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345章 程淮回归

第345章 程淮回归

  “机会?”听到这话,容姝秀眉疑惑的蹙起,“你的意思是……”

  “你不是想送顾漫音进去么,这次就可以,那个男人是人证,我已经让人去抓他了,他会交代顾漫音的罪行,到时候,就可以把顾漫音送进去。”傅景庭沉声道。

  本来他让张程想办法给顾漫音设套,让顾漫音犯法,这样一来,就可以把顾漫音送进监狱了。

  但是这些天顾漫音一直都在医院,出院后也在顾家没有出过门,张程也找不到机会给顾漫音设套,所以顾漫音还好好的在外面。

  但现在顾漫音犯法的把柄自己送上门来了,他自然不能放过。

  容姝眼睛亮了起来。

  是啊,这可不就是一个机会么。

  顾漫音目前还在缓刑,缓刑期间不能犯法,一旦犯法就要被关进监狱。

  虽然顾漫音缓刑期间确实是没犯法,但是缓刑前犯的法,只要有证据也算的!

  容姝激动的笑了,“我知道了,多谢傅总。”

  “你不用谢我,我做这些,也不光是为了你,同样也是为了我自己,我在弥补以前的错。”傅景庭垂眸回道。

  容姝笑容淡了许多,“傅总……”

  “好了容姝,我这里还有事,先挂了,等那个男人到了海市,我再通知你,再见!”傅景庭连忙挂掉电话。

  他知道,她肯定又要说不需要他弥补的疏远的话。

  这样的话,他并不想听。

  容姝看着已经跳回了主菜单界面的手机,不由得挑了挑眉。

  这还是傅景庭公开说爱她以来,第一次挂她的电话。

  他在躲什么?

  医院,重症病房。

  张助理将傅景庭手机接过,放到了床头上,“傅总,您怎么了?”

  干嘛这么急急匆匆挂电话?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被鬼追了。

  傅景庭抿唇,“没什么。”

  “这样啊,那我就先回集团那边了。”张助理提出了告辞。

  傅景庭嗯了一声,“去吧。”

  张助理转身离去。

  晚上,程淮从南江赶回了海市。

  白天的时候,他就已经从张助理那里知道了傅景庭住院,因此一下飞机,就直接来了医院这边。

  看到趴在病床上动都动不了的傅景庭,程淮捂着肚子,很没心没肺的大笑了起来,“景庭,你这造型真是别具一格,哈哈哈,笑死我了!”

  “闭嘴!”傅景庭太阳穴突了突,厉声呵斥。

  程淮抵唇咳了好几声,才勉强压下笑意,摆摆手道:“好好好,我不笑了,不过你这伤,到底怎么回事?”

  白天他问过张助理,但张助理却敷衍了过去,并没告诉他傅景庭是怎么受伤的。

  所以现在他才这么好奇。

  傅景庭垂目淡声道:“是意外,好了,说正事。”

  听出他不想说,程淮撇了撇嘴,“还瞒着我,算了算了,你不说就不说吧,我也懒得知道,倒是你,干嘛抓我的人!”

  “你的人给容姝下药,你说我为什么要抓?”傅景庭眯眼冷冷的看着他。

  程淮神色一怔,“给容姝下药?这怎么可能!”

  容姝这几个月都没去过他的会所。

  他的员工,怎么可能会给容姝下药。

  “不是现在,是三个月前,我和容姝那件事的那天,你的员工被顾漫音收买,在容姝的酒里下了药。”傅景庭拧眉,忍着怒火说。

  程淮惊呆了,好一会儿才压下震惊,脸色阴沉的说:“这件事情,我不知道!”

  “我知道你不清楚,如果不是我调查,我也不知道,除此之外,顾漫音还给容姝安排了一个男人,这是那晚的监控,张程专门去你会所调出来的备份,你看一下吧。”傅景庭抓过床头的手机点了几下,丢给程淮。

  程淮手忙脚乱的接住手机,看起了视频。

  那视频,刚好是傅景庭发给容姝的那个。

  几分钟后,程淮看完了视频,猛地捏紧手机,久久没有说话。

  傅景庭眼神冷冽的凝视着他,“事发第二天早上,我让你处理监控,为什么你没发现这个男人?”

  程淮自知理亏的回道:“抱歉,你让我处理监控,避免容姝醒来后查看,所以我就直接吩咐监控室的人,把那晚的监控给封存了,我本人并没有查看监控的内容,所以不知道那晚还发生了这么多事。”

  当时他对容姝又不感兴趣,自然不会去看这个监控。

  第二天容姝醒来后,的确找到了他,让他帮忙查一下监控,他还是没有看,直接回复容姝说监控没问题。

  但现在,他后悔极了。

  听到程淮的话,傅景庭眉心皱成了川字,显然很是不满。

  程淮看出来了,脸色也有些不好,“景庭,你好像在怪我?怪我当时为什么不查看监控?”

  傅景庭眯眼,不置可否。

  .

  -->>

  程淮气笑了,“傅景庭,你讲点道理,就算我当时查看了监控,你会调查那个男人是谁,但是查出来之后呢?你恐怕不见得会替容姝讨公道吧。“

  傅景庭脸色变了变,显然想到了什么。

  程淮冷哼一声,又道:“当时你满心满眼都是顾漫音,你查出来那个男人是顾漫音安排的后,以你当时对顾漫音的感情,你恐怕只会包庇顾漫音,把事情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吧,所以你现在来怪我有什么意思?”

  “……”傅景庭瞳孔收缩,没话说了。

  因为程淮这话完全说中点上了。

  他当时催眠还没接触,一心全扑在顾漫音身上,哪怕知道顾漫音让男人去欺负容姝,也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所以他真的没有资格去责怪程淮。

  看着傅景庭情绪低沉的样子,程淮叹了口气,“算了,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样,都过去这么久了,还是该想想怎么处理,怎么弥补吧,那个侍应生就交给你处理了。”

  以傅景庭现在对容姝的感情,那个侍应生完了。

  “至于容姝那边……”程淮一个头两个大,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件事情,他也算是有错。

  但如果去道歉的话,他当初说监控没问题的谎就要被拆穿了,容姝肯定会生他气。

  还有替傅景庭隐瞒是她孩子父亲的事,也有可能会瞒不住,到时候,容姝就绝对不是生气这么简单了,很有可能跟他决裂。

  程淮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这都叫什么事啊。

  早知道自己会爱上容姝,当初就不该帮傅景庭遮掩,现在也不会这样骑虎难下了。

  想着,程淮幽怨的看了傅景庭一眼。

  傅景庭抿着薄唇淡淡道:“没必要纠结,容姝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拿掉了,并且她已经知道我是孩子的父亲,和z-h是我了。”

  此话一出,病房里的空气瞬间凝固,变得格外安静。

  片刻后,程淮突然捏着拳头,惊恐的道:“你说什么?容姝知……知道了?”

  “是!”傅景庭眼中闪过一丝精芒。

  容姝知道后,他们本来已经缓和了一些的关系,再次降为冰点。

  所以作为他的同谋,程淮怎么能还一直安然无恙呢。

  要死一起死!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