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324章 现在就拿掉

第324章 现在就拿掉

  听着她厌恶的口吻,傅景庭顿时停在了原地不动。

  容姝捧着自己的头,情绪很不安。

  是景庭!

  那晚的人,居然是傅景庭!

  不,这怎么可能!

  那天早上她醒来看见的,明明是另一个男人,不是傅景庭!

  容姝还是不愿意完全相信傅景庭的话,她左右看了看,看到了床头自己的手机,像抓救命稻草一般,一把抓了过来,然后点开微信,找到z-h这个昵称,直接语音拨了过去。

  很快,傅景庭裤子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发出了语音通话的专属铃声。

  那一刻,容姝感觉自己整个世界都崩塌了,手机从手上滑落,砸在了被子上。

  是他,居然真的是他!

  容姝再也无法欺骗自己,那晚的男人不是傅景庭了。

  她紧紧的抓着被子,双眼通红的望着傅景庭,声音满是愤怒,“为什么要骗我?骗我很好玩吗?”

  “我不是……”

  容姝情绪激烈的打断傅景庭,“你想说你不是故意的?呵!”

  她讥讽的笑出声音,“那天晚上我醉了酒,你没有吧?你知道那晚的人是我,却不告诉我,反而用什么z-h的马甲跟我联系,在我每次感谢你帮忙的时候,你恐怕就在背后嘲笑我吧,嘲笑我蠢,不知道z-h是你傅景庭!”

  傅景庭眉头皱紧,“我承认我隐瞒了身份跟你联系,但我没有骗过你,更没有嘲笑过你,z-h也是我的名字,你知道的,我另一个名字叫仲赫!”

  所以从头到尾,他一直都是用真名跟她联系的。

  只是她自己没有认出来。

  容姝气笑了,“两个首字母,谁会猜到是仲赫?”

  更何况,她也是知道他就是小仲的时候,才知道他另一个名字叫仲赫的。

  所以即便她一开始就猜到z-h是仲赫,也不知道仲赫是傅景庭。

  傅景庭噎了一下,突然沉默了。

  是啊,光是两个字母,的确不太好猜。

  旁边,一直默默看戏的林天辰看了看理亏的傅景庭,又看了看愤怒的容姝,轻轻推了下眼镜。

  哎呀呀,他一句话孩子的亲生父亲是傅景庭,好像闯了祸呢。

  容姝掐了掐手心,嘴角自嘲的勾起,“难怪顾漫音一心想弄掉我肚子里的孩子,原来她早就知道孩子是你的啊。”

  傅景庭脸色微沉,“顾漫音知道孩子是我的?”

  这怎么可能?

  顾漫音怎么会知道?

  那晚和容姝的事,他并没有告诉顾漫音,所以顾漫情是怎么知道的?

  “容姝说的没错,顾漫音的确知道,这个我可以作证,而且我也早就知道了,是顾漫音告诉我的。”林天辰从白大褂的口袋里,拿出手术刀一边把玩,一边说。

  “还有程淮。”容姝脸上的讥讽越发浓郁,“你用z-h的身份跟我联系的时候,你说你是程淮的朋友,所以后面我问程淮认不认识你,程淮却说跟你不熟悉,我当然没有多想就信了,现在我才发现,我真是天底下最大的傻子,被人耍得团团转,所有人都知道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只有我自己不知道,可多笑!”

  容姝冷笑的眼泪滑了下来,心里是受伤的。

  那晚过后,她就拜托程淮查了一下会所的监控,但程淮告诉她,监控没有任何问题。

  现在想来,不是没有问题,是程淮故意那么对她说的,目的就是替傅景庭遮掩,不让她知道那晚的人是傅景庭。

  真讽刺啊!

  她把程淮当朋友,可到头来,程淮却这么对她!

  看着容姝的颓弃的模样,傅景庭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他伸出手,想替她把眼泪擦掉,但却被容姝冷漠的拍开了。

  傅景庭看着自己被拍红的手,眸色黯了黯,“容姝,我们不告诉你,是因为……”

  “是因为怕我知道了后,会借此机会纠缠你?”容姝冷冷的看着他,“从而影响你和顾漫音的感情,以及婚约?”

  傅景庭神色微愣,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因为她说的是真的。

  那个时候的他,催眠还没有被解开,心思全在顾漫音那里,所以的确是这样想的。

  容姝笑了起来,眼泪也跟着流,“傅景庭你知道吗?我不恨z-h,我真的不恨他,因为那天晚上,并不是z-h一个人的错,我也有错,而且他对我来说,就是一个陌生人,做了就做了,就当被狗咬了,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她手点在傅景庭的胸口处,“你是我的前夫,结婚六年你从不碰我,还没离婚,你就和顾漫音卿卿我我,将我这个正宫的颜面和尊严踩在脚下,既然你们那么相爱,所以我离婚成全你们,可没想到,离婚后你还让我成为了你的出轨对象,所有傅景庭,你真让我恶心。”

  那晚她是喝醉了,可是傅景庭没有,他不会认不出她,可他还是偏偏跟她做了。

  .

  -->>

  这说明什么,说明他是故意的。

  她一直以为那晚的人真的是不认识的,所以在z-h几次的帮忙下,她放下了对z-h的芥蒂,甚至还很感激他一次次帮她度过了难关。

  可不曾想,z-h就是傅景庭,他们是一个人!

  “对不起。”傅景庭垂眸道歉。

  除了道歉,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因为那个时候,他的催眠还在,他所做的的确算得上卑劣,所以无论说什么,都是无力的。

  容姝没有理会傅景庭的道歉,她深吸口气看向林天辰,“立马帮我安排手术,我要拿掉这个孩子。”

  林天辰挑了下眉,随后点头,“当然可以,我这就去安排。”

  “谢谢。”容姝对他鞠了个躬。

  傅景庭蹙眉看着她,“容姝……”

  “怎么?想阻止?”容姝冷冷的勾唇,”可惜已经来不及了,这个孩子已经坏掉了,就算没坏,我也不会留下它,我留下它做什么?让它成为一个见不得光,且母不爱,父不认的私生子?”

  “他不是私生子,我也没有不认他。”傅景庭抿唇不悦的纠正她的说法。

  容姝冷呵了一声,“你没有吗?在你还是z-h的时候,我问过你对这个孩子的想法,你告诉我,如果我选择生下来,你会出抚养费,帮我一起暗中抚养,暗中两个字的意思很明显,你不认孩子,也不打算把孩子接回去不是么?”

  傅景庭心脏猛地收缩了一下,仿佛有一只手,在狠狠的捏。

  他喉结动了动,声音涩然的回道:“那个时候我的确是这样想的,因为我没意识到我爱的人是你,等我意识到的时候,我就没这么想过了,我一直想告诉你,我是孩子的父亲,我会认他,会好好爱他,可是一直找不到机会。”

  “可那又如何,你的孩子,马上就没了!”容姝对他笑的嘲讽。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