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278章 做错事的傅景霖

第278章 做错事的傅景霖

  张助理对傅景庭这个决定并没有太大的意外地,微微点头,“明白!”

  “去吧,顺便把这些文件带下去!”傅景庭捏了捏鼻梁。

  张助理看着那摞文件,伸手抱起来。

  他走后不久,傅景庭手机便响了,是傅景霖打来的。

  “哥,你的发布会我看到了!”电话那头,傅景霖穿着一身篮球服,正满头大汗的坐在球场边的排椅上,显然是刚刚运动完,脸上毫不掩饰的兴奋之色。

  傅景庭往后靠了靠,“然后呢?”

  “然后当然是恭喜你啊!”傅景霖擦着汗水,“哥,恭喜你脱离苦海!”

  傅景庭薄唇勾了勾,“行了,我知道了,你好好比赛吧,先挂了。”

  听着傅景霖略带急促的呼吸声,他就猜到景霖肯定在比赛。

  这段时间u17远征赛正好处于白热化阶段,每天都要比两三场,所以这通电话,估计也是景霖趁着休息时间打过来的。

  “等等哥,先别挂啊!”傅景霖丢掉毛巾,连忙叫停。

  傅景庭皱了皱眉,“你还有什么事?”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问问你,网上那个……顾漫音被人那啥了,是真的吗?”傅景霖十分好奇的问。

  他也是刚刚才从网上看到的,也没有详细看,所以还不知道真假。

  傅景庭嗯了一声,“是真的!”

  “嘶……”傅景霖倒吸一口凉气,被惊得不轻。

  不过很快,他又冷静下来,撇了撇嘴说道:“果然做坏事要遭报应,她对容姝姐做了那么多坏事,这就是她的报应。”

  傅景庭眸色微闪。

  这话倒是提醒他了,顾漫音最大的仇人就是容姝,说不定这次的事情,就跟容姝有关系。

  当然,他不是指容姝做的,容姝的性格,即便报复一个人,也只会走法律途径,而不会使用这种方法,但容姝身边的人,就不一定了。

  所以是陆起还是黎川?

  亦或是……程淮?

  想到这三个人看容姝的眼神,傅景庭脸色就忍不住发黑,心里也很是烦躁。

  这三个人对容姝都有令人厌烦的心思,他们的确有可能为了容姝对顾漫音做这样的事!

  “哥?哥?”傅景霖迟迟没有听到傅景庭的声音,拔高音量喊了两声。

  傅景庭眼神一恍,回过神来,“什么事?”

  “我刚刚问你话呢,叫你几声都没反应,你干嘛呢?”傅景霖撅了噘嘴,有些不开心的说。

  傅景庭揉了一下太阳穴,“想事情,你刚刚问什么?”

  “我想问,上次你出院的时候,你为什么就想和顾漫音解除婚约?”傅景霖把自己的问题又问了一遍。

  他绝不相信是大哥在发布会上说的,顾漫音心肠歹毒才解除的。

  大哥不是早就知道顾漫音心肠不好么,为什么之前不解除,偏偏出院后才想着解除。

  所以这里面,肯定还有别的原因!

  上一次他没问,这一次,他一定要问个清楚。

  “你应该知道,我最初和顾漫音在一起,是因为她是我笔友对吧?”傅景庭看着电脑屏幕淡淡的说。

  傅景霖连连点头,“知道!”

  虽然他当时还小,才十岁,但对于大哥有个笔友,还爱上了那个笔友的事,还是知道一清二楚的。

  只不过,他不知道大哥的笔友叫什么,小孩子嘛,对这些也不感兴趣。

  “然后我现在才知道,顾漫音是假的,她不是我笔友,真正的笔友,是容姝。”傅景庭说到容姝的时候,声音很明显的变柔了许多。

  “我靠!”傅景霖整个人惊得一下子从排椅上跳了起来。

  旁边的教练和队友都被他吓到了。

  “小傅,你搞什么?”教练黑着脸警告,“动静小点儿,大家休息呢。”

  傅景霖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反应太大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对不起教练,我知道错了。”

  说完,他拿着手机走出了球场,去了一处安静的地方,这才重新对着电话里说道:“哥,你说,容姝姐才是你笔友?”

  傅景庭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

  傅景霖挠了挠头,“那这么说,顾漫音冒充了容姝姐?”

  傅景庭还是嗯了一声。

  傅景霖气的锤墙,“靠,顾漫音那个女人真不要脸,我就没见过比她更恶心的人,鸠占鹊巢这种事都做得出来,不过她到底是怎么知道你和容姝姐通信的?”

  “她和容姝,是大学室友,看到过我写给容姝的信,并根据信里面的信息,猜到了我的身份,所以才冒充了容姝。”傅景庭脸色冰冷的说,语气里全是对顾漫音的厌恶。

  “原来是这样,偷看了容姝姐的信……等等,信?”

  说到这儿,傅景霖声音拔高,忽然想起了什么,眼睛都睁大了。

  三个月前,他在容姝姐那里看到了好多信,那些信封都

  .

  -->>

  泛了黄,一看就有些年头了。

  难道那些信就是……

  吞了吞口水,傅景霖双手握紧手机,试探的问,“哥,你和容姝姐的笔名是什么?”

  “你问这个做什么?”傅景庭拧眉。

  傅景霖跺脚,“哎呀哥,你先回答我,我有用!”

  傅景庭听出了他语气里的催促声,抿了抿薄唇,缓缓吐出两个名字,“小仲,枫叶!”

  “嘶……”傅景霖仰起头,又倒抽了一口凉气,“果然是小仲!”

  “什么意思?”傅景庭眼睛微眯,“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傅景霖低头,小声的回应道:“是,三个月前,我因为打架被容姝姐保释出来,就跟着她去了她的公寓,然后在她那里,看到了好多信,我随便拿了一封看了,上面的落款就是小仲,而且我还把那封信带回了家,哥你也看到过。”

  他这么一说,傅景庭就想起来了,三个月前的一晚,自己就在景霖的房间,看到了一封信。

  那信封,跟他过去寄给枫叶的一样,他当时心里就隐隐有种感觉,也拿起了那封信,然而还不等他仔细看,那封信就被景霖抢回去了。

  原来那封信,真的就是他写给枫叶的!

  傅景霖此刻也明白自己办了坏事,本来大哥和容姝姐可以早点相认的,但就因为他,才拖到了现在,心里也愧疚不已。

  “哥,我……”

  “为什么当时不让我看那封信!”傅景庭捏紧手机,声音冷漠的质问。

  傅景霖心虚的缩了缩脖子,“我……我当时把那封信,从容姝姐那里拿回来,的确是想给你看的,想告诉你容姝姐居然跟人玩信件恋爱,可是后面我发现容姝姐没有我一开始想的那么讨厌,所以我怕我告诉你后,你会生容姝姐的气,这才……”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了。

  但意思傅景庭懂。

  他捏了捏手机,似乎在压抑着什么,几秒后,他直接挂掉电话,把手搭在了眼睛上,周身气息十分低沉。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