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347章 傅景庭的幸灾乐祸

第347章 傅景庭的幸灾乐祸

  谈谈?

  容姝抿唇。

  她大概知道他要谈什么,但她个人不认为有什么好谈的。

  她之所以跟程淮断绝朋友关系,除了程淮对她的隐瞒和欺骗之外,最重要的,还是程淮对她的感情。

  傅景庭说,程淮喜欢她。

  所以她刚刚就在悄悄观察程淮。

  但她并没有看出程淮哪里喜欢她了。

  不过傅景庭应该没有说谎,所以为了以防万一,她选择跟程淮断绝朋友关系。

  因为她无法回应程淮的感情,所以在程淮还没说开前,就干脆远离程淮好了。

  这样一来,程淮对她的感情,也许就会渐渐淡下来。

  ……

  翌日,容姝还在睡梦中,就被一通电话吵醒。

  她眼睛没有睁,直接把手伸出被窝,熟练的朝床头摸去。

  摸到手机后,在凭借这肌肉记忆滑下接听键,将手机贴在耳边,“喂,哪位?”

  听着容姝带着浓浓睡意的声音,傅景庭眉宇柔和了下来,“是我。”

  “傅景庭?”容姝一下子清醒,睁开眼睛,把手机拿到跟前,来电显示,果然是他。

  “嗯,是我。”傅景庭点头,“吵醒你了?”

  容姝咬着下唇,没有接话。

  傅景庭声音带着一丝歉意,“抱歉,我以为你醒了。”

  “你有什么事?”容姝把手机放回耳边,淡淡的道。

  傅景庭仿佛察觉不到她的冷漠,轻笑了一下,“是个好消息,那个男人已经带来了海市。”

  “什么!”容姝立马从床上坐起。

  由于动作幅度太大,不小心扯到了小腹,疼得她嘶了一声。

  傅景庭听见了,脸上一紧,“怎么了?”

  “没什么。”容姝揉了揉小腹,“那个男人现在在哪儿?”

  傅景庭听得出来,她声音有些颤抖,现在她还很不舒服,但就是不愿意告诉他,她到底怎么了。

  无奈的叹了口气,傅景庭回道:“刚刚到了海市的车站,现在正押往我这里。”

  “医院?”容姝皱眉。

  傅景庭嗯了一声,“对,你要过来吗?”

  他语气含着一丝希翼。

  他现在也差不多猜到了,昨天她去看他,恐怕并不是出于她的本意。

  因为祖母见过她,所以他想,她应该是去见祖母,然后祖母让她去看他的吧,不然,她根本不可能去看他。

  既然她不来看他,那他就自己使计让她来了。

  他特地让人把那个男人带到医院,这样的话,她就会来医院,看那个男人,顺带见他了。

  虽然这样的手段有些低劣,但为了能够见一见她,卑劣就卑劣吧。

  容姝捏了捏手心,“为什么要把人带去医院,不能换个地方吗?”

  “不能,我无法离开医院,你是知道的,而且人是我的人抓来的,我也有些问题想问那个人,所以你只能来医院了。”傅景庭垂眸,遮住眼中的暗光说。

  容姝自然猜得到,他不肯换个地方的目的,心里讥笑了笑,但也没办法。

  毕竟他说的没错,人是他的人抓的。

  “我知道了,我一会儿过来。”容姝沉着脸,冷声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傅景庭看着已经跳回了主菜单的手机屏幕,嘴角扯出一抹自嘲的弧度。

  他从来不曾想过,自己有一天为了见一个人,用上这种手段。

  “傅总。”张助理敲门进来。

  傅景庭敛下心中的情绪,恢复了清冷的表情,“什么事?”

  “我刚刚查到,顾耀天正在四处找人融资。”张助理站在他的病床边回道。

  傅景庭眯眼,“融资?”

  “是的,现在已经有三家公司答应融资了,不过顾耀天要的钱太多了,那三家公司给出的钱只是小头,容姝融资后得到的股份不太多。”张助理说。

  傅景庭冷笑,“他是应该融资,他借不到钱,银行也因为我打了招呼的缘故不肯借钱给他,再这样下去,三盛就要破产了,为了把三盛从破产的边缘拉回来,只有两个办法,联姻和融资,不过顾家那两个,圈子里也没人敢娶,所以他只能选择融资这条最危险的路。”

  说到这儿,他看着张助理,“我记得,唯心地产也是傅氏旗下的对吧?”

  “是的,去年唯心地产泡沫楼事件闹得很大,老总被抓了后,您就吩咐我把唯心地产收购了,不过后面因为其他事,就一直没有对外公开这个消息,所以现在知道唯心是我们傅氏子公司的人不多。”张助理想了想说。

  傅景庭眼中闪过一丝精芒,“很好,你用唯心地产的名义去和顾耀天融资,我要一点一点的吞噬顾耀天手里的三盛股份。”

  融资本来就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一般企业不到绝路,都不会选择融资。

  因为很容易就被别人抢了股份。

  张助理眼睛

  .

  -->>

  亮了亮,“傅总,您抢走顾耀天的股份后,送给容小姐吗?”

  “行了,去照办吧。”傅景庭没有回答。

  但张助理知道,他肯定就是这个意思。

  “我这就去。”推了推眼镜,张助理转身出去了。

  一个小时后,容姝来到了医院。

  她看着傅景庭,“人呢?”

  “在路上,有些堵车,大概还有十几分钟才到,坐!”傅景庭趴在病床上动不了,只能指着窗边的椅子,示意她自己拉过来坐下。

  容姝刚刚进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那个男人,还以为傅景庭骗她呢。

  现在听到是还没到,她脸色好转了许多,拉过了椅子坐下。

  傅景庭看着她的小腹,“身体怎么样?”

  容姝翘起二郎腿,“挺好。”

  “那就好。”傅景庭看她气色虽然还是不好,但比做完手术后却好很多,就知道她在渐渐恢复,心里也放心了。

  “昨天程淮去找你了对吧?”忽然想到了什么,傅景庭微微抬起脑袋又问。

  容姝挑眉,“原来是你告诉他,我已经知道了一切的啊。”

  不然程淮是听谁说的?

  “是我告诉他的,他去向你道歉,你……”傅景庭抿紧薄唇。

  容姝看着他,“我什么?”

  “你原谅他了吗?”傅景庭对上她淡漠的目光,最终还是问出来了。

  容姝撇了撇嘴,“我为什么要原谅他?他跟你,你们一丘之貉!”

  听到这话,傅景庭眼底噙着一抹笑意。

  被他猜中了,她果然没有原谅程淮。

  一时间,傅景庭略显紧张的心里,一下子放松了。

  她没原谅就好。

  他也骗了她,她不肯原谅他,所以程淮也不能被原谅。

  程淮就应该陪他一起受着。

  “你好像很开心?”容姝眯眼看着傅景庭。

  好像不止开心,还有些幸灾乐祸呢。

  错觉吗?

  “你看出来了。”傅景庭也不否认,点头承认了。

  容姝眼神惊异的看着他。

  好吧,她确定,那不是错觉,他的确是在幸灾乐祸,幸灾乐祸程淮没有被原谅。

  真没看出来,他居然还是这样一个人!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