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348章 男人的招供

第348章 男人的招供

  正想着,身后传来了几道凌乱的脚步声。

  容姝转头看去,通过玻璃看到了外面的景象,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人,正押着一个男人朝这边走来。

  那两个穿西装的,一个是张助理,另一个则是那种量产型的保镖。

  至于他们押着的那个男人……

  容姝立马站了起来,脸上写满了愤怒。

  是他!

  三个月前,她醒来后,睡在她身边的那个!

  傅景庭知道容姝为什么反应这么大,他看着被押着的男人,眼底闪过一丝冷冽的寒芒。

  “傅总,人带来了。”张助理先松开那个男人,对着傅景庭说道。

  傅景庭嗯了一声,看向容姝,“容姝,你处理吧。”

  等她处理完后,他再来收拾这个人!

  容姝也没有拒绝,冷冷的看着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被保镖用力的踢了一脚,踢在了膝盖窝上,顿时就跪下了,痛的哀嚎一声,脸都扭曲了。

  容姝上前一步,在那个男人面前停下,“你,还记得我吗?”

  这个男人,是在傅景庭走后进她房间的,不可能不看她的脸。

  男人突然被带到这里来,本来就怕得不行,再加上又被踢了一脚,就更怕了。

  这会儿别说回话了,连看容姝的勇气都没有。

  傅景庭见状,给了张助理一个眼神。

  张助理点点头后,学着保镖,也给了男人一脚,“回答容小姐的话!”

  男人吓惨了,连连点头,“好好好,我回答,我回答,你们别打我了,呜呜呜……”

  说着,他居然哭了起来。

  昨天他本来还在泡妞,突然就被抓到一辆车上,带来了海市。

  一路上,他不停的问抓他的人,为什么要抓他,但都没有问出结果,只跟他说,他要完了,他当时就被吓得不轻,以为是自己渣过的某个女人黑化了,然后才将他抓走,准备带去一个地方杀了

  所以这一路,他心里都是惶恐不安的,但因为抓他的人,也没对他动过粗,他才一直没崩溃,但现在这些人已经开始对他动粗了,说不定一会儿就要杀他了,他才终于忍不住内心的恐惧哭了。

  男人一边哭,一边颤巍巍的抬起头朝容姝看去,想看看容姝到底是自己渣过的哪个女人,说不定还能求求情,重新打动她什么的。

  结果这一看,他顿时惊呆了,哭声都停滞了下来。

  因为这个女人,并不是他渣过的任何一个,他甚至都不知道她是谁。

  看着男人迷茫疑惑的眼神,容姝冷冷的扯了扯嘴角,“看来你不记得我了啊,也是,都过去三个月了,既然如此,那我就提醒你一下吧,三个月前,会所……”

  听到会所这两个字,男人终于想起来了,眼睛瞪大,“是你!”

  那个他接到任务,要去玷污的女人。

  只是他到了后,发现这个女人已经被别的男人上了,出于洁癖,他就没有对她下手,只是在她旁边躺下。

  时隔三个月,他以为那次的事情早就过去了,可现在他却被这个女人抓到了这里,还一脸愤怒的看着他,显然是要他算账!

  “想起来了?”容姝微微眯了眯杏眼,“既然你想起来了,那你应该知道,你为什么会被带来这里了吧?”

  “我……我……”男人心虚的不敢看她。

  容姝伸出手,用力的捏着他的脸,冷冷的问,“顾漫音给了你多少钱,让你对我动手?”

  傅景庭看着容姝的动作,微微皱了下眉,“容姝,放开他,他只会脏了你的手,张程,你去!”

  张助理心里大翻了一个白眼。

  呸!

  什么叫会脏了容小姐的手,分明就是不想让容小姐碰其他男人,当谁不知道呢。

  心里这么想,但张助理却不敢拆穿,面上扬起笑容朝容姝走过去,“容小姐,我来吧,你审问就好。”

  容姝嘴角抽了抽,又看看张助理希翼的眼神,只好把手松开。

  张助理学着她刚刚的动作,用力的捏住男人的脸,将男人的脸都捏变形了,可见用力之大。

  “容小姐,这样可以吗?”张助理问。

  容姝无语的扶额,“可以!”

  她刚刚之所以会捏男人的脸,纯粹是因为心里太过生气,下意识做出的举动,并不是故意想体罚这个男人。

  所以现在被傅景庭和张助理一掺和,画风就变得很奇怪了起来。

  揉了揉眉心,容姝也没有多纠结这个,脸色重新变回冷漠,“回答我,顾漫音给了你多少钱!”

  “顾漫音是谁?”男人被张助理捏着脸,有些口齿不清的反问。

  容姝愣了一下,“你不认识顾漫音?”

  傅景庭眼睛也眯了起来。

  男人忍着脸上的剧痛,艰难的回道:“我不认识。”

  “这怎么可能!”容姝看得出来,男人并没有撒谎

  .

  -->>

  所以心里才格外惊讶。

  她看向傅景庭,“你不是说,他是顾漫音安排的吗?可他并不认识顾漫音!”

  傅景庭抿紧薄唇,“别急,我问一下。”

  说着,他凝视着男人,开口问道:“既然你不认识顾漫音,那是谁找你进她房间的?”

  他指着容姝。

  男人怯怯的看了容姝一眼,嘴巴张了张,似乎不知道该不该回答。

  张助理见状,又给了他一脚,“说实话,不然要你好看!”

  男人听到这话,心中的恐惧更甚,身体都僵硬了,连连点头,“我说我说,是一个男的。”

  “男的?”容姝拧眉。

  怎么会是一个男的?

  难不成,她还有一个男性仇人?

  不会是顾耀天吧?

  似乎看出了容姝的想法,傅景庭立马否决了,“是会所的侍应生。”

  “是的,那个侍应生说过,是顾漫音让他去找的男人。”这时张助理点头说了一句。

  因为这是他去调查的,所以他最有发权。

  听到自己并没有多出别的仇人,容姝心里大松了口气,“说到底,真正的主谋,还是顾漫音,只是他并没有跟顾漫音直接连线,所以他才不知道顾漫音。”

  她看着男人。

  男人虽然有些不太懂他们到底在说什么,点头就完事了。

  “那个侍应生是怎么找到你的,又许诺给你多少钱?”容姝面无表情的又问。

  男人低下头回答,“我……我是一个男公关,我们的门店跟会所和酒店这些地方都有合作,所以想找到我并不难,至于钱,是二十万。”

  他做男公关的时候,最多一晚上才十万,一下子有个二十万的任务,他自然不可能不答应。

  “二十万?”容姝冷呵了一声。

  她是不是该称赞顾漫音一句大方。

  她原本还以为,最多几万块钱呢。

  “那侍应生找到你的时候,是怎么跟你说的?”傅景庭也问。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