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312章 开庭时间

第312章 开庭时间

  傅景庭敲击着桌面的动作停了下来,心里越想越觉得是这个愿意。

  不然没办法解释,他们为什么要弄一个假的顾漫情去顾家,总不能是好心安慰顾耀天夫妻吧。

  思及此,傅景庭抬眸看着张助理,“把你查到的这些删了,另外,再把李招娣过去的所有痕迹全部抹除,最重要的是,把程淮留在医院和鉴定机构的dna样本,再加一层保险。”

  虽然程淮在李招娣的身份上做了掩饰,但难保有人不会怀李招娣不是顾漫情。

  张助理都能查出来李招娣不是真的顾漫情,别人也肯定能,所以他只能帮容姝和程淮,把李招娣的身份遮的更加严实,至少不会让人轻易查出来有问题。

  张助理显然也明白傅景庭的目的,点了点头,没有异议,立马去照办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网上有关容姝和顾漫音之间的新闻,渐渐淡了下去,只有少数媒体还在报道。

  毕竟两人不是明星,话题度不会一直保持。

  这天,容姝和黎川正在办公室里商谈去南江看秀的事情,忽然手机响了起来,是警局那边打来的。

  容姝拿起手机接听,“您好。”

  “容小姐,顾漫音的庭审日期下来了,将在明天下午两点,您作为原告,到时候必须出席。”警局的人说道。

  容姝认真的点了下头,“好的,我会准时到的。”

  通话结束,她放下手机。

  黎川看着她,“姐,什么事啊?”

  “顾漫音庭审的日子下来了,明天下午两点开庭。”容姝把手机丢在办公桌回道。

  黎川眼底闪过一丝暗芒,面上笑了起来,“那真是太好了,明天我也陪你出席吧。”

  “好。”容姝嗯了一声,答应了。

  “容总。”佟秘书敲门进来。

  容姝和黎川一同看向她。

  “什么事?”容姝问。

  佟秘书站在门口,并没有进来,“您让我预约的国外医院,我已经预约好了,对方问您打算什么时候过去?”

  “姐,什么医院啊?你病了?”黎川脸色微变,连忙上下打量容姝。

  容姝笑了笑,“别紧张,我没事,我让佟溪预约的是妇产医院。”

  说着,她重新看向佟秘书,“我知道了,我打算这个周的周六晚上过去。”

  现在才周三,周五去南江看小川的走秀,周六去国外手术,周日回国,时间安排的刚刚好。

  “好的,那我这就回复。”佟秘书微微颔首,关上办公室的门离开了。

  黎川低头看着容姝的肚子,“姐,你是想去国外产检,还是……”

  “我是去国外拿掉这个孩子。”容姝摸着肚子,表情淡淡的回道:“之前因为顾漫音让林天辰干的事,所以我现在有些不敢在国内的医院手术,因此才选择去国外,签证其实已经申请下来一段时间了,不过因为有些忙就一直没过去,但现在孩子已经三个月了,不能在耽误下去了,在耽误下去,就不好拿掉了。”

  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

  另一个原因是她怕自己耽误久了,母爱爆发,会真的舍不得拿掉这个孩子。

  听到容姝的话,黎川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眼底闪过一丝悔意,但很快又消失不见了,垂下眼皮勉强维持着脸上温和的微笑,“那到时候我陪你去。”

  “不了,你之前不是说,南江走秀结束后的第二天,就要去录制一个综艺节目么,时间刚好就是周六,你哪有时间陪我去,好好工作吧,阿起会陪我过去。”容姝拍了拍他的肩膀。

  黎川佯装失落的叹了口气,“那好吧。”

  容姝见他像个要不到糖的孩子,笑着拉开抽屉,给他泡了一杯薄荷茶,“别不开心了,喝杯这个,你最喜欢的。”

  看着面前这杯散发着清香的薄荷茶,黎川眸色暗了暗,面上却重新笑了起来,“谢谢姐,你还是你懂我。”

  他端起茶喝了一口,一副很开心的样子。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一点儿也不开心,他最讨厌喝什么薄荷茶了。

  真正爱喝薄荷茶的,是傅景庭,不是他!

  但这些话他不能说,他不敢想象姐知道他在模仿傅景庭后会有什么反应,又会怎么看他。

  一想到姐有可能会用看怪物的眼神看他,他会疯的!

  冲冲喝完杯子里的薄荷茶,黎川就告辞离开了。

  容姝本来想送他出去,但被他拒绝了。

  走出办公室,黎川将门关上后,脸上的微笑缓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满脸冰冷。

  他走到电梯前,按下下楼键后,就在电梯门边的一株盆景前弯下了腰。

  随后,他张开嘴,把手指伸进嘴里,面无表情的扣着自己的嗓子眼,把刚刚喝下去的薄荷茶全部吐了出来。

  吐完后,他微微呼了口气,站直身体从口袋里拿出一条手帕,刚要擦嘴,身后就响起了一道戏谑的女音,“你是从容总办公室里

  .

  -->>

  出来的吧,刚出来就把在里面喝的东西吐了,你说要是让容总知道了会怎么样?”

  黎川脸色微变,然后猛地转过身,像毒蛇一样看着说话的女人。

  女人先是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冷静下来后,吹了声口哨笑了起来,“哟,真可怕的眼神,这才是真正的你吧。”

  “你敢把你看到的告诉姐,我就拧断你的脖子。”黎川捏紧手帕,声音阴森无情的说。

  陈星诺玩味儿的绞起一缕头发把玩道:“我好害怕啊。”

  “……”黎川嘴角抽了一下。

  害怕?

  他可没有从这个女人眼里看到半分害怕。

  也是,这个女人手上有过人命,怎么会害怕他的威胁。

  黎川心里有些堵,不想搭理她,转身就要进电梯。

  “等一下。”陈星诺连忙拉住他,“我可以不告诉容总,不过你要给我几根头发。”

  “不可能!”黎川眼睛一眯,直接拒绝。

  陈星诺笑了笑,“那我就告诉容总。”

  “随你。”黎川讥讽的看着她,“就算你说了,我也可以告诉姐,是我不舒服才吐的,你看姐是相信你还是相信我。”

  “这……”陈星诺噎了一下。

  当然是相信他啊。

  毕竟他跟容总认识的时间比较长。

  “得,算我失策,不过你的头发,我还是要拿到手。”陈星诺也不再吊儿郎当,变得认真了起来,“你已经拒绝了我两次,一般来说,就算不相信自己的亲生父亲另有其人,也会好奇的想去求证,可你却如此抗拒,所以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在逃避呢。”

  “哦?我逃避什么?”黎川握紧拳头。

  陈星诺看着他的动作,嘴角勾了勾,“你在逃避认亲,因为你知道自己不是黎大发的亲生儿子,而是叶国良的,我说的对吗?”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