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281章 黎川的心理状态

第281章 黎川的心理状态

  “是这样的孟小姐,我们接到容小姐的报警,说有人半夜在她的落地窗投放恐怖影像,现在投放影像的人已经抓到了,并交代是你让他做的,所以现在能请你来警局一趟吗?”电话里,女警声音温柔的说。

  但听在孟珂耳中,却犹如催命亡魂一般,吓得她脸色苍白,“什……什么?容姝报警了?”

  张助理对孟珂并不感兴趣,正准备走的时候,忽然听到了孟珂喊出了容姝的名字,然后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

  “是的,容小姐报警了,所以孟小姐,你现在马上来警局一趟!”女警再一次说道。

  孟珂连忙摇头,“不,我不去!”

  她已经被拘留怕了,说什么都不想去警局。

  然而女警脸色一沉,声音也变得冷漠了起来,“孟小姐,如果你不来,那就是拒绝调查,我们可以逮捕你的,甚至还要关你拘留。”

  一听逮捕和拘留,孟珂心脏一缩,额角冷汗都出来了,双手握着手机连连点头,“别逮捕我,我……我马上过来!”

  “好的!”女警重新笑了起来,“那我就在警局等着孟小姐了。”

  说完,女警将电话挂了。

  孟珂心里又慌又怕,步伐僵硬的朝着医院大门走去。

  张助理眯眼看了看她的身影,最后朝着另一个方向去了。

  “让你拿个药,怎么去了这么久?”迈巴赫上,正拿着平板看财经报道的傅景庭见张助理回来了,微微皱眉,语气有些不悦。

  张助理把药递给他,“傅总,刚刚我回来的时候遇到了孟珂。”

  “然后呢?”傅景庭滑动着平板不感兴趣的应声。

  张助理喝了口水,“然后我听到她在打电话,提到了容小姐,说容小姐报警什么的。”

  “什么?”傅景庭神色一凝,把平板放下了,声音毫不掩饰的关心,“容姝出事了?”

  “没听说。”张助理摇摇头,“不过我想可能不是什么大事,现在孟珂也去了警局,容小姐估计也在。”

  “开车,去警局!”傅景庭微微眯眼,沉声命令。

  张助理应了一声,启动了车子。

  半个小时后,警局到了。

  傅景庭刚下车,就看到了孟珂唯唯诺诺进警局的身影。

  他抿了拧眉,迈着长腿过去。

  一进去,他就看到了坐在大厅休息区的容姝,以及她身边的黎川。

  傅景庭薄唇抿了抿,心里很是不爽。

  他发现,他几乎每次见她,她身边都跟着一个男人,不是黎川就是陆起,要么就是程淮。

  这些男人都没自己的事情做吗?

  每次都缠着她!

  傅景庭脸色不愉的走过去,刚走到他们身后不远,就看到一个女警带着一脸惶恐的孟珂去了容姝和黎川跟前。

  容姝站起来,目光冰冷的看着脸色发白的孟珂,“为什么要让人在我落地窗放骷髅图像?”

  “落地窗放骷髅头像?”傅景庭听到这话,忍不住出声了。

  容姝听出了他的声音,诧异的回头,“你怎么在这儿?”

  黎川也站了起来,不动声色的往容姝身后挪了一步,似乎想把容姝挡住。

  见此,傅景庭眼中冷光一闪,直接干脆的过去,走到容姝面前。

  这样一来,黎川想挡也挡不了。

  除非黎川推开他。

  但这里是警局,黎川敢吗?

  傅景庭眼神冷嘲的睨了黎川一眼。

  黎川两侧的拳头握紧,眼底满是嗜血的疯狂。

  他想杀了这个男人,想杀了傅景庭!

  只有这样,他才不会每次见到这个男人就自卑,就觉得自己是这个男人的影子。

  最重要的是,这个男人还是他得到容姝姐的最大威胁!

  傅景庭察觉到了黎川的眼神,眸子沉了沉,然后看向容姝。

  她到底知不知道这个黎川没那么简单?

  “傅总,你看我干什么?”容姝见傅景庭不讲话,就盯着自己看,忍不住皱了皱好看的眉头。

  傅景庭眸色微闪,轻启薄唇回道:“听说你在警局,所以特地来看一下你,刚刚你说的落地窗放骷髅怎么回事?”

  问话的时候,他眼神冰冷的看了孟珂一眼。

  孟珂接触到他毫无感情的视线,忍不住直打哆嗦,脸上的害怕更明显了。

  容姝把傅景庭对孟珂的威慑看在了眼里,并没有太大的反应,淡淡的回道:“这是我的事,跟傅总你无关,所以不劳傅总你关心了。”

  听到她这么说,黎川薄唇勾了起来,心情也明显变好了许多。

  傅景庭心情不好了。

  他关心她,特地跑过来,却被她这样的态度对待!

  心情会好才怪!

  “行了,你还没有回答我刚刚的问题,为什么让人这么做!”容姝审视着孟珂,再次出声。

  孟珂不敢看她,嘴巴心

  .

  -->>

  虚的张了张,“我……我……”

  “别支支吾吾,实话实说!”傅景庭拧眉不耐的开口。

  容姝白了他一眼。

  她都说了,这是她的事,不用他关心。

  结果他好像听不到似的,还帮她催促犯人!

  黎川也冷冷的扫了傅景庭一眼,抿着唇没说话。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此刻在压抑着什么。

  这几个人里,孟珂最害怕的人就是傅景庭。

  听到傅景庭的话,她身子瑟缩了一下,不敢不照做,只能老老实实的回答,“我……我只是想吓一吓你。”

  “吓一吓我?”容姝显然有些不信,“就这么简单?”

  孟珂连连点头,“是!”

  容姝盯着她了一会儿,最后确定她的确没撒谎,不由得脸色沉下,“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最近没得罪你吧?”

  “你有!”孟珂仿佛受了刺激一般,猛地抬起头,眼神愤懑的看着容姝,“上次宴会,你让我丢了那么大的脸,所以我才这么做,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

  “公道?”傅景庭声音冷硬的开口,“你丢脸,是你自己没脑子,非要为顾漫音出头才丢的,跟容姝没关系,所以你有什么资格讨公道!”

  容姝眼神微妙的看了看他。

  他帮她说话还真稀奇。

  倒让她有些不习惯了!

  而黎川,则低下头没吭声,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傅总,你帮容姝说话?”孟珂不可置信的望着傅景庭,现在无法接受他居然帮容姝不帮漫音。

  “她是我爱的人,我当然帮她!”傅景庭眼神深情的看着容姝回着。

  容姝没想到他居然当众向她表白,先是愣了一下后,下意识的避开他的目光,没有理会。

  黎川拳头握得更紧,心里的那股想毁灭一切的戾气,也更加浓郁。

  孟珂直接傻了,“爱……爱容姝?”

  她指指傅景庭,又指指容姝,最后大声问道:“那漫音怎么办?”

  “这是我的事,轮不到你过问!”傅景庭脸阴沉。

  孟珂脖子缩了缩,声音也不复刚才的理直气壮,变的飘忽起来,”我……我只是关心漫音。”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