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327章 容姝的试探

第327章 容姝的试探

  “你问这个做什么?”护士看着顾夫人。

  顾夫人温和的笑笑,“是这样的,我是刚刚出去的那位先生的亲戚,他最近两天一直往外跑,家里很担心他,刚好我在这里看到他了,所以问问他的情况,跟他家里说一下,让他家里人安心。”

  护士见顾夫人气质不俗,不像是骗人,也就放下了警惕,开口回道:“那位先生的妻子做了流产手术,他在这里陪他妻子呢。”

  “流产!”顾夫人眼睛瞪大。

  护士皱眉,“女士,这里是住院部,请您安静一点。”

  “不好意思,我只是太惊讶了。”顾夫人勉强笑了笑,转身的那一瞬间,她脸上被震惊填满。

  容姝居然怀了景庭的孩子?

  她什么时候怀上的?

  顾夫人抓紧保温桶提手,心脏砰砰的跳动着。

  回想这两天见到的容姝,肚子并没有什么变化,想来容姝怀孕的月份肯定很小,绝对不超过三个月。

  而容姝和景庭离婚,也就勉强三个月,那这么说,这个孩子,很有可能是景庭和容姝离婚后,又出轨怀上的!

  要真是这样,那可真是太好了,他们顾家就有理由去傅家要个说法了。

  要知道这段时间,因为傅景庭的退婚,他们顾家遭受了多少白眼和嘲笑。

  最重要的是,三盛集团和傅氏集团的所有合作断绝,三盛集团一下子倒退到了海市后二十名,后面又因为漫音谋害诬陷容姝的那些事情,更是直接到了随时要破产的地步。

  可以说这一切,都是因为傅家退婚的缘故,如果不退婚,合作就不会断绝,哪怕发生了漫音谋害诬陷容姝的事,三盛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岌岌可危。

  所以,她一定要让耀天利用景庭出轨,来恢复傅家和顾家的婚约,就算不能恢复婚约,起码也要让三盛和傅氏的合作恢复吧。

  这么想着,顾夫人兴奋的手都在颤抖。

  她连忙拉住一个路过的小护士,花了两千块钱,让护士去打听容姝怀孕的周期情况。

  很快,护士的消息就带来了,容姝怀孕三个月不到。

  三个月不到,就意味着容姝肚子里的孩子,的确是傅景庭和容姝出轨生的。

  顾夫人激动的给顾耀天打了一个电话出去,“耀天,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顾耀天还在为资金的事焦头烂额,电话来了,也是有气无力,“什么事?”

  顾夫人把自己的发现说了出来。

  顾耀天听完,立马精神大振,站了起来,“你说的可是真的?”

  “真的。”顾夫人点头。

  顾耀天在办公室里兴奋的走来走去,“太好了,你想办法弄一份容姝的流产报告,然后我们找机会去傅家走一趟。”

  “行。”顾夫人答应下来。

  通话结束,顾夫人放下手机,高兴的回顾漫音病房去了。

  与此同时,容姝的病房里。

  容姝喝完粥,把碗放到床头上,忽然看到了傅景庭买饭的付款单,伸手拿了过来。

  看到上面的饭菜价格,她拿起手机,如数给傅景庭转了过去。

  转过去后,她就把手机关掉了,也不管傅景庭会不会回复。

  病房门被人敲响。

  容姝抬眸看去,“请进。”

  房门打开,陆起和黎川一个抱着花,一个提着果篮走了进来。

  “宝贝儿,我们来看你了。”陆起对容姝笑的一口白牙。

  黎川也温和的笑着,“姐。”

  看到他们,容姝沉闷的心情也好了不少,跟着笑了起来,“你们来了。”

  “给,喜欢吗?”陆起把花递到她面前。

  容姝看着面前的百合,眼睛微微弯了起来,“来就来,还带这些干什么,我明早就出院了,又不是要住很久。”

  “不管什么时候出院,我们的心意都要到。”陆起把花放到旁边。

  黎川也把果篮放下,“姐,要吃点水果吗,我去洗。”

  容姝看向果篮,“洗一些草莓吧。”

  “好。”黎川拆开果篮,拿出一盒草莓去了厨房。

  这是高级病房,相当于一个两室的小套间,还有单独的厨房阳台洗手间,十分豪华。

  黎川走了后,陆起拉过一张椅子在容姝的病床边坐下,一改来时的轻佻,变得认真了起来,“宝贝儿,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这个时候手术?”

  他不信这里面没发生什么。

  厨房里,听到陆起对容姝的询问,黎川将水关小了一些,洗草莓的动作也变慢变轻了不少。

  容姝想到傅景庭之前对自己说的,下毒的人,可能是陆起程淮和小川三人,脸上的笑意逐渐变淡,眼皮也垂了下来,遮住了里面复杂的神色,“没什么,是摔了一跤,所以才决定现在手术的。”

  “是这样吗?”陆起看着她,显然有些不信。

  容姝点点头,“当然,

  .

  -->>

  我国外的医院都预约好了,如果不是突然出事,我怎么可能会临时改变决定,我真的是因为昨天回去后,心情不好没注意脚下摔了,结果把孩子摔出了事情。”

  说着,她微微眯眼,不着痕迹的盯着陆起,想看看陆起的神色会有什么变化。

  因为下毒的人,肯定知道医院会检查出她中了毒。

  那么她这么说,下毒的人心里就会觉得奇怪,奇怪她为什么要隐瞒自己中了毒,然后就会不经意间露出破绽。

  所以容姝现在完全就是在试探陆起,想看看陆起是不是下毒的人。

  但盯着陆起看了一会儿,并没有发现陆起有什么不对。

  容姝就明白,下毒的人,不是陆起。

  这让容姝松了口气。

  说真的,她真的不希望是陆起和小川两个人,他们是现在除了外公之外,她唯二信任的两个人了。

  所以下毒的人可以是任何人,但唯独不能是他们,否则会让她觉得,自己被背叛了。

  现在陆起的嫌疑排除掉了,那就只有小川和程淮两个人了。

  小川,不要让我失望啊!

  容姝闭了闭眼,心里默默的祈求着。

  陆起不知道容姝在想什么,给她理了理被子,“怎么这么不小心,就算心情不好,也要注意保护自己啊,对了,你摔伤后怎么来的医院?”

  “是啊姐,怎么也不给我和陆哥打电话?”黎川洗完草莓从厨房出来,也说了一句。

  容姝看向他,眸色闪烁了一下,很快又恢复如初,不好意思的笑笑,“我直接打给了救护车,打过去没多久就昏迷了,所以没机会联系你们,抱歉啊,让你们担心了。”

  “可不是,知道你进医院后,我魂都差点吓飞了。”陆起夸张的拍拍胸膛。

  黎川也跟着点头,“我也是。”

  容姝撩了撩头发,“以后不会了。”

  “这还差不多。”陆起重新笑了起来。

  容姝指了指抽屉,“阿起,帮我把第一个抽屉打开。”

  “要拿什么吗?”陆起照做的拉开了抽屉。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