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299章 不会复婚

第299章 不会复婚

  诊所里,医生正在给傅景庭处理手背上的烧伤。

  容姝站在旁边,两只手心紧握,表情凝重的问,“医生,他的手会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听说手上神经很多,她就怕他手部神经出现问题,影响以后的自理能力。

  那样的话,她还不起,毕竟他是为了救她才受伤的。

  傅景庭看着容姝紧皱的眉头,以及眼里的惴惴不安,轻声开口,“放心吧,我的手不会有事的。”

  容姝知道他故意这么说,没有理他,只是看着医生,等着医生的答案。

  医生丢掉沾血的棉签,这才回道:“这位先生的手没什么大问题,沾到的硫酸不多,只是腐蚀了皮肉,等过段时间把皮肉长起来就好了,不过可能会留下疤痕。”

  听到医生的话,容姝提起的心脏,总算是落回了原处,“那就好。”

  傅景庭眉宇软和了几分,“你看,我说中了。”

  容姝白了他一眼。

  这时,她手机响了起来。

  容姝拿出来一看,陆起打来的。

  她没有耽搁,拿着手机朝诊所门外走去。

  傅景庭刚刚瞥到了容姝的来电显示,又看到她特意去旁边接听,脸上的表情顿时沉了下来,放在桌上的手,也猛地握了起来

  医生见此情景,推了推老花镜,“那什么,这位先生你把手放松,你突然握这么紧,我不好给你上药啊。”

  傅景庭拧了下眉,最后还是把紧握的右手松开了。

  但他的目光,却一直晦暗不明的盯着诊所门口。

  诊所外,容姝把手机放到了耳边,接听了电话,“阿起。”

  “宝贝儿,你没事吗?”电话那头,陆起刚开完会出来,就听到助理说有极端分子朝容姝扔硫酸,急得他连忙打电话过来问。

  “小莫说你被扔硫酸了,是真的吗?”陆起双手紧紧的抓着手机,声音充满了紧张和担心。

  容姝点点头,“是真的。”

  “那你有没有伤着?伤到哪儿了?严不严重?”陆起听到她说是真的,心脏都差点吓飞出来了,又连忙问了几个问题。

  容姝听着他对自己毫不保留的关心,心里暖流淌过,面上笑着回道:“阿起,你先冷静了一下,放心吧我没事,我也没受伤,是有人救了我,不然我怎么可能还好好的跟你讲电话啊。”

  听到这话,陆起顿时大松口气,“那就好那就好,吓死我了!”

  他拍了拍胸膛,“对了宝贝儿,你刚刚说有人救了你,谁啊?我得去好好感谢他,感谢他救了你,也救了整个世界。”

  “整个世界?”容姝哭笑不得的摇摇头,“你在说什么啊?”

  陆起擦了擦额头上刚刚急出来的汗水,“我可没有乱说,他救了你,可不就是救了整个世界。”

  黎川那小子是个疯子。

  如果让他知道宝贝儿被硫酸伤了,真的会做出毁灭世界的举动来,所以他这么说也没错啊。

  容姝不知道陆起心里在想什么,只当他是在说笑话,故意逗她开心呢。

  “好了阿起,正经点。”容姝撩了撩耳边的头发,“你刚刚问我,到底是谁救了我,我现在告诉你,那个人是傅景庭。”

  “什么?”陆起愣住,两秒后又确认了一遍,“你说傅景庭?”

  “是他。”容姝点头。

  陆起皱起眉头,“他怎么会在你那儿?”

  容姝揉了揉太阳穴,“这事儿说来有点长,不过确实是他救了我,如果不是他,我现在肯定进医院了。”

  陆起撇撇嘴,“既然是他救的,那就不用感谢了,他以前那么对你,这就当他的补偿。”

  “别这样说,一码归一码,以前他也救过我几次,所以我和他之间的恩怨早就扯平了,因此这次他救了我,我不能不感谢他。”容姝回道。

  陆起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他才重新开口,“那你打算怎么感谢他?”

  “我不知道,等到时候问问他想要什么吧。”容姝沉吟了一下说。

  陆起拧眉,“万一他开口,让你跟他复婚,你也要答应?”

  容姝笑了一下,“你觉得可能吗?如果他真这么做,我可以在我手上也弄一个跟他一样的伤,就当还他今天的救命之恩,总之,我不会跟他复婚,永远不会!”

  她最后一句话说的极为认真。

  陆起都怔住了,几秒后才缓过神来,笑了,“这可是宝贝儿你说的,我都给你记着的,要是你以后反悔,我都不答应。”

  “不反悔。”容姝无奈的笑着回道。

  陆起这才放下心中的担忧,整个人轻松起来,“对了宝贝儿,你刚刚说,弄一个跟他一样的伤,是他为了救你受伤了吗?”

  “嗯,硫酸溅到了手背上,不过不太严重,我现在正在诊所陪他上药,一会儿去警局,支持顾漫音的网友,替顾漫音报了警。”

  “噗!”陆起没忍住哈哈大笑起来

  .

  -->>

  “我去,这是我们的友军吧,帮顾漫音报警,这是生怕顾漫音晚点进去么?”

  容姝也勾起了嘴角,“大概是吧,好了阿起,先不跟你说了,我去看看傅景庭的伤处理的怎么样了。”

  “行,等我忙完手头这点,我去警局找你。”陆点头。

  通话结束,容姝放下手机回到诊所。

  医生已经给傅景庭上好药了,正在缠绷带。

  傅景庭看到她进来,眸色闪了闪,“陆起跟你说了什么?”

  他一副丈夫查岗的口吻。

  容姝把手机放进包里,“没什么,多少钱?”

  她问医生。

  医生说出了一个数字。

  容姝拿着钱包,抽出两张软妹币放到桌上。

  医生给傅景庭绑好绷带,拿起钱找零去了。

  傅景庭看着自己的手,试着握了握,但绷带缠得太紧,他的手根本我不上,手指也有些活动不开。

  由此可见,接下来一段日子,他生活都会有些不方便。

  容姝见状,垂下了眼皮,“其实你没有必要救我的。”

  傅景庭手上动作一顿,然后眯眼看她,“为什么这么说?”

  “我们是毫无关系的两个人,你真的没有必要冒着这样的危险来救我,硫酸的危害性有多大的,你不会不知道。”容姝跟他对视着。

  傅景庭薄唇抿了抿,“我知道。”

  “那你还……”

  “你是不一样的。”傅景庭截断她的话,“在你看来,我们是毫无关系的两个人,可是在我这里不是,你是我的爱人,如果我连自己的爱人都不救,我还能救谁?”

  他眼神深情的凝视着她。

  容姝觉得他的目光很炽.热,令她很不习惯,也很不自在,将脸别向了一边,“不管怎么样,你救了我,这份恩情我不会忘记的,只要你不提出复婚,或者让我跟你在一起的要求,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