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258章 是心理作用

第258章 是心理作用

  思及此,张助理怒其不争之余,又同情的看了傅景庭一眼。

  程淮目光落在搭耸着脑袋,不省人事的傅景庭身上,挑了挑眉,“哟,景庭这是怎么了?”

  “傅总他发烧了。”张助理苦笑着回道。

  容姝抿唇淡淡的道:“发烧就赶紧送医院。”

  说完,她看向程淮,“先进来吧。”

  “好嘞!”程淮一脸灿烂的笑进了屋。

  容姝看也不看张助理和傅景庭一眼,直接关上了门。

  张助理看着紧闭的房门,最终摇摇头,无奈的拖着傅景庭走了。

  虽然对容小姐和程先生独处,有些替傅总紧张。

  但在紧张,也比不过傅总的身体,还是先带傅总去医院吧,等傅总好了,再让傅总自己去和程先生他们斗吧。

  公寓里,容姝接过了程淮递来的花,然后找了个花瓶出来,把花一朵朵修剪后,放进了花瓶里。

  “傅景庭来找你干嘛?”程淮坐在沙发上,双手撑在后脑,假装好奇的询问。

  容姝并没有听出来他语气里的试探,撇了撇嘴回道:“发神经呗,突然跟我说什么,他爱我,你说好笑不好笑。”

  “什么?他跟你说他爱你?”出乎意料的,程淮并没有觉得好笑,反而一脸的惊讶和凝重。

  容姝认真剪花,也没注意他的表情,点了点头,“是啊,不过我觉得他应该是想整我,所以我没当真。”

  “哈哈,这样啊!”程淮扯了扯嘴角,敷衍的笑了两声,眼神却极为严肃。

  他到不认为傅景庭是在整容姝,傅景庭手段也不会那么低劣,那只能说,傅景庭是认真的。

  傅景庭……终于发现了自己真正爱的人是谁了!

  “对了,还没问你怎么突然来了呢。”容姝把放满鲜花的花瓶放到茶几上,坐在程淮对面问,打断了程淮的思绪。

  程淮眸色闪了闪,将内心的危机感压下,自来熟的拿起果盘里一个苹果啃了一口,“我找你说说假漫情的事,我打算明天找机会,让她出现在顾家夫妻面前。”

  “你决定了?”容姝脸色认真起来。

  程淮点点头,“没错,假漫情也答应了。”

  “那好,需要我做什么吗?”容姝问。

  程淮摸了摸肚子,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做饭可以吗?我空着肚子来的呢,你总不能让我这个客人连饭都没得吃吧?”

  容姝哭笑不得,“看来假漫情回顾家这件事,是不需要我帮忙了,行吧,你先坐一会儿,我去做饭。”

  她站起身来,朝厨房走去。

  医院,护士正在给傅景庭打退烧针。

  张助理站在旁边担忧的问,“我老板没事吧?”

  “没什么事,就是淋了雨,导致伤口发炎从而发烧,现在伤口已经重新换药包扎,等到烧退了就好了。”

  “那就好,那就好。”张助理拍拍胸膛。

  护士丢掉注射器,又给傅景庭挂上吊瓶,告辞出去了。

  张助理拿出手机,准备给傅公馆那边打电话,告知老夫人他们傅景庭的情况。

  结果电话还没拨出去,傅景庭就醒了。

  “傅总。”张助理放下手机,将傅景庭扶起来。

  傅景庭靠坐在床头上,脸上的红潮已经退下,取而代之的是病弱的苍白。

  他看了看病房的环境,又看了看自己打着吊针的手,声音沙哑的问,“我怎么了?”

  “您伤口发炎,发烧了。”张助理回答。

  傅景庭闭了闭眼,“谁送我来的医院?”

  是容姝吗?

  “是我。”张助理的回答,瞬间打破了傅景庭心里刚升起的希翼。

  傅景庭抿了抿薄唇,凉飕飕的看了他一眼。

  张助理一脸茫然。

  怎么回事?

  他怎么感觉傅总在嫌弃他多管闲事呢?

  是错觉吧?

  张助理轻咳一声,“那什么,傅总您发烧晕过去后,是容小姐叫我送您来医院的。”

  傅景庭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一道亮光。

  不是容姝送她来的。

  但却是容姝叫张程送他来的。

  一时间,傅景庭心里多少有了一些安慰,脸色也好看了许多,就连周身的冷气,也减轻了不少。

  但就在这时,张助理却突然问,“傅总,容小姐原谅您了吗?”

  应该是没有的吧,如果容小姐原谅了傅总,傅总发烧了,怎么可能还任由傅总躺在地上。

  不过为了求证,还是问一下傅总比较好。

  傅景庭揉了揉太阳穴,脑袋还有些昏沉,“没来得及说就晕过去了。”

  “……”张助理嘴角抽了抽。

  真没用!

  心里这么想,但他不敢这么说,抵唇咳了一声,“那等您烧退后再说吧。”

  “让你找的催眠师,找了吗?”傅景庭眯眼问。

  .

  -->>

  “我已经联系了一位,不过他没有时间过来,所以正准备找其他的。”张助理回答。

  傅景庭紧咬后牙座,“那就尽快联系,现在先把苏医生请过来。”

  虽然苏医生看不出来他身上的问题,但是作为这方面的专家,他还有一些问题想要请教一下对方。

  “是。”张助理点头应了一声,然后拿出手机,联系苏医生了。

  大概一个小时后,苏医生来到了病房。“傅总。”

  “苏医生请坐。”傅景庭指了一下病床上的椅子。

  苏医生道了谢,拉过椅子坐下,“傅总这次请我来,还是关于上一次的问题吗?”

  “是,上一次你建议我多找几个心理医生,诊断我到底有没有被催眠,他们的诊断结果跟你一样,我没有被催眠,但事实上,我又的确被催眠了。”傅景庭看着苏医生说。

  苏医生惊讶的扶了扶眼镜,“傅总这么确定吗?”

  “我见到了那个催眠我的人。”傅景庭咬牙说出这句话,每个字眼里,都夹杂着无尽的愤怒和杀意。

  苏医生来了兴趣,“是谁?”

  催眠,是一种很神奇,也很危险的东西,它不但可以操控人的精神,更可以删改人的记忆。

  而一些非常厉害的催眠大师,甚至可以完全将一个人,变成一个傀儡。

  可以说,能做到这一点的催眠大师,简直跟神没什么区别。

  因此在有些国家,催眠一直被视为禁术。

  他现在开始怀疑,一个让他们这么多心理医生都诊断不出催眠的催眠大师,可能就是那种跟神差不多的催眠大师了。

  因为也只有这种级别,才让他们检查不出来,但这种级别的大师世界上非常少,而且年纪都很大,甚至还签了条约不再出手,所以他现在非常想知道,到底是哪位大师违背条约出手了。

  “不知道,我的下属正在调查,唯一知道的,就是他很年轻,是个长得非常……好看的男性。”傅景庭拧眉形容那个男人的外形。

  说实话,一个男人夸另一个那人长得好看,多少有些微妙的感觉。

  “年轻?”苏医生整个人都震惊了,“这怎么可能?”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