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297章 收集证据

第297章 收集证据

  那群记者瞬间兴奋了起来,举着话筒摄像机,就要挣脱保镖们的桎梏。

  但这里的记者并没有正门的记者多,反而这里的保镖比正门的多。

  也因此,这三十个保镖,将这二十几个记者,拦的严严实实,无论这些记者们怎么挣扎,都始终挣脱不开保镖们的阻拦。

  这些记者对保镖们简直又气又恨。

  没办法,只能就这样对远处的容姝扯着嗓子喊,“容小姐,请问你是否真的派人玷污了顾小姐?”

  “是啊容小姐,说说吧?”

  容姝拧着眉头,没有理会,甚至都没有往这些记者这边看。

  记者们当然不满她这样的态度,又接连抛出几个问题。

  “容小姐,你不说话,是不是承认了自己的确有让人玷污顾小姐?”

  “你真的给顾小姐安排了六个男人吗?你不觉得自己这样做,很恶毒吗?”

  “恶毒?”容姝终于停下了脚步。

  她身边的男人也停下了下来。

  两人一同朝那个记者看去。

  容姝脸色冰冷的凝视着那个记者,“你说我恶毒?”

  “难……难道不是吗?”这个记者面对她毫无感情的眼神,忍不住打了哆嗦。

  他有些想不明白,一个女人,怎么会有这么强压迫感。

  还有她身边的那个男人,虽然带着墨镜,看不清神色。

  但他同样也能猜到,那个男人看他的眼神很可怕,让他有种脖子被掐住,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而且这个男人,还有些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

  容姝讥讽的冷笑一声,“看来你们都很相信顾漫音的说辞啊,认为我真的对她做了这种事,然后就在我身上打上了恶毒的标签,你们都是没有脑子吗?都成年人了,一点明辨是非的能力都没有,要我说,真正恶毒的人,是她顾漫音才对!”

  听到这话,记者们先是一惊,然后更加激动兴奋了。

  “容小姐,你的意思是说,顾小姐说的都是假的?你并没有做过这样的事?”

  “那容小姐你有证据证明吗?”

  他们之所以相信顾漫音的说辞,是因为顾漫音直接在网上直播,当众点名是容姝算计的她。

  毕竟一个敢露面点名的人,怎么也不可能说谎,不然等待顾漫音的,将是万劫不复的下场,所以他们不认为顾漫音会冒着毁掉下半辈子的险,在网上故意污蔑容姝。

  然而现在容姝的话,又让他们内心的坚信开始动摇了。

  其中有些记者在容姝出来的时候,就点开了直播,直播间里此刻也有几十万观众。

  这几十万观众听到容姝的话,开始议论了起来。

  “容姝说的没错,都是成年人了,要明辨是非,顾漫音虽然说是容姝害她的,可是你们没发现,顾漫音从头到尾,都没有拿出实质性的证据么,都只是在网上说,所以这里面到底是真是假,还有待争议。”

  “没错没错,最重要的是,顾漫音作为受害者,难道不应该第一时间报警抓容姝么,为什么她没有这么做,反而在网上说容姝怎么害她的,这显然有种利用广大网友炒作的行为。”

  这是一部分头脑比较清醒的网友们的说法。

  而另一部分坚信容姝就是谋害顾漫音的网友们,则不这样认为。

  “顾漫音之所以在网上说,就是想告诉我们事情的真相,让我们大家都知道容姝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而已,如果我是顾漫音,我也会这么做,让全世界的人看清容姝是什么嘴脸。”

  “楼上的加一,至于为什么不报警,容姝不也没有报警么,如果她真是被陷害的,她也可以报警啊,她没有,那就说明她本身就有问题。”

  这两拨观众闹得不可开交。

  医院病房里,顾漫音也在收看这场直播,看着头脑清醒那批网友们的弹幕,气的差点将平板扔出去。

  不过后面看到另一波站在她身边的网友,她心里又有了一些安慰。

  容姝不知道直播的事,她目光淡漠的扫过这群记者,“我目前的确没有证据证明我是清白的,不过等到今天晚上可就不一定了。”

  这话瞬间让整个停车场都安静了下来。

  几秒后,记者们和直播间里的观众们,都轰动了起来。

  “容小姐,你的意思是,你现在已经在收集证据,并且已经确定在晚上就能收集完成对吧?”有记者飞快的问。

  然后这个记者,就遭到了其他记者的妒恨。

  这人居然问的这么快,简直不讲武德!

  “对!”容姝点头,然后看着一个记者的镜头,语气认真且严肃的道:“我会在晚上十二点之前,向大家公开证据,证明我到底有没有做过对不起顾漫音的事,如果没有,我会让顾漫音滚进监狱!”

  晚上十二点,林天辰手术应该结束了。

  如果他不给她一些证据,那她就把他曝出来,她手里可是有他这几次电话的录音的

  .

  -->>

  而这几次电话,林天辰都聊过要如何对付顾漫音。

  所以无论如何,她都有退路!

  病房里,顾漫音听着直播里容姝的话,心脏猛地一跳,端着平板的手也猛地收紧起来,心里充满了不安。

  容姝居然在收集证据,而且明确说了在晚上十二点之前收集到。

  这……有可能吗?

  顾漫音心脏跳的飞快,仿佛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一样,脸色都慌了。

  她不确定容姝说的到底是真是假,她不敢赌,万一是真的,她就完了。

  她敢把脏水泼到容姝头上,就是坚信容姝拿不出证据证明清白,可现在……

  顾漫音死死的咬着下唇,心里渐渐涌起了一丝后悔。

  停车场,记者们还想问什么。

  不过容姝觉得自己该说的都说的差不多了,没必要在跟这些记者们浪费时间,一切等晚上就知晓了。

  她转头看向身边的傅景庭,“我们走吧。”

  傅景庭对她这句我们感到十分受用,墨镜后面的眸子里,温柔的仿佛要溺出水来。

  “好。”他推了推墨镜,柔声答应。

  这副墨镜,是他在电梯里就戴上的,还是特地戴上的,为的就是不想让记者们认出他,给她带来更大的风波。

  毕竟谁都知道,他们是前夫妻,他还是顾漫音的前未婚夫,

  现在顾漫音和容姝之间又发生了这样的事,如果被记者们发现,他刚和顾漫音解除婚约,又跑来容姝这个前妻这边,肯定又要大肆报道,给她带来麻烦。

  因此,这才戴上了墨镜,好在墨镜够大,他也有刻意隐藏的意思,这些记者还真没有认出他来。

  车子跟前到了,容姝拿出车钥匙摁了两下,解锁了车门。

  可就在她伸手,准备开门的时候,一串脚步声急促传来,还伴随着一道满是恶意的声音,“去死吧,坏女人!”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