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260章 程淮质问

第260章 程淮质问

  说到这儿,他忽然叹了口气,“现在六年过去了,师兄的造诣可能比师傅都高了。”

  “所以这么厉害的催眠师,顾漫音是怎么认识的?”傅景庭审视着他。

  林天辰继续转起了手术刀,“我不是说过么,我不知道,而且我也很好奇。”

  傅景庭看出他不像是说假话,眉心拧成了川字。

  连林天辰都不知道,看来顾漫音还真不简单呢。

  这时,张助理回来了。

  傅景庭直接让他去调查林天辰的师兄,并告诉他,林天辰的师兄,就是那个神秘男人。

  林天辰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也没阻止。

  他和师兄关系又不好。

  所以他怎么可能去阻止傅景庭调查师兄呢。

  张助理再次离开后,傅景庭看向林天辰,“现在为我控制我身上的催眠和精神暗示。”

  “当然可以,我要双倍的价钱,毕竟这可是私活儿,被抓住了,可要扣工资的。”林天辰玩味儿的笑着说。

  傅景庭淡淡的扫他一眼,“不会让你失望的。”

  “那就好。”他收起手术刀。

  一个小时后,傅景庭在林天辰的响指下醒来。

  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他能清楚的感觉到,内心前所未有的轻松,大脑也是从未有过的清晰。

  他知道,这是林天辰将他身上的催眠和精神暗示控制住了。

  “多谢。”傅景庭看向林天辰,道了声谢。

  林天辰整个人疲惫的坐在椅子上,脸上都累出了汗,“感谢什么的都是虚的,钱到位就好,而且我事先跟你说清楚,我只是暂时帮你控制住了,但没有解开,所以接下来,只要你减少和顾漫音的见面,基本不会受影响。”

  傅景庭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然而下一秒,林天辰又丢出一个重磅炸弹,“对了,刚刚给你控制催眠的时候,我发现你有一段记忆被封存了。”

  “什么?”傅景庭脸色紧绷起来。

  他的记忆,居然也有问题。

  难不成,他这段时间头疼时,脑海里闪过的画面就是那段被封存的记忆?

  “你能解开吗?”傅景庭沉声问。

  林天辰冷哼一声,“如果我能,我早就给你解开,多要一倍的价钱了,等你抓到我师兄,让他来吧。”

  他摆摆手,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出了病房。

  傅景庭低着头,看不见脸上的表情,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气,让整个病房都变得压抑了起来。

  他没想到,他不只是被催眠,就连记忆都被人动了手脚。

  顾漫音,你真是好样的!

  另一边,浅水湾。

  程淮吃完饭,主动收拾碗筷。

  容姝就靠在厨房门口看他洗碗,“我以为像你这样的大少爷,不会做这种家务呢。”

  “开玩笑,我可是当过兵的,怎么可能连这些都不会做。”程淮骄傲的说。

  “你当过兵?”容姝这下真有些惊讶了。

  程淮把洗干净的碗放进消毒柜里,“当然,当过好几年呢,要不是因为某些原因,我现在可能还在部队吧。”

  容姝看他说到某些原因的时候,眼中居然闪过了一丝悲伤,顿时没再问了。

  她不是那种喜欢打听别人伤心事的人。

  忽然,手机响了起来。

  容姝转身回到客厅,从茶几上拿起手机,接听了电话。

  两分钟后,通话结束。

  程淮好奇的问,“谁啊?”

  “大使馆的,通知我签证通过了。”容姝把手机放回茶几上说。

  程淮挑眉,“你要出国?”

  “打胎。”容姝伸了个懒腰回道。

  程淮嘴角抽了抽,“你还真直接啊。”

  容姝轻笑,“不然呢?我还拐弯抹角回答你啊,累不累。”

  “那倒是,不过你怎么想着去国外打胎?”程淮很是不解。

  容姝脸上笑容敛下,将上次在医院做人流的事说了出来。

  程淮听完,一巴掌排在桌子上,脸上满是愤怒,“他们这是草菅人命!”

  亏林天辰还是个医生呢。

  居然如此没有医德,这种丧心病狂的事都做。

  “还好你没事。”程淮心有余悸的看着容姝。

  容姝端起水杯喝了口水,“是啊,我也很庆幸。”

  要不是林天辰及时发现了她手腕上的红痣。

  也许她早就被装进盒子,埋进土里了。

  “这件事不能这样算了,林天辰能这么轻易的答应杀人,手上肯定干净不到哪里去,得查一查!”程淮眯眼说。

  容姝递给他一杯水,“那就交给你了。”

  “放心吧。”程淮笑着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之后,两人又说了一会儿其他的,程淮便告辞离开了。

  他离开浅水湾后,并没有

  .

  -->>

  回程家,而是开车去了医院。

  傅景庭坐在病床上,手上还打着吊针,但他腿上却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两只手正在上面飞快的打着字。

  程淮敲了敲门,“哟,都生病了还这么拼命工作,这精神,真是让人敬佩啊。”

  傅景庭停下手上的动作,抬头看他,声音清冷寡淡,“你来干什么?”

  “我来探病啊。”程淮扬了扬手里的水果,抬脚走进来。

  傅景庭皱眉,“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当然是亲眼看到的呗,你在容姝家门口晕倒,我还帮你催了张助理,让他赶紧带你来医院呢,怎么样,我这个兄弟够意思吧?”程淮把水果放下,眼中闪过一丝暗光,笑嘻嘻的道。

  傅景庭放在键盘上的手,猛地收紧起来。

  他如何听不出来,程淮是故意透露在容姝那里见到的他。

  傅景庭脸色阴沉的合上电脑,“这么晚了,你为什么会去容姝那里?”

  程淮拉过椅子坐下,“我当然找她有事啊,倒是你,你这么晚了跑到容姝那里去,恐怕不太好吧,你就不怕顾漫音知道吗?”

  “她知不知道都无所谓,我们要解除婚姻了。”傅景庭把电脑放到床头,冷声道。

  程淮表情也冷了下来,“解除婚约然后呢?去追回容姝,和容姝复婚?”

  傅景庭听出了他语气里的怒意,薄唇抿出几分寒冷,“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傅景庭你别忘了,你答应过我,我追求容姝的时候,你不会出来阻止,可你现在又是怎么回事,你上门告诉容姝,你爱她?”程淮站了起来。

  傅景庭眼神平静的跟他对视,“是,我爱她,所以我会追回她,跟她复婚!而且你不是早就看出我爱的人不是顾漫音,而是容姝了么,所以你当初跟我说的那些话,到底出于什么心理,你我都清楚!”

  “我……”程淮噎了一下,随后握紧拳头,“是,我承认我说那些,为的就是阻止你有朝一日反应过来,然后重新去追容姝,可我没想到这一天真的来了,还来得这么快,但是傅景庭,你当时已经答应我了,你现在又食,你不觉得你这种行为很可耻吗?”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