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257章 发烧晕倒

第257章 发烧晕倒

  傅景庭的脸被打偏到了一边,整个人都怔住了,抱着她的手,也下意识的松开。

  似乎不敢相信,她居然打他。

  容姝才不管傅景庭怎么想,趁此机会,连忙后退两步,跟他拉开了距离,愤怒的看着他,“傅景庭,你要发神经,就滚回你的傅公馆去,还有,请你看清楚了,我不是顾漫音。”

  傅景庭舌头顶了顶脸颊,声音沙哑的回道:“我知道你不是顾漫音。”

  “知道你还抱我,你疯了?”容姝震惊不已。

  傅景庭双拳紧握,“我没疯。”

  “那你……”

  “我爱你!”傅景庭截断她的话。

  容姝脑子里一片空白,整个人瞬间懵了,好一会儿才找回声音,“你……你说什么?”

  他说他爱她?

  怎么可能!

  肯定是她听岔了。

  然而下一秒,傅景庭看着容姝,再次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我爱你。”

  这一次,容姝再也无法自欺欺人说自己听错了。

  傅景庭真的说了他爱她。

  容姝嘴唇动了动,好一会儿才发出声音,“傅景庭,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如果你说这些,是你和顾漫音来耍我的诡计,那我告诉你,我不会上当的,所以你们还是唔……”

  她话还未完,就被傅景庭勾住了后脑,强.吻住了。

  直到感觉嘴里有什么东西钻了进来,容姝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她眼中闪过一丝羞恼气愤,双手用力的推着他的胸膛,想把他推开。

  但傅景庭的胸膛,就像是一堵铁墙,来势汹汹,根本就推不动。

  他一脚踏进门框里,然后将她压在鞋柜上,吻的越发用力,势要将她吻的透不过气来一般。

  容姝恼怒至极,抬起手又准备给他一巴掌。

  但这一次,傅景庭早有准备,在她的手抬起来的一瞬间,就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的手压到她头顶的墙上。

  如此一来,容姝整个人都被傅景庭压制桎梏住了,完全动弹不得,只能任由他为所欲为。

  容姝愤怒的同时,一股委屈也跟着涌上心头,紧接着眼睛都红了。

  傅景庭放在她脑后的一只手,感觉到了一滴液体从她脸上滑了下来,冰冰凉凉的,令他心脏一颤。

  他下意识的停了下来,松开了她的手和嘴唇,抬起头看向她,这才发现,她竟然哭了。

  “你……”

  “滚开!”容姝大吼着推开傅景庭,然后抬起手背,用力的擦着嘴唇,脸上毫不掩饰的嫌恶之色。

  太恶心了,这真是太恶心了!

  一想到他用那张吻过顾漫音不知道多少次的嘴唇碰她,她就反胃想吐。

  看着容姝脸上的厌恶,傅景庭瞳孔一缩,心脏仿佛有刀子在割。

  她就这么讨厌他吗?

  “傅景庭,你简直就是个混蛋!”容姝气的身子发抖,双眼通红泪眼婆娑的瞪着他。

  傅景庭抬起手,想为她把眼泪擦掉。

  但还没有接触到她,就被她拍开了。

  这一幕,像极了他之前在顾家别墅对待顾漫音时候的样子。

  傅景庭看着自己被拍红的手背,也不生气,放下手说道:“容姝,我没有耍你,我说的都是真的!”

  “什么真的,你以为我会信吗?你爱了顾漫音六年,现在跑过来跟我说,你爱我,呵,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容姝冷笑讥讽的看着他。

  傅景庭薄唇动了动,声音有些发涩,“我知道你不相信,事实上,我今天才发现,我爱的是你。”

  容姝气笑了,“什么叫今天才发现,你的意思是,你早就爱上我了?”

  “是。”傅景庭眼神深邃的看着她,“我很早很早就爱上你了,而我们也很早就认……”

  话还未完,他突然眼前一黑,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容姝吓了一跳,用脚踢了踢他,“喂,你怎么了?”

  傅景庭没有反应。

  意识到他出事了,容姝表情凝重起来,蹲下身查看他的情况。

  只见他双目紧闭,脸颊发红,呼吸急促,显然是发烧了。

  容姝伸手摸了摸傅景庭的额头,很烫。

  也是,这天儿又这么冷,他浑身湿成这样,身上车祸的伤也没好,不发烧才怪。

  “你可真是会给我添麻烦!”叹了口气,容姝把手伸进傅景庭口袋里摸了摸,摸出他的手机,然后又拿起他的手,用他的指纹将手机解锁,翻出张助理的电话打了过去。

  电话很快接听,张助理的声音传来,“傅总,你告诉容小姐你们是……”

  “告诉我什么?”容姝皱眉问道。

  张助理先是一愣,然后脸上就扬起了喜悦的笑。

  容小姐拿着傅总的手机。

  这么说来,容小姐原谅了傅总,和傅总和好了?

  想着,张助理嘿嘿的笑

  .

  -->>

  了笑,“容小姐,恭喜你……”

  “恭喜你个大头鬼啊,还不上来把你家老板接走,麻烦死了!”容姝看着傅景庭,没好气的说。

  张助理错愕的眨了眨眼,“你们……没和好吗?”

  容姝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的笑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和好?我为什么要和他和好,我有病吧,行了,赶紧上来接人,不然我就把他扔垃圾桶了!”

  说完,她挂掉电话,把手机塞回了傅景庭的口袋里,然后拖着傅景庭的一只脚,像拖尸体一样,把傅景庭从玄关拖到了门外。

  就在她刚把傅景庭的脚丢到地上,拍着手的时候,不远处的电梯开了,张助理从里面急匆匆的跑出来。

  看到站着的容姝,和倒在地上的傅景庭,他连忙喊了一声,“傅总!”

  “别嚎了,没死呢。”容姝扶额。

  张助理蹲下身检查傅景庭的情况,发现傅景庭的确只是发烧,这才大松了口气。

  随后,他架着傅景庭的胳膊,将人扶起来,“容小姐,那我就先带傅总走了。”

  “赶紧走吧,别再来了。”容姝嫌弃的摆摆手。

  张助理怒其不争的看了傅景庭一眼。

  傅总啊,你这上来这么久了到底在搞什么,有没有把事情说清楚,为什么容小姐还是这么讨厌你?

  叹了口气,张助理带着傅景庭转身,准备先离开,送傅景庭去医院。

  忽然,容姝叫住他,“等一下!”

  张助理停了下来,“容小姐,还有什么吩咐吗?”

  容姝小脸冰冷的看着傅景庭,“等你家老板醒了,告诉他,别再跑来跟我说一些莫名其妙爱我的话,假不说,还很恶心!”

  “不是,容小姐,傅总是真心的!”张助理连忙为傅景庭作证。

  容姝皱了下眉,刚要说什么,电梯又开了,程淮抱着一束花从里面出来,“什么是真心的?”

  “程先生?”张助理惊讶的看着程淮,又看看容姝。

  这么晚了,程淮跑来容小姐家里。

  该不会他们之间真有什么吧?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