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259章 林天辰的师兄

第259章 林天辰的师兄

  “确实是真的,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知道,催眠师,可以让人出现心绞痛的情况吗?”傅景庭紧盯着苏医生问。

  苏医生沉吟了一下,“傅总,可以详细说说嘛?”

  “可以。”傅景庭颔首,“您应该还记得我之前对我未婚妻的描述,我必须对她好,宠她,爱她。”

  “当然!”苏医生点头。

  傅景庭脸色阴鸷下来,“但就在这两天,我发现如果我没有那么做,我的心脏就会出现剧烈的绞痛。”

  “我明白了,这的确是催眠大师能做到的,不过我要告诉傅总您的是,你所感受到的痛,并不是真正生理上的痛,而是心理上的。”苏医生看着他说。

  “心理上的痛……”傅景庭若有所思的垂下眼皮,“你的意思是,我的心脏并不是真的痛,而是我心里和意识觉得它在痛?”

  “是的,毕竟催眠师虽然厉害,但也不是真正的神,不可能连痛感都能控制,所以这其实也是一种催眠,是催眠里的精神暗示,这个精神暗示,大概就是让你去宠你的未婚妻,只要你不照做,你就会感觉心脏在痛。”

  傅景庭拳头捏的咯咯作响,“我明白了,能解除吗?”

  “我解除不了,毕竟我连对方的催眠都没法发现,又如何能够解开对方的精神暗示,只能说对方的造诣高太对,还这么年轻……哎果然高手在民间啊!”苏医生感慨。

  傅景庭俊脸发黑。

  苏医生看见了,不好意思的笑笑,“抱歉啊傅总,一时没控制住。”

  失策失策。

  人家被催眠师这么对待,自己还夸那个催眠师,这不是在人伤口上撒盐么。

  也不该人家不高兴。

  傅景庭眼神微凉的瞥了苏医生一眼,“行了,我还有一个问题,既然你解除不了我身上的催眠和精神暗示,那为什么我接触到容姝的时候,我的心绞痛就消失了么?”

  “容姝是谁?”苏医生不答反问。

  傅景庭眼神柔和下来,“我的爱人。”

  苏医生挑眉,“不是催眠后的假爱人,而是真的爱人?”

  “是。”傅景庭颔首。

  苏医生摸着下巴思索了片刻,回道:“可能是奇迹吧,催眠虽然神奇,但终究不是神技,有时候爱情的力量,远比人想象的要强大,也许您接触到那位容小姐的时候,你对容小姐的爱,让你下意识走出了精神暗示,所以心脏自然就不痛了。”

  傅景庭若有所思的抬抬下巴,“我知道了,多谢苏医生的解答。”

  “没什么。”苏医生摆摆手。

  傅景庭捏了捏鼻梁,“张程,送苏医生出去。”

  “是。”张助理点头,对苏医生做了个请的姿势。

  两人刚走到门口,张助理看到门外的人,惊呼出声,“林医生,你怎么在这儿?”

  “听说你老板又回医院来了,所以来看看。”林天辰两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淡淡的回道,目光却在他身边的苏医生身上看了几眼。

  病房里,听到林天辰的声音,傅景庭眼睛眯了起来,“张程,让林天辰进来。”

  张助理听见了,侧身让开门口的位置,“林医生请进吧,我送苏医生离开。”

  林天辰笑了一下,然后进了病房。

  傅景庭眯眼凝视着他,“你都听见了?”

  林天辰推推眼镜,“差不多吧,听到你对顾漫音的感情,是被人催眠来的,还听到你被那个人下了精神暗示,不得不宠着顾漫音,老实说,我很惊讶。”

  “所以你要告诉顾漫音吗?”傅景庭脸色阴沉。

  这个人,跟顾漫音关系一向要好,在他不知道自己被催眠,也没发现自己真正感情的时候,他还一味的不爽过。

  现在想来,真是恶心透了!

  不过他不能让这个人告诉顾漫音,他被催眠和下了精神暗示的事,不然顾漫音可能会利用这一点,让他像以前那样对她。

  他必须要想办法早点解除掉身上的催眠和精神暗示!

  林天辰似乎读懂了傅景庭心里再想什么,慵懒的靠在病床尾巴对面的墙壁上,“你不用这么警惕我,我不会告诉顾漫音的,我和顾漫音也有仇呢。”

  傅景庭表情不变,只是唇角讥诮的扯了扯,“你觉得你的话可信吗?”

  林天辰耸了下肩膀,“你不相信就算了,再者,你真以为顾漫音不知道你被人催眠的事吗?”

  傅景庭瞳孔收缩了一下。

  林天辰见状笑了,“我除了是外科医生之外,同时也兼职脑科医生和心理医生,你以为我真看不出来,你爱的人一直都不是顾漫音,而是容姝么,不光是我,其实顾漫音自己也知道你不爱她,我之前还奇怪呢,怎么会有人蠢的连自己到底爱谁都不知道,现在我才明白,你被催眠了。”

  顿了顿,他又道:“在顾漫音刚苏醒的时候,我问过她,不怕傅景庭突然发现,他不爱你么,你猜她怎么回答的。”

  林

  .

  -->>

  天辰看着脸色越来越冷的傅景庭,也不等他开口,自顾自的把答案说了出来,“她的回答是,不怕,因为她有信心你不会发现的,当时我还在想,她有什么信心,现在想来,应该就是你被催眠这事儿了,不过我真没想到,她居然会认识催眠师!”

  “你和她关系不是很好么,你不知道?”傅景他冷声道。

  林天辰从口袋里拿出一把手术刀,像转笔一样在指尖转着,“我和她八年前关系才好起来,她以前的事,我怎么可能知道。”

  傅景庭垂下眼皮,也不知道信了还是没信。

  过了几秒,他抬起头,“你能解除我的催眠和精神暗示吗?”

  “我得先知道,是哪个催眠师给你下的才行,因为每个催眠师的手法都不同,贸然解除,很容易对你的精神造成伤害。”林天辰摊手说。

  “是一个长的很好的男人。”傅景庭抿成回道。

  林天辰转刀的动作一顿,“长得很好……是不是长头发,爱穿白衣服的男人?”

  傅景庭听到这话,脸色微变,咬牙挤出三个字,“你认识?”

  “我师兄!”林天辰表情终于不再一副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懒散样子,而是变得认真起来了。

  “你师兄?”傅景庭拳头紧握。

  林天辰嗯了一声,“没错,很有可能是我师兄,如果真是他对你催眠的话,我解除不了,最多只能帮你控制一下。”

  “连你都不行?”傅景庭眼中闪过一丝微讶。

  林天辰点点头,“我师兄是天生的催眠师,再加上他患有感情障碍症,不会有被感情牵绊的困扰,所以学习催眠得心应手,我拜师的时候,他就已经是顶级的催眠师了,一个响指,一个眼神或者一句话,就能让对方中招,连防备都来不及。”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