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256章 上门坦白感情

第256章 上门坦白感情

  傅景庭眼神阴鸷,像阴冷的狼一样,深深的盯着顾漫音看了一会儿,看的顾漫音差点尖叫,才收回目光,转身离开了别墅。

  他身影消失在玄关的那一刻,顾漫音犹如虚脱一般,双腿一软,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脸上都是冷汗。

  好可怕,刚刚景庭看她的眼神好可怕,让她感觉自己仿佛置身在了地狱。

  顾漫音忍不住蜷缩起了身子,紧紧地抱着自己。

  顾夫人心疼的看着她,“这都叫什么事啊,吵个架而已,怎么还……”

  “不是吵架。”顾漫音眼神茫然的摇摇头,“妈,我和景庭没有吵架。”

  “没有吵架那他干嘛这么对你?”顾夫人问。

  顾漫音垂下眼皮,“我不知道,妈,你帮我打听一下,景庭是不是听到了什么,或者知道了什么。”

  直觉告诉她,她和傅景庭之间,可能要完了。

  “好好好,我帮你打听。”顾夫人连连答应。

  外面,张助理看到傅景庭出来了,打着伞上去,“傅总,说清楚了吗?”

  傅景庭双拳死死的捏在一起,“没有,我说不出来。”

  他知道,只要那个神秘男人在,他就永远无法当面拆穿顾漫音。

  张助理不知道神秘男人做了什么,因为是他是顾念旧情,皱了皱眉头,“傅总,有什么说不出来的,顾漫音冒充容小姐,欺骗您六年的感情,您怎么……”

  “不是这回事。”傅景庭上了车,疲惫的靠在座椅上。

  张助理也上了驾驶座,“那是怎么回事?”

  傅景庭闭上眼睛,没有回答,只是吩咐道:“开车,去浅水湾。”

  既然无法拆穿顾漫音,那他就向容姝挑明一切。

  张助理看傅景庭似乎很累的样子,嘴巴张了张,想说什么,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启动了车子。

  一个小时后,浅水湾到了。

  傅景庭敲响了容姝的公寓大门。

  容姝正在些解析书,听到敲门声,放下笔走过去,“谁啊?”

  傅景庭听到了她的声音,没有回答。

  他知道,他回答了,她也许就不会开门了。

  容姝也没看可视,打了个哈欠后,直接将门打开。

  看到门外的人是傅景庭,她先是一愣,然后皱了下眉,就要关门。

  傅景庭大手撑在门板上,阻止了她,声音带着一丝乞求,“别关,我有话跟你说。”

  “什么话?”容姝皱了皱好看的秀眉。

  傅景庭知道她暂时不会关门了,把手放下,眼神深情的盯着她看,最后将她一把抱进怀里。

  容姝惊呆了,两只眼睛瞪大,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气的脸都红了,用力的推着他,“傅景庭,你干什么,放开我!”

  傅景庭不放,反而将她抱得更紧。

  他怎么舍得放开她。

  她是他爱的人啊!

  容姝见傅景庭不愿意放开,而且他身上的水,把她身上的衣服也给打湿了,心里越发火大,最后咬唇猛地踩了他的脚。

  傅景庭吃痛,眉心一皱,闷哼了一声,却还是没有松开她。

  容姝这下彻底气坏了,直接抬起手,给了他一巴掌!

  傅景庭的脸被打偏到了一边,整个人都怔住了,抱着她的手,也下意识的松开。

  似乎不敢相信,她居然打他。

  容姝才不管傅景庭怎么想,趁此机会,连忙后退两步,跟他拉开了距离,愤怒的看着他,“傅景庭,你要发神经,就滚回你的傅公馆去,还有,请你看清楚了,我不是顾漫音。”

  傅景庭舌头顶了顶脸颊,声音沙哑的回道:“我知道你不是顾漫音。”

  “知道你还抱我,你疯了?”容姝震惊不已。

  傅景庭双拳紧握,“我没疯。”

  “那你……”

  “我爱你!”傅景庭截断她的话。

  容姝脑子里一片空白,整个人瞬间懵了,好一会儿才找回声音,“你……你说什么?”

  他说他爱她?

  怎么可能!

  肯定是她听岔了。

  然而下一秒,傅景庭看着容姝,再次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我爱你。”

  这一次,容姝再也无法自欺欺人说自己听错了。

  傅景庭真的说了他爱她。

  容姝嘴唇动了动,好一会儿才发出声音,“傅景庭,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如果你说这些,是你和顾漫音来耍我的诡计,那我告诉你,我不会上当的,所以你们还是唔……”

  她话还未完,就被傅景庭勾住了后脑,强.吻住了。

  直到感觉嘴里有什么东西钻了进来,容姝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她眼中闪过一丝羞恼气愤,双手用力的推着他的胸膛,想把他推开。

  但傅景庭的胸膛,就像是一堵铁墙,来势汹汹,根本就推不动。

  他一脚踏进

  .

  -->>

  门框里,然后将她压在鞋柜上,吻的越发用力,势要将她吻的透不过气来一般。

  容姝恼怒至极,抬起手又准备给他一巴掌。

  但这一次,傅景庭早有准备,在她的手抬起来的一瞬间,就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的手压到她头顶的墙上。

  如此一来,容姝整个人都被傅景庭压制桎梏住了,完全动弹不得,只能任由他为所欲为。

  容姝愤怒的同时,一股委屈也跟着涌上心头,紧接着眼睛都红了。

  傅景庭放在她脑后的一只手,感觉到了一滴液体从她脸上滑了下来,冰冰凉凉的,令他心脏一颤。

  他下意识的停了下来,松开了她的手和嘴唇,抬起头看向她,这才发现,她竟然哭了。

  “你……”

  “滚开!”容姝大吼着推开傅景庭,然后抬起手背,用力的擦着嘴唇,脸上毫不掩饰的嫌恶之色。

  太恶心了,这真是太恶心了!

  一想到他用那张吻过顾漫音不知道多少次的嘴唇碰她,她就反胃想吐。

  看着容姝脸上的厌恶,傅景庭瞳孔一缩,心脏仿佛有刀子在割。

  她就这么讨厌他吗?

  “傅景庭,你简直就是个混蛋!”容姝气的身子发抖,双眼通红泪眼婆娑的瞪着他。

  傅景庭抬起手,想为她把眼泪擦掉。

  但还没有接触到她,就被她拍开了。

  这一幕,像极了他之前在顾家别墅对待顾漫音时候的样子。

  傅景庭看着自己被拍红的手背,也不生气,放下手说道:“容姝,我没有耍你,我说的都是真的!”

  “什么真的,你以为我会信吗?你爱了顾漫音六年,现在跑过来跟我说,你爱我,呵,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容姝冷笑讥讽的看着他。

  傅景庭薄唇动了动,声音有些发涩,“我知道你不相信,事实上,我今天才发现,我爱的是你。”

  容姝气笑了,“什么叫今天才发现,你的意思是,你早就爱上我了?”

  “是。”傅景庭眼神深邃的看着她,“我很早很早就爱上你了,而我们也很早就认哼……”

  喉咙再一次被卡住,说不出话来。

  傅景庭目眦欲裂掐着自己的脖子,把容姝吓了一跳。

  “喂,你怎么了?”容姝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不明白他好好的,掐自己脖子做什么,自杀啊?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