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263章 大师兄的往事

第263章 大师兄的往事

  容姝没有理会,直接挂了电话。

  那头,林天辰看着跳回主菜单的手机界面,推了下眼睛,也不意外。

  毕竟她不信他,他一直都知道的。

  所以她这个态度也很正常。

  收起手机,林天辰手指交叉放在膝盖上,看着对面沙发上的人,“她不去看。”

  “我听到了。”黎川喝着茶,微微点头。

  林天辰眼镜反光,“你真要跟我一起对付顾漫音?”

  “她欺负姐,我自然不会放过她,而且你是医生,我是黑客,我可以帮你扫清一切尾巴,不是很好吗?”黎川抬眸。

  林天辰笑了一下,“你说的也是,那我们合作愉快。”

  黎川没回应,放下茶杯起身,准备离开。

  林天辰忽然对他的背影说道:“你的心理疾病很严重,还是尽早就医吧,否则这样下去,你会毁了自己的!”

  黎川脚步顿了一下,没有回头,只声音冷漠的回道:“不用你管!”

  “我并不想管你,我只在乎容姝,如果你还不控制你的病情,你不但会毁了自己,也会伤到容姝的,我希望你明白这一点。”林天辰站起来。

  黎川两侧的拳头握紧,嘴唇也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

  不过最后,他还是什么都没有说,抬脚出去了。

  林天辰转了转手术刀,眼神晦暗不明。

  作为兼职的心理医生,他很清楚黎川这个人就是个病娇,虽然现在隐藏的好,让人看不出来,可一旦黎川不想隐藏,或者受到了什么刺激,就会完全变成另一个人。

  而黎川的执念就是容姝,为了得到容姝,黎川很有可能会做出囚禁容姝等事情来。

  当然,有他在,他不会让黎川有机会那样做的,他会一直盯着黎川,一旦黎川敢对容姝下手,他就把黎川变成标本。

  病娇再厉害,也赢不了他这个天生的冷血变态啊!

  林天辰嘴唇凉薄的勾了勾,然后起身,拿起病历夹,巡查病房去了。

  来到傅景庭的病房,他敲了敲门。

  傅景庭正在打领带,余光看到林天辰,并没有打招呼的意思。

  林天辰也不介意,环着胳膊靠在门板上,“准备出院了?”

  傅景庭淡淡的嗯了一声。

  “正好,有件事要告诉你。”林天辰看着他。

  傅景庭别上钻石领带夹,“什么事?”

  “顾漫音的人格分裂,是假的。”林天辰说。

  傅景庭眸色闪了闪,脸上并没有太大的表情。

  林天辰微讶的眯了眯眼,“看你的样子,你似乎早知道了?”

  “之前猜测了一下。”傅景庭转过身来。

  所以听到这个的时候,他才没有太过震惊。

  “不过最开始诊断出她有人格分裂的,就是你吧。”傅景庭两手插在裤兜里,冷冷的看着林天辰。

  林天辰耸肩,“我承认,是我的错,不过之前我和她关系好,所以她想要的,我自然会帮她,还有史蒂夫医生,也是我买通的。”

  傅景庭对此还是没有太大的反应,在确定顾漫音的确没有人格分裂的时候,他就已经猜到了。

  “看来你真是和顾漫音决裂了。”傅景庭声音清冷的道。

  林天辰眼底噙着狂风暴雨,“我对她好,是因为她是我的救命恩人,可没想到,真正的恩人不是她,她明知道我认错了,却不承认,反而心安理得的享受我对恩人的好,你说,我怎么可能不跟她决裂?”

  傅景庭这才明白林天辰和顾漫音关系好,居然是因为这样。

  当然,他更讽刺的,还是顾漫音居然是一个鸠占鹊巢的惯犯!

  不但冒充容姝,还冒充林天辰的救命恩人,真是令人厌恶。

  “你之前不告诉我顾漫音的真面目,现在才来告诉我,到底有什么目的?”傅景庭审视着林天辰。

  他绝不相信林天辰是出于好心。

  首先他们没这么熟,其次林天辰这个人城府深重,绝不是什么嫉恶如仇的好人,没有利益的事,林天辰不会做。

  林天辰笑了笑,“我的确有目的,不过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等我需要的时候,我会向你开口,好了,你助理来了,跑得这么急,应该有什么要事跟你说,你们慢慢谈吧,我去巡查其他病房了。”

  说完,他松开胳膊,朝下一个病房走去。

  他前脚刚走,后脚张助理就出现在了门口。

  “傅总!”张助理喘着粗气喊了傅景庭一声。

  傅景庭拧了拧眉,“什么事?”

  “关于林医生的师兄,我查到了,不止如此,我还查到顾漫音和他是怎么认识的。”张助理深吸口气说道。

  傅景庭瞳孔收缩了一下,表情也沉了下来,“说清楚!”

  “是。”张助理点点头,然后徐徐开口,“林医生的师兄姓时,叫时墨,由于他天生患有感情障碍症,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

  .

  -->>

  就带他去了国外接受心理医生的治疗,然后被催眠大师杰森看中收为了弟子。”

  傅景庭抿了抿薄唇,“继续。”

  “在时墨十岁那年,他父母双双车祸去世,只留下一个比他小三岁的弟弟时清,这个时清,就是时墨口中那个最重要的人,同时也是顾漫音的前男友。”张助理看着他。

  傅景庭眯眼,“前男友?”

  “是的,时清十八岁那年回国,因为长得好看,被顾漫音主动追求,两人在一起了三年,顾漫音便主动提出了分手,然后就冒充容小姐,跟您见面。”张助理说。

  傅景庭脸色冰冷,“那时清呢?”

  “死了。”

  “死了?”傅景庭微怔。

  张助理点头,“也是车祸死的,据说是想挽回顾漫音,过马路的时候被车撞了。”

  傅景庭垂下眼皮,没说话了。

  难怪那晚他让时墨催眠顾漫音,让顾漫音和时墨口中那个最重要的人在一起,时墨说晚了。

  原来那个最重要的人,六年前就死了。

  “其实时清并没有当场死亡,在医院里躺了三天才去世的,去世前,时墨回了国,时清知道自己不行了,无法把顾漫音的心从傅总您这里抢回去,所以便想成全顾漫音,然后就让时墨对您催眠,让您潜意识里以为你爱顾漫音,并让您对顾漫音是枫叶一事坚定不移。”

  “所以,我才一直发现不了顾漫音身上的破绽!”傅景庭捏紧拳头。

  张助理叹气,“是的,不只是您,我,老夫人,夫人,还有景霖少爷,我们这些知道枫叶的人,也全部被催眠了,他催眠我们的时候,又让我们忘记见过他,所以一直起来,我们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被催眠的。”

  说到这儿,他心里多少有些后怕。

  幸好那个时墨只是催眠他们不怀疑顾漫音的身份。

  要是催眠他们去自杀,或者让他们泄露傅氏集团的核心机密,那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