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341章 傅景庭终醒

第341章 傅景庭终醒

  听到容姝找自己是说黎川的事,陆起有些落寞的垂下眼皮,但嘴里却还是不着调的道:“宝贝儿,我还以为你找我,是要跟我商谈重要的事,原来是为了黎川那小子啊,宝贝儿,你可真伤我的心啊。”

  “行了!”容姝捏了捏眉心,“阿起我问你,你能联系上小川的经纪人吗?问问小川经纪人,小川到底在哪儿,是在工作还是去了别的地方。”

  “行吧,我一会儿打电话问问。”陆起抓了抓有些凌乱的头发说。

  容姝嗯了一声,“麻烦了。”

  “不麻烦。”陆起摇摇头,随后又问,“对了,你今天是在家里休息,还是准备去天晟?”

  “去天晟吧,我这种情况,没必要休息那么久。”容姝揉了揉还有些不舒服的小腹说。

  陆起本来想劝她留在家里休息的,但知道她性子倔,就算劝了也不会听,只得叹口气说道:“好吧,那我等会儿也去天晟帮你处理业务,昨天你没上班,业务肯定堆起来了。”

  容姝知道他是想让她轻松一些,心里暖了暖,笑着点头,“好啊。”

  通话结束,容姝放下手机,伸了个懒腰,去浴室洗漱了。

  一个小时后,天晟到了。

  容姝来到办公室门外,就看到佟秘书正在门口等待。

  “容总。”佟秘书朝她微微颔首,打着招呼。

  容姝对佟秘书笑了一下,“昨天我不在,集团有没有发生什么?”

  她一边开门,一边问。

  佟秘书跟在她身后进了办公室,“没有,只是段总那帮人在背后议论了您几句,说您身为集团副总带头旷工,不配座傅总这个位置。”

  容姝冷笑,“看来他们现在知道无论如何,都无法从我手里把一半管理权夺走,所以只能在背后说这些酸话,来满足他们内心的不满了。”

  她昨天没来上班的真正原因,并没有告诉集团的人。

  毕竟那是她的私事。

  而且她现在很庆幸没有说,毕竟她就说自己有事没来上班,段兴邦那群人就这么说她,如果他们知道她不上班是流产去了,指不定还会在背后怎么抹黑她呢。

  “可不是。”佟秘书点头,十分赞同容姝的话。

  容姝拉开办公椅坐下,打开电脑,“今天的行程是什么?”

  听到她的问题,佟秘书立马翻开自己随身携带的文件夹,找出她的行程表念了一遍。

  容姝点点头,“我知道了。”

  “那容总,我就先出去了。”佟秘书合上文件夹。

  容姝看着她,“等等,你帮我预约一位律师,最好是擅长财政这一块的。”

  “容总需要公证什么吗?”佟秘书推了推眼镜问。

  容姝点头,“我才知道,原来我手里的股份,有一大半是阿起跟小川帮我收购来的,我不能白要,所以找一位律师拟定一份公证书,以后把钱加倍还给他们。”

  这是她唯一能报答小川和阿起的了。

  “原来如此。”佟秘书微微笑了起来,看容姝的欣赏,多了一丝欣赏,“我知道了容总,我会帮您安排最好的律师。”

  如果说之前她对容总恭敬,是因为陆总的吩咐。

  那么现在,她就是真心的了。

  因为不是所有人面对一笔白得的金钱,还能做到要还给别人的。

  光是这一点,容总就值得她真心尊重。

  “那你拜托你了。”容姝对佟秘书笑了笑。

  “这是我的职责。”佟秘书回答道。

  容姝点了点鼠标,“对了,再把阿起之前用过的办公桌收拾出来,今天阿起要过来帮我处理工作。”

  听到这话,佟秘书眼睛一亮,两只手都激动的捏了起来。

  不过她做得很隐秘,容姝并未看见,只听到她音量比刚才大了一些回应,“好的容总。”

  “去忙吧。”容姝笑着挥挥手。

  佟秘书转身去旁边,给陆起收拾桌子去了。

  陆起来的挺快,佟秘书刚收完,他就进来了。

  容姝放下手中的钢笔问道:“怎么样,联系上小川的经纪人了吗?”

  “我出马,还能失败?”陆起拍了拍自己的胸膛笑道。

  容姝松了口气。

  联系上了小川的经纪人,而且阿起的表情也很轻松。

  看来小川应该没事。

  “那小川现在在哪儿?”容姝放松下来又问。

  陆起接过佟秘书递来的咖啡抿了一口,“回江县了,好像是有什么事要处理,明天就会回来。”

  “原来是这样。”容姝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不过她还是很疑惑黎川回去就回去,为什么要把手机关机呢?

  但这个答案,也只有等黎川回来后亲自问他才知道。

  ……

  医院。

  昏迷了一天两夜的傅景庭终于醒了过来,把傅景霖激动的流了眼泪。

  .

  -->>

  “大哥。”傅景霖看着睁开眼睛的傅景庭,连忙摁下床头的呼叫铃。

  这一幕落在傅景庭眼中,让他瞬间明白自己所处的环境。

  他胳膊动了动,撑着床单想要起来。

  结果刚一用力,后背传来的剧痛,就让他瞬间又趴回了病床上。

  “唔……”傅景庭痛的俊脸皱起,下意识的闷哼一声,本来就苍白的脸,更加的白了。

  傅景霖见状,连忙开口问道:“大哥你没事吧?”

  傅景庭忍着后背火辣辣的痛,声音沙哑的回着,“没事,只是扯到了后背。”

  “别乱动啊,你后背的伤还没结痂,万一伤口裂开了怎么办。”傅景霖嘟哝。

  傅景庭微微闭了闭眼,“我昏迷多久了?”

  “四十个小时。”傅景霖掰着自己的手指算了一下回道。

  傅景庭眉心狠狠一皱。

  怎么这么久?

  那容姝岂不是已经出院一天了?

  傅景庭沉下了脸,周身的气压也低了不少。

  他本来还想亲自接她出院的。

  没想到,还是错过了。

  看出了傅景庭情绪不对,傅景霖眨了眨眼睛,“大哥,你怎么了?”

  傅景庭抿唇,“你去805病房看看,容姝还在不在!”

  虽然医院说容姝昨天就可以出院,容姝自己也打算昨天出院。

  但万一昨天容姝并没有出院呢。

  秉着这样不死心的执念,傅景庭见傅景霖坐着不动,太阳穴突了突,沉声催促,“还坐着干什么,还不快去!”

  “没必要,容姝姐昨天就走了。”傅景霖撅了下嘴说。

  傅景庭脸上的神情瞬间僵住,心里噙着的那点期盼,也瞬间消散,拔凉拔凉的。

  她还真走了!

  果然,期盼就是期盼,现实往往都很残酷。

  看着傅景庭紧握的拳头,和低落的样子,傅景霖心里也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他小心翼翼的问道:“大哥,你是不是知道容姝姐昨天会出院,还想着去接她,结果没接成,所以不高兴啊?”

  傅景庭眼神闪烁了一下,没说话。

  傅景霖看他这样,就知道自己说中了,心中有些得意。

  嘿,他随便一猜,居然就猜到了。

  看谁以后还说他笨!

  傅景霖骄傲的抬了抬下巴,不过很快,又把这份骄傲收了起来。

  毕竟大哥还受着伤,他这么骄傲就显得很没良心。

  “大哥你别不高兴了,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傅景霖眼珠转了转,“其实容姝姐昨天有来看过你哦。”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