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280章 原来是孟珂

第280章 原来是孟珂

  容姝停下脚步,“顾总还有什么事吗?”

  黎川也回头看着顾耀天。

  顾耀天往两人跟前走了几步,眼神阴鸷的盯着容姝,“漫音被人欺负这件事,是不是你做的?”

  一开始,他的确以为漫音被欺负只是意外。

  但后面他冷静下来仔细分析,发现这件事的背后没那么简单。

  如果漫音只是意外被人欺负,那么欺负漫音的人,是绝对不会把漫音丢到闹市,因为怕被抓。

  但偏偏欺负漫音的人,把漫音丢在了闹市,让漫音故意曝光在大众眼里,为的就是毁掉漫音,所以这件事怎么看都有一只手在操控。

  而最有可能的,就是容姝。

  只有她,才跟漫音有不共戴天的仇恨!

  听到顾耀天的质问,容姝气乐了,“怎么,找不到真凶,就把锅往我头上砸?”

  她身边的黎川没有说话,垂下了眼皮。

  顾耀天冷哼,“我可不是让你背锅,直觉告诉我,这件事情一定跟你有关!”

  容姝眸色微闪。

  他说的没错,这件事情的确跟她有关。

  虽然是林天辰出手,但林天辰也是为了她,所以说跟她有关是对的!

  不过那又如何,她不承认不就行了。

  想着,容姝勾了勾唇,“光靠直觉就给我定罪,难怪现在三盛集团越来越不行了,听说傅总把傅氏跟三盛的所有合作都取消了,真是恭喜顾总啊。”

  “你……”顾耀天气的吹胡子瞪眼,好一会儿才冷笑着说了一句,“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小丫头!”

  这个丫头分明就是在讽刺他现在管理三盛是在靠直觉管理,没有真本事!

  更嘲笑他发视频得罪了傅景庭,还觉得傅景庭不会取消合作,然后被傅景庭打脸。

  这个小丫头,还真是不好对付啊!

  顾耀天阴恻恻的看着容姝。

  容姝丝毫不惧,反而微笑的跟他对视,“谢谢顾总的夸奖,我觉得伶牙俐齿没什么不好,起码遇到讨厌的人,我可以说的他跟孙子一样,顾总您说呢?”

  顾耀天嘴角抽了抽,哪里听不出来她在内涵他。

  但他又不能发火,不然不就承认自己是孙子了么!

  思及此,顾耀天一连好几个深呼吸,才勉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强挤出一抹虚假的笑来,“你说的是!”

  “噗!”黎川直接不给面子的笑了出来。

  顾耀天猛地瞪向他,似乎想把他瞪出两个洞来。

  黎川察觉到了,缓缓收起脸上的笑意,凝视着他。

  看着黎川漆黑森冷的眼神,顾耀天只觉得自己好像在跟一条豺狼对视,令他心里一颤,头皮都发麻了。

  怎么回事?

  这个小模特,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眼神?

  尤其是那眼神还那么熟悉,好像在哪儿见过,在哪儿呢?

  顾耀天拧着眉头,想不起来。

  容姝看了看时间,“好了小川,我们走吧!”

  黎川脸上重新扬起了笑意,温和的嗯了一声。

  两人往前走去。

  顾耀天也终于回过了神,目光阴暗的看着两人的背影喊道:“容姝,你最好祈求老天保佑,不要让我查到漫音的事真跟你有关,不然我顾耀天倾家荡产也绝不放过你!”

  漫音是他准备跟傅家联姻的,但现在出了这事,即便强迫漫音和景庭生米煮成熟饭都不行了。

  所以他多年心血现在毁于一旦,他如何不气愤。

  容姝听到顾耀天威胁的话,脚步顿了一下,随后头也不回的冷声回了一句,“是么,那我等着。”

  黎川没有说话,不过他回头了,眼神更刚才一样,森冷的盯着顾耀天,好似要把顾耀天牢牢地记在心里一样,直到要上台阶的时候,他才把头转回去。

  审讯室外,容姝站在门前,通过门上的玻璃看到了里面的嫌疑人,一个长相普通,身材瘦小的男人。

  那男人坐在椅子上,裹着一件灰不溜秋的风衣,脖子和肩膀都缩在了一起,一副害怕不安的样子。

  也是,都被抓进警局来了,不怕才怪!

  “就是他在我落地窗上投放那种影像?”容姝看了一会儿,收回目光后,对着旁边的男警问道。

  倒是黎川则继续盯着那个男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容姝也没在意,只是看着男警,等着男警的回答。

  男警点了点头,“是的,我们查过好几个路段的监控,最终锁定了他,他叫石大凡,一个狗仔!”

  “狗仔?”容姝挑眉。

  难怪她那晚发现这个人的时候,这个人立马把作案工具藏在衣服里埋头就跑。

  她当时就觉得这动作很熟悉,不就是狗仔跟踪艺人被发现时,逃跑的样子么。

  “他有没有交代为什么要在我姐窗户上投放恐怖影像?”这时黎川也没看石大凡了,转过身来询问男警。

  .

  -->>

  容姝拍了一下额头,“对,我差点忘了问了。”

  “有的,他被抓进来之后,我们一问他就老实交代了,他说他是被一位叫做孟珂的女士,花了十万才这么做的,目的就是吓容小姐你。”

  “孟珂?”容姝和黎川同时惊呼出声。

  显然两人都没想到,居然是孟珂干的。

  他们在来的路上还在猜测是不是顾漫音让这个男人做的。

  结果居然出乎他们的意料,是孟珂!

  “那这个石大凡有没有说,孟珂为什么要吓我?”容姝抿着红唇又问。

  男警摇摇头,“这到没有,那个石大凡也没有问,所以你想知道,只有亲自询问孟珂女士。”

  “我知道了。”容姝揉了揉太阳穴,“这件事情,虽然算不上刑事案件,但也已经构成了恐吓罪,那么我现在以恐吓罪的名义报警,要求你们把孟珂带过来,没问题吧?”容姝看着男警。

  男警笑了笑,“当然没有,我这就通知他们传人,你们可以现在旁边休息一下。”

  容姝嗯了一声,“好,多谢。”

  男警走了。

  容姝和黎川去了旁边的排椅前坐下,等着孟珂过来。

  至于审讯室里的男人,容姝没兴趣进去跟他见面,该问的警局这边都已经问了。

  而且那个男人拿钱办事,知道的也不多,见了也问不出别的什么,只是浪费时间而已。

  医院,孟珂看完顾漫音准备回去,刚走出电梯,就接到了警局的电话。

  “请问是孟珂小姐吗?”

  “我是,你是谁?”孟珂满脸疑惑的问,心里莫名的开始不安起来。

  “我这边是警局。”

  “警局?”孟珂声音一下子拔高,吸引了附近的病人和医务人员的好奇观望,其中就有提着一袋药的张助理。

  “那个……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孟珂吞了吞口水,声音有些颤抖的问。

  自从上一次被拘留了半个月之后,她现在听到警局或者跟警局有关的字眼就害怕。

  尤其是,她最近还做了一件不知道算不算犯法的事。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