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255章 说不出来

第255章 说不出来

  “我不能,我答应过他。”男人很快平静下来,敛下心中的茫然,摇头拒绝。

  傅景庭怒火再一次袭上心头,拳头握紧的低吼,“不能?这是你们和顾漫音之间的事,跟我没关系,既然你最重要的那个人那么爱顾漫音,你为什么不去催眠顾漫音,让他们两个相亲相爱,非要我来为他的感情买单!”

  男人眼皮低下,没什么情绪变化的眸子里,居然闪过了一丝悲伤,“太晚了……”

  “什么意思?”

  男人没有回答,而是上前一步,抬起手,在傅景庭和张助理的警惕中,打了一个响指。

  哒!

  听到这个响指声,傅景庭瞳孔瞬间涣散失神,脑子里也开始放空了起来。

  就连他身后车子里的张助理,神情也茫然了起来。

  等他们重新恢复正常后,那个男人已经不在了,不知什么时候离开的。

  “傅总!”张助理连忙拿了把伞下车,跑到傅景庭身边,“刚刚什么情况?那个男人是谁啊?”

  傅景庭没有回答,眼神不明的回到车上。

  张助理从车载储物箱里拿出一条毛巾递过去,“傅总,擦擦身上的水。”

  傅景庭接过毛巾,搭在头上,声音沙哑的道:“那个人,就是催眠我们的人。”

  “什么?”张助理一头撞在了车顶上,疼得嘶了一声。

  不过他不顾上这些,握紧方向盘问,“傅总,我们居然真的被催眠了?”

  “是。”傅景庭把毛巾盖在脸上,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张助理只觉得浑身发毛,“可我们什么时候被催眠的?”

  毛巾下,傅景庭睫毛抖了抖。

  这个问题,他也想知道。

  他从未见过这个男人,却被这个男人催眠。

  可想而知,这个男人有多可怕。

  “傅总,我们为什么要被他催眠?”张助理呼吸急促的又问。

  傅景庭把毛巾拿下来,“别问了,查一下那个男人的身份,以及他的人际关系。”

  他要知道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那个爱慕顾漫音的男人又是谁!

  “是。”张助理脸色严肃的点头。

  不用傅总提醒,他也会调查。

  这样的人,不但催眠了傅总,还催眠了他,简直罪无可赦!

  “继续开车去顾家。”傅景庭吩咐。

  张助理应了一声,重新启动了车子。

  很快,顾家到了。

  傅景庭站在门口按铃。

  佣人来开的门,看到浑身湿透了的傅景庭,顿时吓了一跳,“哎呀,傅先生,您这是怎么了?”

  傅景庭依旧没有理会,越过她进了门,走过的地方,留下了一滩滩的水。

  来到客厅,顾夫人正在插花,听到脚步声,抬头一看,惊讶道:“景庭,你怎么来了,还有你这是……”

  “顾漫音呢?”傅景庭直接打断她的话。

  顾夫人察觉到他态度有些不对,似乎很愤怒的样子,试探的问,“漫音在房间呢,你们又吵架了吗?”

  “叫她下来!”傅景庭冷冷的命令。

  顾夫人皱了下眉。

  傅景庭见她没有照做,一脚踹在茶几上,声音冷的让人发颤,“我说,让她下来!”

  顾夫人被吓到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脸色都白了,连连点头,“好好好,我这就叫她下来,张妈,快去楼上叫小姐下来。”

  “是。”张妈,也就是刚刚开门的佣人连忙应声,上楼喊人去了。

  顾夫人怯怯的看着傅景庭,“景庭,你到底怎么了,发这么大火,是不是漫音又做了什么?如果是的话,你好好跟她说,你这样会吓到她的。”

  “吓到她?”傅景庭眼神森冷的凝视着顾夫人,“以她的胆子,她还会被吓到吗?”

  顾漫音不但胆大的冒充容姝,甚至还几次胆大妄为的对容姝下杀手。

  他还真不知道有什么是顾漫音做不出来的。

  “景庭,你这是什么意思?漫音的胆子怎么了?用得着嘲讽她吗?”顾夫人有些不高兴的板起了脸。

  但她心里却明白,漫音的确做了什么,惹怒他了。

  不然他为什么会这么说漫音。

  傅景庭没有理会顾夫人,因为顾漫音下来了。

  “景庭,你来找我了。”顾漫音带着一脸开心的笑来到傅景庭跟前。

  看着傅景庭湿漉漉的样子,她诧异的张大眼睛,“景庭,你怎么湿成这样,张妈,快拿衣服……”

  “不用了!”傅景庭冷声打断她。

  顾漫音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终于发现他的眼神和表情有些不对,冷的没有一丝感情。

  她光是对上一眼,就觉得自己要被撕碎一样。

  顾漫音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拉开了和傅景庭之间的距离,扯了扯嘴角,勉强挤出了一抹笑,“景庭,你干嘛这么看我

  .

  -->>

  是不是我又做错了什么?”

  她开始在心里思索自己做的那些事,有哪一件可能被他发现了。

  最后发现,哪一件都不太可能被他发现,毕竟她做的那么隐蔽。

  “顾漫音,你为什么要冒……”

  话说到一半,傅景庭忽然感觉喉咙像是被人掐住了一样,发不出任何声音了。

  怎么回事?

  声音怎么没了?

  傅景庭心里忽然慌了一下,不过很快,又镇定了起来,酝酿了几秒后,重新开口,但还是发不出声音。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在雨里的时候,那个神秘男人就说过,不让他拆穿顾漫音冒充枫叶的事。

  所以那个男人肯定又对他做了什么,让他说不出真相!

  “景庭,你这是怎么了?”看着傅景庭抓着自己的脖子,俊脸涨得通红的样子,顾漫音连忙上前查看他的情况。

  但她的手刚碰到傅景庭胳膊的时候,就被傅景庭厌恶的甩开,“别碰我!”

  这一下,他又正常了!

  傅景庭意识到,也许他说其他的,他可以正常发出声音。

  但只要一旦想说出顾漫音不是枫叶就不行了。

  那个男人!

  傅景庭愤怒的太阳穴都突了起来,眼睛都是赤红的。

  旁边,顾漫音被他一甩,一下子摔倒在地,痛的叫出声来。

  “漫音!”顾夫人脸色一紧,连忙上去扶起她,“漫音你没事吧?”

  顾漫音抽了抽鼻子,“我没事妈,你别担心。”

  随后,她伤心难过的看着傅景庭,眼泪在眼眶打着转儿,“景庭……我只是关心你,你为什么要甩开我。”

  “就是啊景庭。”顾夫人扶着顾漫音,脸色很不好的说:“漫音担心你,你却这么对她,就算漫音做错了什么,好好说就是,怎么还动起手来了,你这样,我可真不放心把漫音嫁给你。”

  不放心把顾漫音嫁给他?

  傅景庭薄唇勾起讥讽的弧度,“那正好,直接解唔……”

  解除婚约的话没说出来,喉咙再一次被卡住了。

  傅景庭心里恨的想要杀人。

  那个男人居然连他想解除婚约都要阻止!

  傅景庭胸膛剧烈起伏,知道自己这次算是白来了,什么都做不了,接触不了婚约,说不了真相。

  那个男人,是想把他和顾漫音绑死在一起。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