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282章 又要被拘留

第282章 又要被拘留

  “行了!”容姝揉了揉额头,语气有些不耐了起来,“与其关心别人,你还是先关心关心自己,会不会被拘留吧!”

  “拘留?”孟珂脸色一变,“我为什么要被拘留?我已经来了警局啊!”

  “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黎川环着胳膊,目光森冷的看着她,“你让人在姐的落地窗上投放那种影像,已经构成了犯罪,故意恐吓罪!”

  “不是……什么故意恐吓罪啊,我没有恐吓她,我只是吓一吓她,怎么就犯罪了?充其量就是恶作剧罢了!”孟珂慌乱不已的说。

  容姝见她这样,心里已然明白,这女人的确不是装的,是真的不懂这种行为是犯罪。

  见过法盲的,没见过这么法盲的!

  容姝一脸没救了的表情看着孟珂,“警官,麻烦你告诉她,她到底是不是犯罪!”

  “好的。”一直没有说话的男警点了点头,上前一步,“孟小姐,你的确犯了故意恐吓罪,如果你只是让人在容小姐的落地窗上投放一次影像,还可以说是恶作剧,但连续几次就不一样了,你是故意且带有目的性的吓人。”

  “没错,尤其还是半夜,绝大多数人在半夜看到自己的落地窗出现一个骷髅,都很容易被吓出毛病,轻点的可能就是摔倒在地,严重一些的,很有可能就是精神失常!”黎川凝视着孟珂,看她的眼神就跟看死物一样。

  傅景庭看了一眼容姝的小腹,也跟着开口,“并且容姝怀孕了,你的惊吓还有可能导致她流产,那样的后果你付得起吗?”

  那是他的孩子,容姝可以选择不要,但是其他人没有资格来决定他孩子的去留。

  孟珂应该庆幸孩子没事,不然,他绝对不会放过孟家。

  不过现在容姝也没有拿掉孩子,她是打算留下来了吗?

  思及此,傅景庭心里顿时涌起一抹喜色和期待。

  期待他们的孩子降生,那一定很可爱。

  最重要的是,也许她会看在孩子的份上,原谅他,重新跟他复合!

  “我不是,我没有!”孟珂忽然剧烈摇头后退,脸上写满了惶恐,“我就是单纯的想吓吓她,没有想过让她精神失常或者流产,再说,她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孟珂指着容姝,“你们看,她什么事都没有,所以你们凭什么说我是故意恐吓罪!”

  黎川拧眉,刚要说话。

  容姝嘴角讥讽的勾了勾,率先开口,“这个世界上,总有人心存侥幸,认为被加害者没出事,就觉得自己没错,可惜啊,我不吃这一套,警官,她会有什么惩罚?”

  男警思索了一下回道:“其实她刚刚有句话是对的,虽然她犯了故意恐吓罪,但容小姐你也的确没有出事,所以她的处罚不会太严重,不会坐牢,只是拘留教育,至于拘留多久,还要等上面通知。”

  傅景庭听到这里,眸子眯了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容姝微微点头,“好,那就先把她关起来,结果出来了通知我。”

  “当然!”男警笑着回应,就要上去抓孟珂。

  孟珂不愿意被拘留,连忙后退,甚至想跑。

  但就在她刚刚跨出一步的时候,黎川突然伸出了一只脚。

  孟珂就这样被绊倒在地,被男警抓住了。

  孟珂知道自己跑不了了,吓得脸色苍白眼泪婆娑。

  她连忙朝容姝看去,“容姝,我知道错了,你放过我好不好,我不想被拘留,求你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呜呜呜……”

  孟珂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好不可怜。

  但在场的所有人,没有一个同情她。

  容姝冷冷的看着她,“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成年人就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负责,而且我也不认为你是真的知道错了,你只是害怕被拘留,所以才不得以向我认错,其实你的心里,依旧不觉得自己有错,我说的对吗?”

  容姝低头,把脸凑近孟珂。

  孟珂对上她那双仿佛能看透人心的双眸,哭声一滞,目光心虚的游移向别处,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容姝嘲讽的勾唇,“你接不上话,看来我说中了!”

  孟珂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认命的低下了头。

  男警将她带走了,带去了审讯室,跟那个石大凡一起,还要做详细的笔录。

  容姝作为报警人,可以先暂时离开了,等孟珂的审判下来后再来。

  “姐,我们回去吧。”黎川对着容姝说道。

  容姝点了下头,“行,回吧。”

  “我一会儿再走,我还有点事。”这时,傅景庭忽然也对容姝说了一句。

  黎川眯眼,有些不满看着他,“傅总,你走不走是你的事,跟我们无关,你没有必要跟我们说。”

  容姝点点头,赞成黎川的话。

  傅景庭眼神暗了暗,凉薄的扫了黎川一眼后,重新把目光放回容姝身上,声音变得软和下来,“我有话跟你说。

  .

  -->>

  ”

  “什么话?”容姝狐疑的看他。

  “这里不方便,到那边去。”傅景庭指了指前面的角落。

  容姝微微皱眉,有些不愿意。

  傅景庭看出来了,直接拉住了她的胳膊,“跟我来!”

  说着,他就要拉她过去。

  黎川见状,脸色一冷,也伸出了手,拉住了容姝另一条胳膊,“姐,别去。”

  容姝还没回话,傅景庭目光落在了黎川的手上,声音冷硬,“放开她!”

  “要放也是你放,你才是那个最没有资格碰我姐的人!”黎川并未放手,反而收紧了手上的力度,直视着傅景庭说道。

  傅景庭被这话激怒,脸色沉了下来,周身气息冷的让人发颤。

  黎川也当仁不让。

  两个男人就这样互相对视着,眼神同样的骇人。

  但没过一会儿,黎川的气势就逐渐被傅景庭压了下来。

  他毕竟不像傅景庭那样,常年在商场厮杀,练就了一身极有压迫感的气势和上位者气息。

  因此黎川很快就被败下阵来。

  败下阵来的黎川脸色很不好看,心里翻涌着想毁灭一切的浪潮,以至于他抓着容姝胳膊的手,也越来越紧,紧的仿佛要把容姝的胳膊捏断似的。

  “嘶……疼!”容姝忽然皱眉喊起了痛,低头看着黎川的手,连忙说道:“小川,你放开我,你捏痛我了!”

  听到这话,处在疯狂边缘的黎川一下子清醒过来,这才有意思到自己做了什么,瞳孔一缩,连忙道歉,“姐,对不起!”

  他刚要把手放开,手就被傅景庭用力的从容姝胳膊上扯开了。

  “没事吧?”傅景庭看着容姝,脸色紧绷的问。

  容姝看出了他眼里的紧张,眼神别过一边,“没事。”

  “给我看看。”傅景庭还是有些不放心,想捞起她的袖子。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