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248章 信件不见了

第248章 信件不见了

  原来顾漫情还没有找到,太好了。

  不过人还没有找到,就先把房间布置好了,可见妈对顾漫情有多期待,这样下去,等顾漫情一回来,妈的注意力就肯定都会被顾漫情夺走。

  顾漫音放在膝盖上的两只手,紧紧的收拢了起来,头也微微低着,让人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过了一会儿,她忽然抬起头,装作一副忧心的样子对顾夫人问道:“妈,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姐姐从小在很穷的家庭长大,性格很懦弱,人也畏畏缩缩,什么才能都不会,带出去只会给你丢脸,你还会喜欢这么期待她吗?”

  “漫音,你怎么问这种问题?”顾夫人脸上的温柔淡了许多,有些奇怪的看着顾漫音。

  顾漫音抱住她的胳膊,“我只是好奇嘛,电视里不是演了么,很多有钱人家的孩子小时候走失了,被认回来后,亲生父母都不喜欢他,因为他什么都不会,只会让人笑话,所以我担心你们也会这么对姐姐啊。”

  “原来是这样。”顾夫人一下子就打消了心里的疑虑,和蔼的摸了摸顾漫音的头发,“电视是电视,当不得真。”

  “所以妈妈不会那么对姐姐对吧?”顾漫音眼睛眯了眯,眼里闪过一丝冷光。

  顾夫人点头,“当然不会,你姐姐是我怀胎十月生下来的,也是你爸爸最期待的孩子,你不知道,你爸爸他……哎,不说了,总之你放心吧,你爸爸和我都不会那么对你姐姐,如果你姐姐真是你说的那种情况,我和你爸爸只会更加心疼她,加倍弥补她,怎么会嫌弃她不喜欢她呢。”

  “那真是太好了!”顾漫音笑了起来,一脸为顾漫情高兴的样子。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此刻心里升起了多大的危机感。

  她故意给顾漫情编了一个落魄的情况,就是想试探一下妈对顾漫情的态度,没想到就算顾漫情有可能如此不堪,妈都还是期待顾漫情回来,并且还肯定的说会和爸好好弥补顾漫情。

  果然,除了容姝,顾漫情就是她第二个最大的绊脚石!

  顾漫音眼中毁灭一切的暗光,正不断的闪现。

  ……

  傅公馆。

  傅景庭被司机扶着下车。

  老夫人听到外面的车声,亲自出来迎接。

  因为担心孙子,她这些天都没有回老宅,一直住在这里。

  “景庭,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老夫人走过来问道。

  傅景庭接过司机递来的拐杖,“路上堵车,祖母,先进去吧。”

  他没有想把餐厅的事,告诉老太太的意思。

  不然又该吓着了。

  “行,先进去。”老夫人点头。

  明明是相差几十岁的祖孙,但此刻却都杵着拐杖。

  这并排走在一起的画面,看起来颇为好笑。

  “呀,景庭回来了。”王淑琴端着水果从厨房出来,看到一起进来的一老一少,开口打着招呼。

  傅景庭微微颔首,“妈。”

  “快坐下快坐下。”王淑琴连忙放下水果,想过去搀扶他。

  不过被傅景庭拒绝了,“我自己来。”

  他只是双腿还不能用力走,又不是真的残废。

  傅景庭把拐杖放到一边,扶着沙发坐下。

  王淑琴把水果推到他面前,笑呵呵的问,“景庭啊,跟漫音和好了吗?”

  和好?

  傅景庭垂眸不语。

  他怎么可能和顾漫音和好呢。

  一想到自己的思想,感情,都要因为她而被未知的力量操控,他就恨不得杀了她!

  如果顾漫音是枫叶,那车祸之前,不管是不是被操控,但他所为她做的一切,他也都认了,毕竟他真的爱枫叶。

  可如果顾漫音不是枫叶,那他一定不过放过她!

  想到这,傅景庭拿起拐杖站起来,“祖母,妈,我有些累了,先回房间。”

  他要回房间,确认一下,顾漫音到底是不是枫叶。

  虽然他心里已经有答案了。

  说完,他朝着电梯走去。

  王淑琴看了看动也没动的水果,又看了看傅景庭的背影,嘟哝道:“他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老夫人白了她一眼,也回自己房间去了。

  孙子都走了,跟这个儿媳妇呆在一起,她嫌晦气。

  要不是这个女人对景庭和景霖好,她老早就把这个儿媳赶出傅家了。

  房间里,傅景庭拉开抽屉,想把枫叶写给他的信拿出来,再好好看一遍。

  然而令他震惊的是,抽屉是空的,里面信件全都不在了!

  那一刻,傅景庭感觉自己的心也跟着空了,随即而来的,便是勃然大怒。

  “谁动了我的抽屉,拿了我的信!”他来到楼下,把公馆所有佣人叫了出来,厉声质问。

  佣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摇头,表示没人动他的抽屉。

  傅景庭见状,以为他们不敢承认

  .

  -->>

  脸色更加难看,“我说过,我的房间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许进去,更不许动我的东西,你们都听不见吗?”

  “大少爷,我们真的没动您抽屉。”一个在公馆工作最久的佣人忍不住了,站出来回道。

  其他佣人见状,也连忙点头附和,“是啊大少爷,我们真的没有。”

  傅景庭眯眼审视着他们,想看出他们是不是在说谎。

  然而他看了一圈发现,他们没有人说谎,表情和眼神都十分真诚,并没有任何心虚的表现。

  傅景庭沉默了。

  既然这些人没有动。

  那他的信又是怎么不见的?

  这时,王淑琴打着哈欠出现在二楼栏杆,“景庭,你这是在干嘛呢?”

  “夫人,大少爷的信不见了,正在大发雷霆呢。”最开始说话的佣人回道。

  王淑琴看向傅景庭,“景庭,什么信啊?”

  “我和枫叶交流的信。”傅景庭回答。

  傅家人都知道他过去和枫叶通信的事,所以也不用隐瞒。

  “原来是你和漫音的那些信啊,那些信不是被漫音烧了么。”王淑琴又打了一个哈欠,露出一排有些泛黄的牙齿说道。

  傅景庭脸色变了,变得阴鸷难看,声音都噙着让人发憷的寒意,“顾漫音烧了?”

  “是啊,还是你答应的呢,你忘了?”王淑琴不解的看着他。

  傅景庭愣住。

  他答应的?

  他怎么可能答应顾漫音烧了那些信,那些可是他最珍视的宝物,否则他也不会保存十几年!

  但下一秒,一段记忆浮现在了傅景庭脑海里。

  那是将近三个月前,顾漫音刚苏醒没多久的时候,跟他说,她既然醒了,也已经在他身边了,那些信件就不用留着了,干脆处理掉,他答应了!

  居然真的是他答应的!

  傅景庭不敢相信的捏紧拐杖。

  他怎么能答应呢,他不可能会答应的才对。

  是那股力量?

  傅景庭越发用力的握紧拐杖,手背青筋都鼓了出来。

  是了,车祸前,他不像现在这样头脑清醒,那个时候的自己就是顾漫音说什么,他都不会觉得有问题,更不会反对,所以也从未出现过心脏绞痛的情况。

  所以现在已经很清楚了,他之所以会答应处理掉那些信件,是在那股力量的影响下答应的,而不是出于他真正的意愿。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