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325章 手术成功

第325章 手术成功

  傅景庭心脏疼得更厉害了,呼吸都难受。

  是啊,孩子刚来的时候,他没有接受。

  可现在他接受了,孩子却要没了。

  是他这个当父亲的错,如果他早一点意识到自己爱容姝,自己被催眠了,也许他和容姝不会离婚,这个孩子,也会被他保护的的很好。

  可是这一切,没有如果。

  忽然,病房门被人敲响。

  容姝和傅景庭一同看去,是一个护士。

  护士对着两人笑了一下,“容小姐,手术的事,我这边需要跟家属说几句话。”

  “我没家……”

  容姝刚要说自己没家属,直接跟自己说就好,结果话到一半,就被傅景庭截断了,“我就是家属。”

  容姝瞪大眼睛,气笑了。

  这人好生不要脸。

  居然说是她家属!

  “有什么事,跟我说吧。”傅景庭忽略身后女人愤怒的目光,抬脚朝护士走去。

  两人在门口嘀嘀咕咕说了好几分钟。

  容姝没有看,而是扭头看向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个时候,她已经冷静下来了。

  她在想,三个月前的那晚,到底是怎么回事。

  明明跟自己发生关系的是傅景庭,为什么她醒来后,看见的又是另外一个男人。

  还有,她身上中的毒,又是怎么回事?

  到底谁下的?

  正当容姝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傅景庭回来了。

  “护士说,因为毒的缘故,这次做了流产手术后,你近两年内,可能会怀不上孩子。”傅景庭目光落在容姝的肚子上。

  本来这个不应该告诉她的,怕引起孕妇的应激反应。

  但他想了想,还是不决定瞒她了。

  以后,他什么都不会瞒她了。

  听到自己两年内怀不上孩子,容姝并没有太大的反应,淡淡的应了一声,“哦,是么。”

  只是两年内,又不是一辈子,所以有什么好怕的。

  再者,她两年内连婚都不打算结,又怎么会怀孕呢。

  见容姝反应淡淡,傅景庭既放心又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

  放心她听到这个,并没有太难过,但看她这么不在乎,心里又有些不太舒服。

  因为她不在乎自己能不能怀孕,就说明她两年内都不打算原谅他,跟他在一起。

  “你昨天去找我的时候,有没有发现,我的毒,是谁下的?”容姝突然转过头来看着傅景庭。

  傅景庭摇头,“没有,不过范围有了。”

  “哦?”容姝眯起了眼睛。

  傅景庭跟她对视,缓缓说出三个名字。

  听到着三个名字,容姝身体立马僵直,下意识的说道:“不可能!”

  怎么可能是他们三个。

  傅景庭见容姝不相信,薄唇抿了抿,“事实上,他们三个的可能性最大。”

  “你有证据吗?”容姝握紧手心。

  “我没有证据,我目前正在让人调查,但爱慕你,又不接受你肚子里孩子的人,只有他们三个,所以他们三个有理由下手。”傅景庭沉声说。

  容姝眼睛睁大,“你说……他们三个爱慕我?”

  这怎么可能!

  傅景庭挑眉,“你不知道?”

  容姝嘴巴动了动,发不出声音。

  傅景庭见此情景,明白她的确不知道陆起三人喜欢她。

  这一刻,傅景庭心情顿时好了起来。

  程淮他们三人口口声声说爱容姝,结果容姝都不知道他们喜欢她。

  比起他们,他则要幸福的多,至少容姝知道他爱她。

  一下子,一股骄傲和优越感袭上了心头,傅景庭薄唇都勾起了起来。

  容姝察觉到了他心情这会儿很好,忍不住皱了皱眉,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好事了。

  不过跟她无关,她低下头,手指慌乱的搅动着。

  小川阿起,还有程淮,居然喜欢她!

  这个认知令她颇为无措。

  一直以来,阿起都是她的男闺蜜,相处模式也是普通闺蜜的,她不曾对阿起有其他想法,可没想到阿起却……

  还有小川,她对小川也是一直对弟弟的态度,从不曾越界,所以小川为什么会喜欢她呢?

  至于程淮……

  容姝脸色冷了下来。

  想到程淮对自己的隐瞒,心里对程淮的那点好感,瞬间化为乌有。

  以后,她和程淮只是普通的合作伙伴,连朋友都不是了。

  见容姝脸色不好,傅景庭忙问,“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容姝没有理会他,态度冰冷。

  傅景庭心里突了一下。

  这个样子的容姝,好像回到了离婚时的样子,疏离,冷漠。

  明明这段时间,她虽然还是没有原谅他,但对他的

  .

  -->>

  态度,也转变了很多,没有那么冷漠,不让他接近了。

  可现在,又一下子回到了最初。

  是因为,她知道孩子是他的原因吗?

  还是因为,他一直不告诉她,那晚的人是她,所以她对他的态度,又变了回去。

  正当傅景庭心脏发堵的时候,林天辰出现了。

  他看着容姝通知道:“手术室准备好了,可以手术了。”

  “好。”容姝抬抬下巴,然后翻开被子从病床上下来,朝门口走去。

  傅景庭伸手想拉住她,但最后想到了什么,还是把手放下了。

  他有什么资格拉住她,先不说这个孩子已经不能要了,就说能要,他也没有资格要求她一定要把孩子留下,哪怕他是孩子的爸爸。

  傅景庭跟着容姝到了手术室外。

  容姝看着手术室的大门,吸了口气,抬脚就要进去。

  不过刚进去的时候,她又停下了脚步,回过了头来,目光平静的看着傅景庭,“傅景庭,这个孩子没了后,我和你,就真的再无瓜葛了,这辈子,也不会再有牵连了。”

  傅景庭瞳孔皱缩,握紧拳头回道:“那只是你单方面认为的,我不会放弃,即便没有这个孩子,我也还是会全力把你带回到我身边。”

  容姝笑了,“是么,敢赌吗?”

  “赌什么?”傅景庭看着她。

  容姝摸着肚子,“赌我到底会不会原谅你,到底会不会回到你身边,我赌一辈子,你赌多久?”

  傅景庭眸色闪了闪,随后眸色一凝,缓缓开口,“我也赌一辈子,不过不是赌你多久回到我身边,而是赌我能用一辈子来让你原谅。”

  只要她原谅他了,她回到他身边还远么?

  看出了傅景庭眼里的认真,容姝垂下了眼皮,“是么,那就试试看。”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进了手术室。

  傅景庭就在外面等。

  这时,他手机响了。

  张助理打来的,“傅总,今天不是要巡视工厂,查看新能源的试用效果么,您还来吗?”

  傅景庭看向手术室,“不了,推迟到下次。”

  “好的。”张助理也没问原因,点头应下了。

  通话结束,傅景庭揉了揉太阳穴,随后靠在冰冷的墙上,闭上了眼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术室的大门终于开了。

  林天辰先出来。

  傅景庭立马睁开眼睛站起来,看着他。

  还不等他开口问,林天辰摘下口罩就先回答了,“手术很成功,她一会儿就出来了。”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