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320章 孩子必须拿掉

第320章 孩子必须拿掉

  似乎看出了傅景庭在想什么,林天辰摘下眼镜擦了擦,幽幽的说道:“不想伤害容姝,只对容姝肚子里的孩子下手,很显然是爱慕容姝的人做的,因为他无法接受容姝肚子里有其他男人的孩子,所以你可以用排除法去想到底是谁。”

  说完这话,他重新戴上眼镜离开了,去给容姝安排病房去了。

  对他来说,只要容姝没事,其他的,他都不关心。

  所以容姝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样,他也不在乎。

  要生气,就让傅景庭一个人生气去吧。

  林天辰走了,傅景庭还站在原地,因为容姝还没有出来。

  他死死的捏着拳头,脸色阴郁难测。

  爱慕容姝的人给容姝下的毒,据他所知,爱慕容姝的人有三个。

  陆起,黎川,以及程淮!

  所以下毒的人,是这三个人中的其中一个吗?

  傅景庭低垂着头,眼底噙着狂风暴雨。

  他将这三个人仔细的思索了一圈,思索下来后,依旧不确定到底是谁。

  不过不管是谁,他也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

  正想着,车轮滚动的声音响起。

  傅景庭敛下心中的熊熊怒火,往前一步,紧盯着急救室的大门。

  医务人员推着容姝出来了。

  傅景庭跟在推床边,“她没事了吧?”

  一个护士举着吊瓶回道:“母体没事了,但是她肚子里的胎儿有很大问题……”

  傅景庭抓在推床扶手上的手,猛然攥紧。

  他当然知道什么问题,刚刚林天辰已经说过了,胎儿已经畸形了。

  也就是说,这个孩子,不能留了。

  一时间,傅景庭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密密麻麻的疼,像有很多尖细的针在扎一样,疼得他喘不上气。

  他一直再找合适的机会,想把这个孩子的真相告诉容姝,他不求容姝原谅他,跟他重新复婚,但至少他们还有一个孩子在维持着他们的羁绊。

  也许将来有一天,她还会看在孩子的面上原谅他,他们一家三口可以幸福的在一起。

  可现在,一切都化为了泡影。

  病房里,林天辰正在给容姝调节点滴。

  傅景庭来到他身边,不死心的问,“孩子……还有救吗?”

  林天辰弹了弹点滴的胶管,“你是想说,这个孩子还能不能正常发育对吧?”

  傅景庭颔首。

  他就是这个意思。

  林天辰笑了一下,“当然不行,如果早一个星期发现也许还可以,但是现在胎儿的发育细胞已经畸形了,医疗手段也不能改变。”

  “所以这个孩子……”

  “必须打!”林天辰看着他,截断他的话,“除非你想让容姝生下一个没胳膊没腿,或者没眼睛没鼻子的怪物吗?”

  “那不是怪物!”傅景庭双目赤红低吼道。

  林天辰耸了下肩膀,“抱歉,是我的错,我的确不该当着你的面,说你的孩子是怪物,不过我觉得我说的并没错,你是这个孩子的父亲,你当然不觉得你的孩子是怪物,但是别人呢?你没办法控制别人的想法。”

  “你怎么知道容姝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傅景庭审视的盯着他。

  林天辰推推眼镜,“这很难吗?看你的表现就知道了啊,如果这个孩子不是你的,你干嘛这么激动,总之你跟容姝商量吧,看什么时候手术,我的建议是最迟不要超过这个星期,孩子已经坏了,就没必要再仍由它继续发育下去了,早点做完,对她的身体恢复也有好处。”

  说完,他拿起病历夹出了病房,其他医务人员也跟着他出去了。

  病房里只有傅景庭和容姝两人了。

  傅景庭走到病床边坐下,伸手拉住容姝打着点滴的手,看着她苍白的脸,久久没有说话。

  另一边,林天辰刚回到自己的诊室,门就被人敲响了。

  “进来。”林天辰把容姝的病历夹放下,开口喊道。

  门开了,顾夫人从外面进来,“天辰,你忙完了吗?”

  林天辰眼底闪过一丝精芒,转瞬即逝,微微点头回道:“忙完了,顾夫人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漫音从看守所出来后,状态就有些不大对劲,不爱说话不爱动弹,也不爱笑,要不是之前她跟我说了两句话,我甚至都已经怀疑她患上了抑郁自闭症。”顾夫人叹气。

  林天辰勾了勾唇,“顾夫人多虑了,漫音的脸细胞比普通人厚三倍的,所以我想谁都会患自闭症,但她也绝对不会,这是独属于她的天赋。”

  下之意就是,顾漫音的脸皮比正常人厚,怎么可能得什么自闭症。

  但顾夫人听不懂,她听到细胞两个字,就觉得林天辰是在说医学方面的,所以并没有多想,反而放心的笑了起来,“是嘛,那就好。”

  林天辰笑了一声,笑声中噙着一丝讥讽。

  顾夫人这下听出来了,觉得有些奇怪。

  .

  -->>

  他在嘲笑她吗?

  顾夫人抬头朝林天辰看去,但这会儿林天辰的表情已经恢复了跟平时一样的淡漠,顾夫人什么也没看出来。

  至于她已经开始在想自己刚刚是不是听错了。

  应该是听错了吧,毕竟天辰跟漫音的关系好,她又是漫音的妈妈,他怎么会笑她呢。

  这么想着,顾夫人心里释然了,苦笑着道:“天辰啊,虽然你说漫音不会有自闭症,但看着漫音那个样子,我还是有些不放心,我记得你曾经为了让漫音醒来,专门去国外进行了心理学,所以我想请你过去看看漫音,开导开导她。”

  “我倒水无所谓,但我觉得她不一定想见到我。”林天辰环着胳膊。

  顾夫人并不知道林天辰和顾漫音已经在前些天决裂了,只当他在说笑。

  “怎么会,现在漫音身边除了我和她爸爸还有姐姐之外,就没有其他朋友了,高家那丫头也早就跟漫音闹掰了,孟家那丫头倒是没有,但现在还在被拘留没出来,所以现在漫音的朋友就只有你了,漫音看到你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不想看到你呢。”顾夫人说。

  林天辰笑了笑,“既然如此,那我就去看看她吧,希望顾夫人别后悔,走吧。”

  他把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先一步出了诊室。

  几分钟后,顾漫音的病房到了。

  刚走到病房前,病房门就开了,顾漫情擦着眼睛从里面出来。

  顾夫人见到了,连忙拉着她问,“漫情,你怎么了?”

  “我没事,是妹妹,我想去安慰妹妹,但妹妹不想见到我,把我赶了出来。”顾漫情抽泣的说。

  顾夫人皱眉,“这孩子怎么回事,上次还答应的好好的,说会好好跟你相处,怎么现在……”

  “好了妈,不管妹妹的事,是我的错,是我给妹妹丢脸了,所以妹妹才讨厌我,可是我也不想的啊,如果我从小也在家里长大,我现在肯定不是这样的。”顾漫情眼泪汪汪的看着顾夫人。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