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326章 别跟自己过不去

第326章 别跟自己过不去

  “我知道了。”傅景庭微微点头。

  林天辰双手插在绿色手术服的衣兜里,抬脚走了。

  他走了没一会儿,就有护士扶着容姝出来了。

  流产手术用不着开刀,所以容姝可以自己走,不用被推床推出来。

  只是由于肚子太过难受,下面也很不舒服,她走的很艰难也很慢,几乎是一步一挪。

  而每走一步,还会扯的肚子发疼,以至于这会儿她整张脸都是惨白的,额角还渗着冷汗。

  傅景庭见状,心下一紧,立马过去,“我来。”

  他伸手,想接过护士的工作。

  护士以为他是家属,自然没有拒绝,松开容姝的胳膊让到一边。

  然而还不等傅景庭搀扶,容姝就避开了他,声音虚弱的道:“不用,我自己可以!”

  她撑着墙,咬牙往前走。

  她如此倔强,令傅景庭既心疼又气,俊脸沉了下来,“我知道你不待见我,但现在是非常时候,就算不待见我,也不要拿自己的身体跟我犟!”

  说完,他直接弯腰将她打横抱起。

  容姝下意识的揽上了他的脖子,等反应过来后,连忙松开,“放开我!”

  傅景庭置若罔闻,冷着俊脸往病房走。

  容姝见他不放,双手用力的推让着他的胸膛,“傅景庭,我让你放开我,你没听到吗?”

  “别动!”傅景庭将她抱得更紧,低头看着她,眸色幽深,“你才做完手术,最好别乱动,摔下去了伤的是你自己,而不是我,所以何必跟自己过不去?”

  听到这话,容姝瞬间安静了下来。

  是啊,为什么要跟自己过不去。

  他愿意当代步工具,就让他当呗。

  这么想着,容姝乖乖的窝在他怀里不动了,只是身体却十分僵硬。

  傅景庭眸色黯了黯。

  都说一个人虚弱的时候,最想找个依靠。

  但她在他怀里都如此僵硬,足以说明,她并不把他当依靠。

  不然,她为什么不放松下来呢?

  一路沉默。

  回到病房,傅景庭把容姝放在了病床上,盖上被子,声音温和的问,“饿了吗?”

  容姝刚要摇头,结果肚子就咕咕的叫了起来。

  傅景庭听见了,轻笑一声,“好好休息,我出去给你买。”

  他给她倒了杯水放在床头,转身出去了。

  病房里安静了下来。

  容姝伸手摸上小腹,原本微凸的触感不在了,小腹变得平坦,仿佛怀孕只是她的幻想。

  但她知道不是,小腹里的隐隐作痛,证明她曾经的的确确孕育过一个生命。

  只是那个生命,现在已经消失了。

  容姝咬唇,抓紧肚子上的衣服,突然小声的哭了起来。

  不知道是高兴的哭,还是难过的哭……

  忽然,手机响了。

  容姝连忙擦了擦眼泪,深吸了几口气,将心态平复好,然后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后,接听了电话,“喂?”

  “宝贝儿,你在哪儿?”电话那头,陆起站在容姝办公室门外,焦急的问道:“佟溪说你今天没来上班,我去你公寓也找不到你,你到底跑哪儿去了?

  “我在医院。”容姝靠在床头,疲惫无力的回道。

  陆起听出了她的虚弱,更急了,双手抓着手机,音量都拔高了,“医院?宝贝儿你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做了流产。”容姝微微闭眼说。

  “什么?流产?”陆起身形一震,“不是,你不是准备周末去国外做的吗,怎么现在就做了?不行,你在哪家医院,我过来找你。”

  “第一医院。”容姝揉了揉太阳穴告诉他。

  陆起立马挂掉电话,朝电梯跑去。

  佟溪端着自己精心煮好的咖啡,从自己的秘书办公室里出来,看到陆起正在按电梯,心里一突,忙问,“陆总,您要去哪儿?不等容总了?”

  陆起现在急着去看容姝,根本没有细听她在问什么,电梯一到就进去了。

  看着关上的电梯门,佟秘书眼神黯淡下来,嘴角更是扯出一抹苦笑。

  自从她被他派到容总身边后,她就很难见到他了,好不容易见一次,他不是一直陪着容总,就是很快离开,她连跟他说话的机会都很少。

  本以为这次容总不在,她能好好招待一下他,跟他多说几句,哪怕说公事都好。

  可这么快,他又走了……

  陆起一路飞奔来到天晟的停车场,刚要上车,一亮黑色的超跑就驶了过来,停在了他面前。

  车窗摇下,黎川探头出来,“这么急急匆匆干什么?”

  陆起看到是他,眼睛一亮,“你来得正好,开你的跑车,你的跑车速度快。”

  一边说,陆起一边拉开副驾驶的车门上去,“快,去第一医院。”

  黎川嫌弃的皱了下眉,“

  .

  -->>

  去医院干嘛?”

  “宝贝儿做了流产手术,你说去干嘛!”陆起系上安全带回道。

  黎川脸色微变,放在方向盘上的手猛地收紧,“你说……姐做了手术?”

  “是啊。”陆头。

  黎川垂下了眼皮,心里百味陈杂。

  为什么姐会在这个时候做手术?

  她不是说,周末去国外的么。

  难不成,姐知道了什么?

  见黎川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陆起拍了拍他,“还愣着干什么,开车啊,你来这里肯定是找宝贝儿的吧,既然如此,那就跟我一起去医院。”

  “好。”黎川眸色闪了闪,抬起头,压下心中的思绪,掉头离开了停车场。

  医院,容姝正在喝傅景庭买回来的粥。

  她刚做了手术,不能吃别的,只能吃这些清淡的食物。

  旁边,傅景庭正在跟张助理打电话,商谈公事。

  等到他电话挂断了后,容姝搅着碗里的白粥,面无表情的道:“既然集团有事,你就回去吧,没必须一直留在这里。”

  傅景庭看了看她,想说自己不放心她。

  但今天集团发生的事,又确实需要他去处理。

  犹豫再三,最终傅景庭还是决定先回集团。

  他收起手机,眼神深情的看着她,“好,我晚上再过来,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容姝没有回答,继续吃粥。

  傅景庭失落的垂下眼,微不可见的叹了一声,拿起外套出了病房。

  从始至终,容姝都没有看他一眼。

  傅景庭走出住院部的大楼,站在楼下抬头往某个窗户看了片刻,然后才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一幕,被顾夫人看在了眼里。

  顾夫人先是惊讶他怎么在这儿。

  不过随后想到了昨天自己看到的,傅景庭陪容姝进急救室的样子,她就明白肯定是容姝在住院,傅景庭来看容姝。

  既然住院了,那看来容姝病得不轻啊,就是不知道是什么病。

  想着,顾夫人走进住院部,来到护士台问,“小姐,我想问一下,刚刚出去的那位先生,是来看谁的啊?”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