是发布任务的人,让他去害的人。

  看着瑟瑟发抖,满脸害怕的男人,容姝转过身去,对着傅景庭说道:“我没什么要问的了,这个人的作用不太大,只是让我知道那天晚上具体发生了什么,在把顾漫音送进监狱这件事上,派不上用场,真正的派得上用场的,是那个侍应生。”

  傅景庭颔首,“我也是这样想的,张程。”

  张助理走过来,“傅总,有什么吩咐。”

  “你带着这个男人走一趟银行,把那二十万的银行流水打出来,同时把他当时跟那个侍应生的聊天记录也整理好,作为指控那个侍应生的证据。”傅景庭盯着那个男人说。

  那个男人的确无法将顾漫音送进监狱,但他可以指控侍应生。

  侍应生为了自保,自然就会去指控顾漫音,那时候,顾漫音还是会进监狱,是一样的。

  “好的傅总。”张助理点了下头。

  傅景庭又说:“弄好这些,再把这个人带去侍应生那里,那个侍应生,肯定还有没交代的,一并撬出来。”

  “是!”张助理应下,然后对着保镖挥了下手,示意保镖将人带出去。

  等到张助理三人都走后,傅景庭这才看着容姝问道:“那个男人,你想怎么处理?”

  容姝抿了抿唇,没有回答。

  关于这个,她也在思考。

  这个男人虽然接了欺负她的任务,但又的确没有对她做什么,所以要想追究这个男人的法律责任都很难。

  但就这么放过这个男人,她又不愿意。

  看出了容姝的纠结,傅景庭眸色暗了暗,“如果你不知道怎么办的话,那就我来吧。”

  “哎?”容姝诧异的眨了眨眼,“你想怎么做?”

  “过两天你就知道了。”傅景庭没有明说的意思。

  容姝也不是那种非要追问到底的人,他这么说,她也就不问了。

  毕竟她的确想给那个男人一些教训,既然自己不知道怎么处理,那交给别人自然就是最好的办法。

  一个小时后,张助理打来了电话,告诉傅景庭,银行流水单,以及聊天记录都整理好了,还有那个侍应生那边,的确也吐出了一些之前没有交代的东西。

  只是那些东西,却让容姝和傅景庭心下一沉。

  因为侍应生交代的,也没办法把顾漫音送进监狱。

  顾漫音跟侍应生联系,不是电话,也不是微信和其他聊天软件,而是

  .

  -->>

  当面说的,所以就没有聊天记录和通话记录。

  而侍应生当时在工作,身上也没带手机,自然也不可能录什么音,唯一有用的,就是顾漫音给侍应生的三十万转账,其中二十万,侍应生转给了那个男人。

  但是转账记录并不能证明什么,顾漫音完全可以否认自己转给侍应生这么多钱,是让侍应生去害人的,甚至还可以反过来说侍应生在污蔑她,陷害她。

  不得不说,顾漫音每次做这些坏事,都能全身而退,明明所有人都知道是她做的,但就是拿不出有用的证据去证实,去将她绳之以法。

  不过这也证明了,顾漫音每次都能熟练的把自己摘出去,可想而知,她绝对做过不少违法的事,只是还没有曝光出来。

  见容姝垂眸想着什么,傅景庭薄唇动了动,“既然那个侍应生也拿不出实际性的证据,那我……”

  “我有办法!”容姝突然打断他。

  傅景庭挑眉,“什么办法?”

  他还想说,既然侍应生不行,那他就给弄一些莫须有的证据出阿里,让顾漫音百口莫辩。

  不料她居然有办法了。

  容姝捏了捏手心说:“只要顾漫音亲口承认,她的确找过侍应生,让侍应生给我下药,安排男人不就可以了么。”

  “可是你怎么让她亲口承认?”傅景庭看着她。

  容姝撩了撩头发,“这就是我的事了,总之一定可以的,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去安排!”

  话落,她拿出手机,直接出去了。

  傅景庭原本还想让她多待一会儿,但他把她叫来,本来就是因为那个男人抓到了。

  现在那个男人被张程丢去跟侍应生关在了一起,她自然也不可能多留。

  他就算想让她多久,她也不会答应。

  容姝才不管自己离开,傅景庭在想些什么,她拨通了顾漫情的电话。

  顾漫情的声音很快传来,“容小姐,您找我?”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