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340章 黎川找不着了

第340章 黎川找不着了

  那么厚的纱布,那么大的面积,可想而知,傅景庭伤的有多重。

  “容姝姐,我们进去看吧!”傅景霖把手放到门把上。

  容姝摇头拒绝了,“不了,我已经看到他了,该走了!”

  “可是……”傅景霖还想说什么。

  容姝抿起了红唇,“傅景霖,我本不愿意过来,是你强拉着我来的,现在我已经看到了傅景庭,你别得寸进尺!”

  傅景霖青涩的脸涨红了,“我没有得寸进尺,我只是想让你陪陪大哥。”

  “我为什么要陪他?他是我的谁啊?”容姝淡淡的看着他。

  傅景霖张了张嘴,想说当然是大哥的妻子,但随后又意识到她和大哥早已经离婚了。

  如此一来,傅景霖到嘴边的话,顿时就说不出来了。

  容姝见此情景,摇摇头,转身朝电梯走去。

  这一次,傅景霖没有在拦她了。

  或许他已经知道,他没有立场,也没有资格拦她。

  容姝走到电梯跟前,摁下了下楼键。

  没等多久,电梯到了,一道身穿白大褂的身影从里面出来,是林天辰。

  林天辰看到容姝,有些惊讶的推了推眼镜,“你不是出院了么,怎么还没走?”

  “有些事耽搁了。”容姝笑了笑回道。

  林天辰往她身后看了一眼,顿时明白了什么,眼镜微眯,“你的病房不在这个方向,要离开也不应该走这里的电梯,所以你是来看傅景庭的?”

  被他猜出来了,容姝也不惊讶,无奈的耸了下肩膀,“是啊,出院的时候遇到了傅景霖,得知祖母也住院了,就去看了祖母,看完祖母后,又被傅景霖拉来了这里。”

  “原来如此,所以现在要走了?”林天辰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问。

  容姝点点头,“对,看完了,就该走了。”

  林天辰笑了一下,“那你对傅景庭受伤,有什么看法?”

  “看法?”容姝狐疑的看着他,“你问这个做什么?”

  “没什么,就是好奇,毕竟我听说,傅景庭受伤,好像跟你有关系。”林天辰推了推眼镜回着。

  容姝垂眸淡声道:“是跟我有些关系,不过真正的原因,还是在他自己身上,所以我没什么看法。”

  “哦?”林天辰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来了兴趣,“这么说,你知道他挨打的原因?”

  “算是吧,不过涉及到我和傅家的私事,我就不告诉你了。”容姝歉意的点了下头,“好了林医生,我先走了。”

  说完,她越过他身边,进了电梯。

  林天辰扭头看着缓缓关上的电梯门,眼镜反了反光,直到电梯大门完全关上,才将头转回去,推了推眼镜,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有趣!”

  住院部花园。

  容姝找到了陆起。

  陆起正坐在不远处的排椅上打电话。

  容姝走过去,陆起看见了她,对她挥了挥手,然后又对着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将电话挂断了。

  “好了?”陆起收起手机问。

  容姝点点头,“好了。”

  “怎么这么久啊。”陆起指了指手表,示意自己等了很久。

  容姝不好意思的笑笑,“陪祖母多聊了一会儿,抱歉啊,一会儿请你吃饭。”

  “还是算了吧,你现在又不能吃好的,所以光我一个人吃好吃的有什么意思,走吧,我先送你回去。”陆起站起来。

  两人并排着朝医院停车场走去。

  走了几步,陆起忽然想到了什么,扭头看着容姝,“对了宝贝儿,你猜我刚刚看到了谁?”

  “谁啊?”容姝摇摇头,表示自己不想猜,也猜不着。

  陆起也不卖关子,眯眼冷冷一笑,“看到了顾漫音!”

  “什么?”容姝脚下一顿,“顾漫音也来了医院?”

  “她不是来了医院,而是那天从法院出来后,就一直待在医院,我刚刚问了护士,说是被警方抓走拘留的时候,她身体还没恢复,所以被放出来后,自然就回来继续治疗,直到今天出院。”陆起说。

  容姝小脸冰冷,“原来是这样。”

  “说起来,你,傅景庭,还有顾漫音,你们三个也是奇怪。”陆起摸着下巴。

  容姝扭头看他,“哪里奇怪?”

  “当然是倒霉啊。”陆起笑着说:“你没发现吗?这三个月里,你们三个进过几次医院了?不是顾漫音进,就是你,要么就是傅景庭,跟套娃似的。”

  “额……”容姝嘴角抽了抽,无法反驳。

  因为他说的的确是事实。

  “好了,不说这些了,开车吧。”容姝拉开陆起的车门坐进去。

  陆起对她做了一个敬礼的动作,“遵命,我的大小姐。”

  回到浅水湾,陆起没待多久,替容姝将公寓简单打扫了一下就走了,好像公司有什么事。

  容姝自己叫了一份外卖,边吃

  .

  -->>

  边给黎川打电话。

  然而就跟陆起早上说的那样,黎川的电话打不通,找不到人。

  她不知道他突然失联,是因为工作,还是因为昨天把一切说开,让他故意躲了起来。

  但不管如何,她都一定要找到小川,劝说他接受治疗。

  想着,容姝把手机从耳边放下来,点开微信,给黎川发了条消息过去:小川,看到消息立马回电给我,我有很重要的事跟你说,拜托了。

  发完后,她把手机放到一边,一边等待黎川回电,一边想着事情。

  不过这一等,就是第二天早上。

  容姝起床后看着没有任何来电显示的手机,忍不住叹了口气。

  也不知道小川到底看没看到她发的消息。

  揉了揉还没彻底清醒,而有些昏沉的脑袋,容姝再次给黎川拨打了过去,结果依旧显示关机。

  容姝秀眉皱了起来,“怎么回事,小川到底干什么去了?”

  手机关机了一天一夜,很难不让人怀疑是不是出事了。

  抿了抿唇,容姝转而给陆起打了过去。

  陆起很快就接听了电话,打着哈欠的声音传来,“早啊宝贝儿。”

  “早,阿起。”容姝掀开被子下床,去对面将落地窗的窗帘拉开。

  耀眼的白光顿时照射了进来,照在她的脸上,有些刺眼。

  她忍不住将眼睛闭上,等了几秒适应后,才重新睁开。

  “宝贝儿,这么早打电话给我,想我了吗?”陆起嘿嘿的调侃。

  容姝翻了个白眼,“别贫,认真点儿,有事儿问你。”

  “好吧,什么事!”陆起咳了两声,正色了起来。

  容姝表情也认真了许多,“是关于小川的,从昨晚到现在,小川的手机都是关机的,我联系不上他,所以我有些担心他是不是出事了。”

  她就怕前天说开一切,小川的心理接受不了,做出傻事。

  毕竟谁也不知道心里有疾病的人,会做出什么来。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