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269章 大学室友

第269章 大学室友

  门外,张助理还紧紧的钳着陆起,生怕陆起挣脱跑进里面捣乱。

  而陆起则抬头望着天花板,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这时,门开了。

  陆起一个激灵重新打起精神看着门口,本以为是容姝,结果看到是傅景霖,脸色顿时就臭了起来,用力的挣扎吼道:“姓傅的,赶紧叫你的人放开我!”

  傅景庭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然后看向张助理,“放开他。”

  张助理应了一声,放开了陆起。

  陆起一得到自由,就拦在傅景庭面前,“你在里面那么久,到底跟宝贝儿说了什么?”

  “跟你无关。”说完这话,傅景庭直接走向电梯。

  张助理见状连忙跟上。

  陆起目光阴沉沉的看着他们离开,直到他们进了电梯后,才甩了甩被抓痛的胳膊,推开容姝的办公室门进去。

  “宝贝儿,姓傅的那厮没对你做什么吧?”陆起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容姝办公桌对面,关切的询问。

  容姝坐在椅子上,两眼无神,正在发呆。

  陆起伸出手,俯身在她面前挥了挥,“宝贝儿?”

  “啊?”容姝眼神恍惚了一下,回过神来,“怎么了?”

  “我刚刚问你傅景庭有没有对你做什么,你怎么发起呆来了?”陆起一脸狐疑的看着她。

  容姝垂下眼皮,遮住眼中的复杂,“我在想一些事,放心吧,他没对我做什么。”

  “那他跟你说了什么?”陆起摸着下巴问。

  男人的直觉告诉他,她的发呆,跟傅景庭有关。

  容姝揉了揉太阳穴,“一些无关紧要的事。”

  “可是我看你的样子,好像……”

  “阿起,别问了好吗?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容姝抬头,眼神认真的说。

  刚刚傅景庭说的那些,她还没有完全冷静下来。

  她需要平复一下心态。

  陆起看了看容姝,最终耸了下肩膀,“好吧,那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嗯。”容姝点头。

  陆起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容姝半扶着额头,心情十分低沉。

  过了一会儿,她忽然拿起手机,点进了许久没有冒过泡的大学同学群,找到一个名叫‘丽丽春香’的昵称,发送了语音通话过去。

  很快,语音被接听了,传来一道直爽却带着惊讶的女音,“容姝,你居然会找我,真是太稀奇了!”

  “是啊,我也没想到,我会找你,小丽!”容姝唇角勾出一抹冰冷的弧度回道。

  这个小丽,是她大学的同学,也是室友,关系虽然不是很铁,但也绝对不差。

  当时宿舍里有四个人,她,顾漫音,小丽,以及另一个室友,因为顾漫音性格骄纵,看不起她们三个,她们三个同样也不待见顾漫音,因此她们三个和顾漫音完全就是黄河和长江,几乎不来往,而小丽和另一个室友更是没少在背后吐槽顾漫音,说顾漫音的坏话。

  可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个讨厌顾漫音的人,居然会帮顾漫音骗她!

  小丽没有听出容姝语气有什么不对,笑了起来,“大学毕业后,你就和我们这些老同学断了联系,刚刚看到是你打来的语音,我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呢。”

  容姝嘲讽的呵了一声,“是啊,你眼睛确实够花的,一条没有的短信,也能被看你看出无中生有来!”

  听到这话,电话那头正在给孩子喂奶的女人,脸上笑容顿时僵住了,“容姝,你……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啊?”

  她说短信。

  该不会是六年前那个吧?

  想到有这个可能性,小丽心里咯噔一下,耳朵和后脑都发麻发凉了起来。

  容姝见小丽故作疑惑,微微抬头吸了口气,随后一脸冰冷的说道:“我说什么,你心里清楚,六年前,我给我的笔友小仲第一次打电话的时候,是在宿舍,当时除了我之外,就只有你在,所以你听到了吧?听到我和小仲见面的日期和时间了!”

  小丽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起来,心脏也因为慌乱而急剧的跳动,“我……我……”

  “你不会撒谎!”容姝看着自己的指甲,声音清冷寡淡,“我了解你,你一撒谎,你就口吃,并且说不出话来!”

  这句话,顿时断了小丽所有后路,让她再也生不起撒谎的念头了。

  “对不起容姝,真的对不起……”小丽低下头,单手捂住脸,愧疚的哭了起来。

  容姝听着她的哭声,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波动,还是那么淡漠,“我这个被你一句话,错过了跟笔友见面的受害者都没哭,你哭什么?你有什么资格哭?”

  “我……”小丽哭声一滞,随即满心羞愧起来。

  是啊,受害者都没哭,她这个加害者反倒是哭了。

  所以她有什么资格,在被自己欺骗的受害者面前哭,还哭的这么委屈。

  “对不起容姝!”小丽再

  .

  -->>

  一次道歉。

  容姝嗤笑一声,“说吧,为什么要那么做?”

  小丽咬唇,并没有立即回答,似乎正在做什么心里斗争。

  过了几秒,她才深吸口气开口,“因为钱,容姝,你也知道我的家庭一般,每个月除了固定的生活费之外,就没有多余的钱让我买我喜欢的东西,刚好那个时候我交了一个男朋友,我男朋友还有一个比较有钱的追求者,我不想被那个女的比下去,所以我就接受了顾漫音给我的二十万。”

  “然后呢?”容姝眼神晦暗的吐出三个字。

  小丽把喝饱了奶后睡着了的孩子放回儿童床上,继续回道:“然后我就在你和小仲见面的那天早上,故意说手机没电,借你的手机打电话,把手机还给你的时候,说小仲给你发了消息,把上午见面的时间,改成了下午,然后又说信息被我不小心手滑给点到了删除。”

  “呵,你可真行!”容姝捏紧手机,声音愤怒中,杂夹着浓浓的失望,“小丽,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在我之前真相的前一刻我都没有,就因为我们大学时关系还不错,所以你说什么我都相信你,可你呢,为了二十万,你就这么对我!”

  听着容姝的指责,小丽哭的泣不成声,一个劲儿的说着对不起。

  容姝也擦了一下眼角,表情重新恢复了冷漠,“顾漫音为什么会知道我和小仲要见面的事?你告诉她的?”

  “我不是故意要告诉她的!”小丽连忙摇头解释,“那个时候我那么讨厌顾漫音,我怎么可能跟她说这些,是我和晴晴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我对晴晴说的,然后顾漫音刚好经过听见了。”

  晴晴,就是她们另一个室友。

  容姝抿唇,“所以顾漫音就找到你,给你二十万呢,让你篡改我和小仲见面的时间?”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