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246章 顾漫音是狗

第246章 顾漫音是狗

  傅景庭过去,将顾漫音抱在怀里。

  在外人看来,他很心疼她。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这个拥抱,没有任何温度。

  “经理,这件事情,你们打算怎么处理?”这时,黎川脱下外套,披在容姝身上,看向经理冷冷的问。

  经理暗道一声来了后,叹了口气回道:“四位先生小姐,这件事情真的很抱歉,我们也没想到灯会突然掉下来,这是我们餐厅的错,我们会全权负责,免了四位的单,支付两位小姐全部的医药费,并送上一张会员卡,您们看这样可以吗?”

  经理小心翼翼的看看黎川,又看看傅景庭。

  在他看来,决定权在这两个男人手上。

  然而黎川却看向容姝,询问起了她的意思,“姐,你觉得呢?”

  容姝揉了揉眉心,“就按经理说的那样吧,毕竟这件事情也不能全怪餐厅,谁也不知道灯会突然掉下来,只是我们运气不好,刚好坐在这个灯下面。”

  “那就按照我姐的意思来吧。”黎川对餐厅经理回道。

  经理感激不已,“谢谢谢谢,谢谢您二位的谅解,实在对不起,破坏了二位的好心情。”

  说着,经理朝容姝和黎川深深的鞠了个躬。

  黎川把他扶起来后,他又看向傅景庭那边,“这两位先生小姐,您们的意思呢?”

  傅景庭怕顾漫音又要作妖,抿唇率先回道:“跟他们一样。”

  经理又是一阵感激。

  他就害怕这两位不太好说话。

  毕竟那位伤到脸的小姐,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难缠的角色。

  好在这位先生还挺善解人意,不然由那位伤到脸的小姐出面,肯定不会这么善罢甘休。

  解决了客人们的问题,经理擦了擦头上的汗,终于松了口气。

  忽然,一个正在处理水晶灯的侍应生疑惑的开口,“经理,这灯好奇怪啊。”

  “怎么了?”经理走过去。

  容姝和黎川也好奇的看过去。

  就连傅景庭也把目光转向了那边。

  “就是这个啊。”侍应生指着水晶灯的支柱,“这个支柱也没生锈腐蚀啊,到底是怎么断的?”

  “这……”这个问题把经理震住了。

  经理脸色复杂的看着水晶灯的支柱,久久说不出话来。

  这个支柱,是连接水晶灯跟天花板的,十分粗壮,并且还是合金材质,很是坚固,就算是十级地震都不能把水晶灯从天花板上震下来,除非支柱腐朽。

  可是合金材质不会那么容易生锈,就算要腐朽,也要十几二十年后,他们这个餐厅才开了不到一年啊。

  “会不会是有人动手脚?”容姝眯着眼睛,忽然说了一句。

  黎川点点头,“还真有可能,既然支柱自己断裂的几率太小,那就是人为让它断裂的。”

  “人……人为?”经理吓呆了,忙道:“先生你可别乱说,我们怎么可能会对顾客下手,这不是找死么。”

  “你误会了,小川不是说你们做的。”容姝对经理笑了一下。

  经理听到不是说他们,先是松了口气,然后不解的问,“那是说谁?”

  容姝摇摇头,没有回答了。

  旁边,傅景庭眸色微沉,忽然想起了自己的车祸。

  自己的车祸就是人为,现在都还没有找到那个人。

  而这个水晶灯,又是在他头顶上掉下来的,虽然最后掉在了容姝他们的桌子上,但容姝他们的桌子,距离他的桌子,不过也就一米不到,所以这个水晶灯,也极有可能是冲着他来的。

  也许这次的事情,跟上次设计他车祸的,是同一个人干的。

  然而下一秒,傅景庭又否决了自己的怀疑。

  他和顾漫音出来的时候,只是说吃饭,并没有提前决定去哪个餐厅,而是开车开到这里,才决定在这里吃的。

  也就是说,他是临时决定来这家餐厅的,而做手脚,都是要提前做,幕后那人都不知道他会来这儿,又怎么可能会在餐厅提前做手脚呢,除非那人有先见之明。

  同样推翻人为说法的,还有最先猜测是人为的黎川。

  黎川抬头看了看天花板,又看了看桌子上的水晶灯,一向温和的脸上写满了疑虑,“太奇怪了。”

  “怎么了小川,你是不是又发现什么了?”容姝看着他。

  黎川摸着下巴点点头,“天花板太高了,估计有十米高,正常梯子都没那么长,人想上去动手脚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有专业的升降机器,但是专业的升降机器体型都很大,根本运不进餐厅的大门。”

  经理连忙附和,“这位先生说的没错,我们的餐厅是根据文艺复兴时期,英气国的城堡来建筑的,那个时候的城堡天花板都非常高,这些水晶灯就是装修的时候,用专业的升降机器装的,装好后才安装的餐厅大门,不然的话,升降机器就运不进来。”

  “所以,这不是人为?”容姝拧着

  .

  -->>

  秀眉。

  黎川刚要回答,上好药的顾漫音就先开了口,“黎先生,一会儿说人为的是你,一会儿说不是人为的也是你,你不觉得你这样随口乱说,有些太不负责了吗?”

  黎川眼底闪过一丝戾色。

  容姝捂着受伤的胳膊维护道:“小川只是根据现场情况做出合理的推断而已,什么叫乱说?更何况,我们说话,顾小姐随便插,不觉得太没礼貌了吗?哦不对,像顾小姐这种人不要脸的人,本来就没有礼貌。”

  “你……”顾漫音气的瞪眼。

  容姝冷笑,“瞧你那咬牙切齿的样子,怎么,想咬我啊,来来来,咬吧。”

  她伸出手指朝顾漫音勾了勾,一副逗狗的样子。

  顾漫音身体剧烈抖动,眼睛都猩红了,“容姝,你敢把我当狗!”

  “我可没这么说啊,是你自己承认的,既然你说你是狗,那你是就是呗,我又没否认,你这么激动干什么。”容姝撩了撩头发,一脸无奈的说:“这年头,居然有人抢着当狗,小川,刚刚的话,你就别跟顾小姐计较了,毕竟都不是同一种族了,我们人和狗计较,多掉份啊。”

  黎川知道她是为了帮自己才把顾漫音骂成这样,心里柔软极了,看她的眼神更是温柔的快要溺出水来,“好,我听姐的,我不跟狗计较。”

  一旁的经理全程将这起骂战看在眼里,心里知道好家伙。

  女人之间的斗争,果然可怕!

  “你们……你们……”顾漫音指着容姝和黎川,手指都在剧烈颤抖。

  但容姝和黎川两人根本看都不看她一眼,严格实施了不跟狗计较的准则。

  顾漫音差点背过气去,转头紧紧的抓着傅景庭的衣角,眼里要不掩饰的埋怨,“景庭,他们骂我,你都没听到吗?”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