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330章 不准报警

第330章 不准报警

  他还以为,是她需要他了,没想到居然是她转过来的饭钱。

  她就这么不想欠他吗,几十块的饭钱她也要跟他掰扯的这么清楚。

  傅景庭有些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把手机收了起来。

  饭钱他没收,就当没看到,等到二十四小时后,自动就退回去了。

  “傅总,接下来的行程……”张助理的声音在后面响起

  傅景庭抬手打断他,“不重要的推了,重要的延后。”

  知道傅景庭为什么要这么做,张助理合上行程表,“明白,接下来您要去医院吗?”

  傅景庭嗯了一声,“备车。”

  “好的。”张助理推了推眼镜。

  等到医院到了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

  张助理停好车,傅景庭打开车门,从车门里抽出雨伞下了车,“你下班吧,明早来接我。”

  今晚,他还是会留在医院过夜。

  张助理微微点头,“知道了傅总。”

  傅景庭撑着伞,往医院住院部的大楼走去。

  到了容姝病房外,一个查房的护士刚好从里面出来,看到傅景庭,微微鞠躬打招呼,“傅先生您来了。”

  傅景庭颔首,“她睡了吗?”

  护士知道他问的是谁,摇头回答,“容小姐还没睡,刚刚才输完消炎药呢。”

  “我知道了,你去忙吧。”傅景庭摆手。

  护士告辞离开了。

  傅景庭站在门前,敲了敲病房的门。

  病房里,容姝看着一个报告,头也不抬的应了一声,“请进。”

  听到她的声音,傅景庭转动门把手,开门进去,“在看什么这么认真?”

  容姝神色一怔,随后抬起头,不答反问,“你怎么来了?”

  听出她语气里的不欢迎,傅景庭眸色黯淡了一分,把伞放进门口的伞桶里回着,“我说过,晚上会过来看你。”

  容姝皱眉。

  她想起来了,他白天走的时候,确实说过。

  只是当时她没理会。

  容姝把头低回去,重新看向手里的报告,“是么,现在你已经看过了,可以离开了。”

  她下了逐客令。

  傅景庭抿了抿薄唇,“容姝,你可不可以不要对我这么尖锐?”

  现在的她,完全又变回了刚离婚时,那个对他冷漠,锐利,又阴阳怪气的她了。

  “尖锐?”容姝笑了,猛地丢掉手里的报告。

  报告顺着床沿掉在了地上,她也没看,只冷冷的看着傅景庭,“那你希望我怎么对你?对你温柔小意?还是对你和颜悦色?真是笑话,你让我成为你和顾漫音婚约期间的出轨对象,还一直隐瞒我至今,我凭什么好声好气对你?你要人对你态度好,那你就去找别人,我想多的是人愿意这么对你。”

  她现在想起三个月前的那晚就恶心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喝醉,喝醉了酒品还不好,跑去撩男人。

  撩就撩嘛,还眼神运气不好,撩到了傅景庭,然后就成了傅景庭的出轨对象。

  那个时候,傅景庭和顾漫音的订婚宴虽然因为她的破坏没有成功举行,推迟到了过年,但是傅景庭和顾漫音的婚约却已经的定下了,他们就是实实在在的未婚夫妻。

  而她却在他们订了婚之后不久,就和傅景庭发生了关系,不就成了傅景庭和顾漫音之间的第三者么!

  她平生最讨厌的就是第三者,但没想到,因为醉酒,她毫不知情的当了一回……不,两回第三者。

  第一回是六年前,她不知道傅景庭和顾漫音当时已经交往了,就在顾漫音出车祸后,跟傅景庭提出结婚。

  第二回,就是三个月前那晚。

  这两回,傅景庭可以说,都在里面起到了很大的促成作用,第一回她向他提出结婚的时候,他不告诉她,他和顾漫音的关系,也不拒绝她的求婚。

  而第二回,他明知道她喝醉了,撩的男人也不是他,但他也不推开她,反而带她进了房间。

  所以她有罪,但傅景庭的罪,不是更大么!

  容姝讥讽的扫过傅景庭。

  看着她眼里的厌恶,傅景庭自知理亏的垂了下眼眸,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和隐隐的悔意。

  他开始在想,三个月前那晚,他是不是应该理智一点。

  这样的话,她不会怀孕,也不会被下毒,他们本来已经有些好转的关系,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再次降为冰点。

  见傅景庭不说话,容姝没趣的撇了撇嘴,拿过手机玩了起来。

  偌大的病房变得十分安静,只有医学器材在滴滴的叫着。

  过了片刻,傅景庭迈动双腿往前一步,弯腰捡起了地上的报告。

  看到报告上的内容,他微微眯了下眼,“毒素分析报告?是你中的毒的分析报告吗?”

  容姝瞥了他一眼,算是默认了。

  傅景庭攥紧手里的

  .

  -->>

  报告,“这种东西别看了,看了只会心情不好,我已经在让人调查下毒的人了,相信很快就能有结果。”

  “不用查了,我已经知道下毒的人是谁了。”容姝滑动着手机屏幕,淡淡的道。

  傅景庭一愣,“你知道了?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容姝没有理会他。

  傅景庭知道她是故意不想告诉他,眉头皱了皱,“是谁下的?陆起?程淮?还是黎川?”

  他每说一个名字,就注意她的神色变化。

  说到陆起和程淮的时候,她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直到说到黎川,她的眼神闪烁了一下。

  虽然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但傅景庭还是捕捉到了,眯着眼睛,沉声开口,“是黎川对吧!”

  容姝身形僵住,抓着手机的手,也收紧了起来。

  居然被他猜出来了!

  傅景庭握紧拳头,“容姝,这就是你的好弟弟,给你下毒的好弟弟!”

  容姝咬唇,“没错,毒是小川下的,但……”

  话还未完,她就看到了他拿出手机,摁下了110三个数字。

  容姝连忙喊道:“傅景庭你干什么!”

  “报警!”傅景庭脸色冰冷的看着她,“我不会放过对你下毒的人!”

  更何况,这人直接杀了他的孩子!

  听到傅景庭开口就要报警,容姝脸色变了变,强忍着小腹的剧痛从床上坐起来,“不准报警,傅景庭,我不让你报警!”

  她抓住他的胳膊,表情十分坚定。

  傅景庭握紧手机,“容姝,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在包庇一个罪犯!”

  容姝冷笑,“说得好像你没有包庇过罪犯一样,顾漫音所做的,比起小川来说恶劣多了吧,你三番几次的包庇保护呢,现在来说我,你不觉得太可笑了吗?”

  “……”傅景庭喉头一堵,顿时说不出话来。

  因为,她说的都是事实。

  哪怕当时做的那些,并不是出于他真正的思想和意志,但也的的确确是他做的。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