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264章 欠我一条命

第264章 欠我一条命

  傅景庭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脸色发黑,周身气息也很冰冷。

  他看着张助理,“这些,你是怎么查出来的?”

  “我查到时墨的身份后,就直接找到了杰森大师,时墨对杰森大师很敬重,杰森大师联系了时墨,之后时墨又联系了我,亲口告诉了我这些,另外,杰森大师说了,对于时墨违背合约私自出手,他也会给予惩罚,不会让您失望的。”张助理回道。

  傅景庭抿唇,“什么样的惩罚?”

  如果太轻,那就别怪他亲自出手。

  “好像是关禁闭三年,我听说催眠师的禁闭,都是一间小黑屋,没有窗户,没什么亮光,没人跟他说话,也没有任何电子设备娱乐设施,人关进去就像是进入了一个完全没声音的世界,即便催眠师心理素质很强,也有可能承受不住黑暗疯掉。”张助理惊惧的说。

  傅景庭薄唇勾了勾,“这个结果不错,我很满意。”

  他还真期待听到时墨疯了的消息。

  “杰森大师有没有说,什么时候让时墨过来解除我的催眠和精神暗示。”傅景庭又问。

  张助理推推眼镜回道:“当然有,时墨现在就在国内,大概明天就会过来,给您解除之后,就回去关禁闭了。”

  “好。”傅景庭颔首,“走吧,出院。”

  知道明天自己就可以解除催眠和精神暗示,他心情总算是好了一些。

  现在他只想快点出现在容姝面前,跟她坦白他们是笔友的事。

  想着,傅景庭一边往电梯走,一边拿出手机,给容姝发消息:你现在在哪儿?

  他没有打电话,也没有发短信,而是用微信问的。

  因为他知道,一旦容姝看到是他的短信,肯定不会回复。

  但是用z-h这个微信就不一样了。

  果然,天晟集团,容姝看着z-h发来的微信,虽然不解他为什么要问自己在哪儿,看到在对方是自己十几亿债主的份上,她还是如实回答了:在集团,怎么了?

  傅景庭眸色闪了闪,打字:没什么。

  容姝看着这三个字,一脸的问号。

  什么情况?

  不会是闲着没事,故意找她解闷吧?

  摇摇头,容姝懒得再回,放下手机继续工作。

  傅景庭也没有在问其他的,收起手机进了电梯。

  他的目的就只是打听她目前所在的位置,打听清楚了,有什么话,一会儿见面说不就行了。

  很快,出了电梯,来到了停车场。

  傅景庭刚要上车,身后忽然响起一道哽咽的女音,“景庭……”

  傅景庭眉头一皱,转过身去,看着对面的顾漫音,脸上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你来干什么?”

  顾漫音捏了捏手心,上前两步,用一双通红发肿的眼睛看着他,“景庭,我是来向你道歉的。”

  “道什么歉。”傅景庭还是面无表情。

  顾漫音抽了抽鼻子,“是我冒充容姝的事,景庭,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看在我……”

  “这句话你昨晚说过。”傅景庭冷声打断她。

  “……”顾漫音嘴角抽了一下,很快又恢复刚才那副泫然欲泣的样子,“景庭,你能不能不要对我这么冷漠,我……我真的好害怕啊。”

  “你害怕,跟我有什么关系?”傅景庭静静地看着她。

  顾漫音见他这幅油盐不进的样子,心里一阵恼怒,但面上却十分伤心难过,“我知道你在怪我冒充了容小姐,可……”

  “你不但冒充她,你还屡次三番的要害死她!”傅景庭再一次打断她的话,眼里毫不掩饰的厌恶和杀意。

  顾漫音看见了,心脏仿佛被人用手捏住了一样,吓得脸色发白,心虚的回道:“那不是我做的,是我的第二人格做的,景庭,就算我冒充容姝欺骗了你,可是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你也是了解我的吧,我怎么可能害人性命呢。”

  傅景庭唇角扯出讥讽的弧度,“不,我从来都不了解你,我了解的是枫叶,你是枫叶吗?而且到现在你还跟我装人格分裂,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根本没有人格分裂吗?”

  顾漫音瞳孔缩成针尖大小,脸色也猛然大变,似乎不敢相信他连这也知道了。

  傅景庭伸出手,用力的捏住她的脸,把她的脸都捏得变了形,“顾漫音,你所做的一切我都知道,我这个人,最恨别人的欺骗,你不但欺骗我,还屡次伤害我真正爱的人,我现在没有收拾你,不是我想放过你,而是我身上有些东西没有解决掉,等我解决了,你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顾漫音惊恐的瞪大眼睛,“你……你想替容姝报仇?”

  “你伤害她,我为她报仇不应该吗?你所做的那些事,本来就应该受到处罚不是吗?”傅景庭嫌恶的甩开她。

  她捂住发疼的脸,后退了两步,然后剧烈摇头,“不,你不可以这样对我,傅景庭你不可以!”

  她声音尖锐的吼道。

  .

  -->>

  傅景庭眼神讥诮,“我为什么不可以?你以为你是谁?不过一个鸠占鹊巢的玩意儿罢了!”

  听着他这样说自己,顾漫音心里又气又恨。

  她捏紧拳头说道:“就凭我是你的救命恩人!”

  “什么?”傅景庭脸色微变,“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是。”顾漫音得意的笑了起来,指着他的心口,“六年前,你迟迟找不到合适的心脏,马上就要死了的时候,是我给你提供的心脏,你知道你现在胸膛里的那颗心脏是谁的吗?”

  傅景庭脸色难看。

  六年前,他先天性心脏病突发,心脏完全衰竭,无法再继续工作,只能换心。

  但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心脏,但就在他快要死的时候,医院突然告诉他,已经找到了合适的心脏,然后他在濒死之际活了下来。

  他一直以为是运气好,在生命的最后关头等到了心脏,却没想到,那颗心脏居然跟顾漫音有关系。

  见傅景庭震惊的样子,顾漫音笑的越发开心。

  她撩了撩耳边的头发,重新走近他,手指在他心脏的位置点了两下,“这颗心脏,是我前男友的。”

  傅景庭神情一惊。

  什么?

  是时清的?

  顾漫音不知道傅景庭在惊讶什么,只以为他在惊讶她有前男友这回事,把手收回来,继续说道:六年前,我前男友出车祸死了,我就用他的心脏救了你,所以景庭,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不可以那么对我,也不可以和我解除婚约,因为你欠我一条命!”

  这才是她今天来见他的主要目的,就是告诉他这件事。

  只有这样,她才不会被解除婚约,只要婚约还在,哪怕他心里膈应她冒充容姝,她也能东山再起,让他眼里心里重新只有她!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