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298章 被扔硫酸

第298章 被扔硫酸

  “什么?”容姝皱了下眉,下意识的循声看去。

  不过还不等她看清楚什么情况,身体就被人抱住了。

  傅景庭抱着她,往旁边一转。

  下一秒,容姝刚刚站的地方,就传来一声玻璃破碎的声响,以及滋滋的,有些像电流的声音。

  “唔……”傅景庭忽然哼了一声。

  容姝从他声音里听出了一丝痛意。

  她抬头看他,看着他苍白的脸色和大颗大颗的冷汗,连忙问道:“你怎么了?”

  傅景庭没有回答,只是放开了她,然后左手捏着右手的手腕,而右手,再则轻微颤抖。

  容姝低头一看,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你……你的手……”

  “我的手没事,你呢?你有事吗?”傅景庭抬起苍白的脸,目光不停地打量她,眼里的紧张丝毫不加掩饰。

  容姝嘴唇动了动,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自己受伤了不去在乎,反而还来关心她有没有事。

  他是不是傻了?

  傅景庭见容姝不回答,脸色一紧,“你受伤了?”

  “我没有。”容姝摇摇头。

  傅景庭看了她两秒,确认她没有说谎后,微微松了口气,然后虚弱的笑了一下,“那就好。”

  容姝咬唇瞪着他,“好什么啊,你的手都这样了!”

  “没事。”傅景庭还是那句话。

  容姝指着他的手,气笑了,“这还叫没事?”

  他的右手手背,出现了一个红枣大下的伤口,那伤口血肉模糊,皮肉外翻,伤口边缘还透着被烧焦的黑,那是被东西腐蚀形成的伤口。

  而什么东西能这么快腐蚀皮肉,答案只有一个,硫酸!

  想到这,容姝眼神冷冽的朝刚刚自己站的位置看去,看到被硫酸腐蚀掉大半车漆的车门,以及地上还滋滋冒着泡的硫酸,一下子就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

  刚才那个喊她坏女人的人,朝她扔硫酸,想杀了她。

  然后傅景庭发现了,就抱着她避过了硫酸,硫酸砸在了车上,却溅了一滴在傅景庭手背上,导致傅景庭手背严重烧伤。

  也就是说,如果傅景庭没有救她,那瓶硫酸就会准确无误的砸在她身上,将她活活烧死。

  或许她运气好,不会死,但全身的肌肤也会被彻底毁掉,再也无法修复,成为一个可怕的,无法见人的怪物!

  想通这些,容姝心里先是一阵后怕,然后便是浓浓的怒恨涌了上来。

  她捏紧手心,双目通红的朝扔硫酸的那人看去。

  那人已经被保镖队长控制起来了,是一个男人,长相平平无奇,嘴巴里被塞了一副手套,说不出话。

  但脸上的狰狞却十分可怖,让人看了从心底感到害怕。

  容姝不认识他,不知道他为什么对自己怀有这么大的恶意。

  不过无所谓,一点儿到警局一切就知道了!

  不远处那群记者也把这一幕看在了眼里,就连直播间里的观众也看见了,震惊的无以复加。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居然有人朝容姝扔硫酸。

  这种电视剧里才会发生的情节,他们居然亲眼见到了。

  这是个非常劲爆的消息,他们一定要赶紧报道出去!

  容姝没有理会那些记者们,回到傅景庭身边,看着他的手,眉心紧紧的皱起,眼中更是复杂不已。

  “车钥匙。”容姝声音急切的开口,“我的车没法开了,我送你去看手。”

  傅景庭抬头看她,“左边口袋里。”

  “裤子还是衣服?”容姝见他说的模糊不清,心里有些生气。

  她急着送他就医。

  他倒好,说话还不说清楚,浪费时间。

  傅景庭也看出了容姝有些不高兴,不再拖延,老老实实回答,“裤子。”

  终于问到了钥匙所在,容姝揉了揉眉心,然后直接把手伸进了傅景庭左边的裤子口袋里。

  傅景庭愣住了。

  他原以为,她会让他自己拿,毕竟他左手还好好的。

  不曾想,她居然自己上手了。

  隔着一层薄薄的口袋布料,傅景庭能清楚的感觉到容姝的手,热热的,软软的,触碰到他的皮肤,有些微痒。

  傅景庭眸色暗了暗,大腿肌肉轻颤了一下。

  容姝感觉到了,抬头看他,看着他幽深灼灼的目光,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她居然直接就把手伸进了他的裤子口袋里!

  容姝耳尖一红,连忙握住钥匙,把手抽出来,然后别过头去,不敢看他,“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她只是急切的想拿到钥匙,根本没有多想。

  等反应过来后,才发现自己如此大胆。

  傅景庭喉结动了动,声音有些沙哑的回道:“没事,你不用在意。”

  容姝睫毛轻颤,嗯了一声。

  傅景庭知道,她其

  .

  -->>

  实还在在意,微不可及的叹了口气,旋即转移了话题,“钥匙拿到了吗?”

  “拿到了!”容姝摊开手心,上面印着迈巴赫图标的车钥匙暴露在空气中。

  傅景庭点点头,“那开车就拜托你了。”

  “好,不过那个人……”容姝看向被保镖队长死死压着跪在地上的人,小脸冰冷至极。

  傅景庭眼底闪过一丝森冷的暗芒,缓缓开口,“这个人是冲着你来的,你想怎么做?”

  “一并送去警局。”容姝回了一句,“我也想知道,到底是谁让他做的!”

  她怀疑是顾漫音。

  因为顾漫音才污蔑她,这个人就朝着她扔硫酸,如此之巧,除了顾漫音没有别人。

  傅景庭显然也想到了,眸子危险的眯了眯,“好,我让保镖一会儿直接把人送过去。”

  容姝嗯了一声,摁下了车钥匙。

  车门打开,两人上了车,直接开车离开停车场。

  路上,容姝联系了佟秘书,让佟秘书把停车场的监控拷贝一份,送到警局去。

  监控肯定会录下那个男人扔硫酸的画面,如此一来,那个男人就证据确凿了。

  联系完佟秘书后,又给警局那边打了个电话,告诉警局那边可能会晚一点过去。

  好在容姝目前只是涉案人员,连嫌疑人都算不上,警局那边也算通情达理,同意了他们晚一点过去。

  傅景庭坐在副驾驶上,一直盯着容姝看。

  看着她淡然自若的跟警局交涉,深邃的眸子里,满是欣赏。

  她的确比离婚前变了很多。

  但变得越来越优秀了。

  容姝感觉到了傅景庭的目光,放下手机看了过来,“看什么?”

  “没什么。”傅景庭勾了勾薄唇回道。

  容姝只觉得他奇怪,不过也没有多问,快速把头转了回去,毕竟开车呢。

  几分钟后,容姝把车停在路边的停车位上,“好了,下车吧。”

  傅景庭单手解开安全带,往窗外看了一眼,“不是医院。”

  “是诊所,我看你疼的手都在发抖,就不去医院了,太远了,所以就找了家诊所。”容姝回道。

  傅景庭微微颔首,然后推开车门下车。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