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343章 那晚的真相

第343章 那晚的真相

  吃哪儿补哪是没错,可他伤的好像不是骨头。

  不过算了,看在这个蠢弟弟是关心他的份上,就不提醒了。

  这时,病房外又传来了脚步声。

  傅景庭抬眼看去,张助理站在外面,对他挥了挥手。

  傅景庭微微点头,示意张助理可以进来。

  张助理会意的打开门进来,“傅总。”

  傅景庭嗯了一声,“我昏迷这两天,集团怎么样了?”

  “集团没事,我跟董事会的人说了,您是因为临时有事,出国去了,所以现在除了我们这些人之,没有人知道您受伤住院的事,所以股市也没有问题。”张助理站在病床边回道。

  傅景庭抬起手,摁了摁眉心,“不错,下午再把一些紧急的文件拿过来。”

  “可是傅总您的身体……”

  “没关系。”傅景庭微微闭了闭眼,有些疲惫的道:“在医院也不能什么都不做。”

  他如此固执,张助理也没辙,只得点头答应,“好,我知道了,另外,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傅景庭看他。

  张助理表情沉重起来,“是关于您让我调查顾漫音是怎么知道容小姐怀孕的事的,我已经查清楚了,其实这整件事,就是一个阴谋!”

  “阴谋?”傅景庭眯眼。

  张助理点头,“是的,我想着顾漫音既然知道容小姐怀的是您的孩子,那么也许顾漫音看到了三个月前,您和容小姐那什么的事,所以我就亲自去了会所,从三个月前那晚查起,这一查,就查出了一个阴谋。”

  说到这儿,张助理表情更加严肃了,“事发那天,是陆起的生日,容小姐他们在会所为陆起庆生,当时顾漫音和她的姐妹团也在那家会所,我查到顾漫音让人在容小姐的酒里下了药,下药的人,是会所的一名侍应生。”

  “什么?”傅景庭瞳孔一缩。

  所以那晚的容姝,并不是单独喝醉,还有药效的缘故吗?

  是了,如果是喝醉,容姝的反应不会那么兴奋,而他当时居然都没发现她的不对!

  “现在那个侍应生呢?”傅景庭周身冷气四溢。

  张助理回答,“侍应生已经被我控制起来了,我去调查那晚的事,正好看到那个侍应生表情不太对劲,让人抓起来一问,才问出顾漫音让他给容小姐下药,并且还让他给容小姐找男人的。”

  “男人?”傅景庭咬牙,勃然大怒了起来。

  顾漫音居然那个时候,就找了男人想玷污容姝!

  “是的!”张助理推了推眼镜回道:“顾漫音吩咐侍应生安排一个男人,让那个男人去偶遇容小姐,将容小姐带去房间里,并拍下视频,但不知道为什么,顾漫音安排的那个男人迟到了,并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出现在容小姐面前,所以我最后调出原监控,在监控上看到出现在容小姐面前的,是您。”

  顿了顿,他又道:“另外,我还在监控里看到,当时您和容小姐进房间时候,被顾漫音的朋友孟珂拍了下来,然后打电话告诉了顾漫音,所以顾漫音才知道那晚跟容小姐发生关系的不是她安排的人,而是您,这也是为什么,顾漫音知道容小姐怀的孩子是您的原因。”

  “原来如此!”傅景庭薄唇抿成一条直线,拳头松了又握,握了又松。

  他现在无比庆幸那个男人迟到了,否则容姝真的会被那个男人……

  后面的,傅景庭没有继续想下去,也无法继续想下去。

  他脸色阴沉难看的道:“把那个男人给我揪出来!”

  “我已经让人去抓那个男人了,相信明天就会带来海市。”张助理立马说。

  随后,张助理又想到了什么,看着傅景庭接着开口,“还有,监控显示事发第二天早上,您从房间出来后不久,那个男人又进了房间。”

  “你说什么?”傅景庭声音猛地拔高,脸色无比冷鸷,“他进了房间?”

  那个男人进房间,会对容姝做什么?

  想到这,傅景庭因为愤怒,身体都在颤抖。

  而张助理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连忙道:“放心吧傅总,我在监控里看到了,那个男人进去后不到十分钟,容小姐就从里面慌慌张张的出来了,所以那个男人不可能对容小姐做什么,但有没有拍容小姐的照片和视频,我就不知道了,只有等明天那个男人带来了后才清楚。”

  听到这话,傅景庭顿时狠狠松了口气。

  没有对容姝做什么就好。

  至于照片视频……

  如果那个男人敢拍,他一定砍了那个男人的双手!

  “程淮呢?”傅景庭忽然眯眼问,“会所是他的,你控制了他的人,他应该收到消息了吧?”

  事发第二天,他就让程淮处理监控,因为担心容姝醒来后也会去查监控,从而发现是他。

  当时程淮告诉他,监控已经处理好了,但为什么,程淮没有告诉他,他走后不久,又有男人进了容姝的房间呢?

  “程

  .

  -->>

  先生的确知道了,不过他现在还在南江出差,晚上才回来,说到时候过来亲自问您到底发生了什么。”张助理耸肩回答。

  傅景庭咬牙后牙座,没说什么了,伸手捞过床头的手机,拨通了容姝的电话。

  容姝正在和陆起商谈工作上的事,听到电话响,扭头一看,看到是傅景庭的电话,诧异的眨了眨眼睛。

  看来他醒了啊。

  不过刚醒就给她打电话,也不知道所为何事。

  犹豫了几秒,容姝最终还是选择挂断了电话。

  陆起看到了她的动作,高兴的吹了声口哨,“宝贝儿,做的好。”

  容姝笑了一下,没说什么。

  正当她想把头低回去,继续讨论文件上的条约,手机又响了,不过不是电话,而是微信。

  还是傅景庭发来的,并且还是用z-h这个微信号发的。

  看来z-h这个马甲暴露后,他也不再继续掩饰了啊。

  “我帮你看看他发了什么。”容姝还没决定要不要查看傅景庭的消息,就看到陆起一把将她的手机拿了过去。

  容姝想阻止都来不及,没办法,只好随他去了。

  “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陆起忽然皱起眉头,“什么叫那晚的事,是他的错,还有那晚另有隐情,我怎么看不懂啊!”

  陆起不懂,但容姝一下子懂了。

  “给我。”她伸手拿回手机,小脸严肃的看着手机屏幕。

  傅景庭的消息清楚的印入她的眼中:很抱歉容姝,那晚的事,是我的错,你可以恨我,也可以怪我,不过我还是想告诉你,那晚的事另有隐情,你并不是喝醉那么简单,具体的,我等会儿发条视频给你。

  “宝贝儿。”陆起见容姝走神,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

  容姝眼神恍惚了一下,回过了神么,“怎么?”

  “我还想问你怎么了呢,怎么突然发呆了。”陆起问。

  容姝抿了抿红唇,“我在想一些事情。”

  傅景庭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什么叫另有隐情?

  难不成,那晚她和傅景庭之间,还发生了什么?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