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245章 她是解药

第245章 她是解药

  说完,痛意立即消退下去了。

  傅景庭微微低头,把眼中的暴戾遮住。

  果然,刚刚的情况不会是最后一次,经过这次,他知道了,他必须在顾漫音心情不好的时候哄她开心,或者是她想要什么的时候满足她,如果他不那么做,他就会跟受到惩罚一样,出现心绞痛的症状,这跟提线木偶有什么区别!

  “景庭,谢谢你,你真好。”顾漫音没有发现傅景庭的异样,不好意思的笑着说道。

  景庭现在又变回了车祸之前的样子,那他们应该是和好了吧。

  傅景霖垂下眼皮把心中想毁灭一切的念头压下,没有回话。

  这时,刚刚离开的经理又回来了,还带着一个医生。

  “四位先生小姐,快让医生看看,伤到哪里了。”经理连忙对容姝傅景庭四人说道,心中却在暗暗叫苦。

  这都叫什么事儿,刚刚那位杵拐杖的先生差点猝死不说,现在水晶灯又突然掉了下来,而且还刚好是那位杵拐杖的先生头顶的水晶灯、

  该不会那位杵拐杖的先生是扫把星转世,走哪儿哪儿倒霉吧。

  “医生,先给我姐看。”黎川连忙把医生拉到容姝跟前。

  忽然,顾漫音眼珠转了转,开口说道:“容小姐,你能先等一会儿吗?”

  “你什么意思,你想先看?”黎川脸色一沉,眼神阴郁的看着她。

  傅景庭也蹙起了眉头,眼里还闪过了一丝厌恶。

  自从他知道自己不爱顾漫音,又明白自己不能不对顾漫音好,不能不护着顾漫音,否则就要遭受‘惩罚’后,心里就对顾漫音逐渐厌恶了起来。

  “是,容小姐伤的只是手臂,而我伤的是脸,所以……”

  “你少在那里放屁!”黎川第一次忍不住火气,爆了粗口,“你伤的是脸怎么了,你伤的有我姐重吗?”

  黎川指着容姝还在流血的手臂,恨不得掐死顾漫音。

  顾漫音咬了咬唇,“就算容小姐伤得比我重,可是如果我的脸耽误久了,会留疤的,容小姐的手臂就算留疤,也可以藏在袖子里,容小姐这么善良,应该不会想看我留疤的吧?”

  “不,我很恶毒,我就是希望你的脸留疤,不但留疤,还流脓烂掉!”容姝冷色冰冷的说。

  顾漫音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容小姐你……”

  “够了!”傅景庭停不下来了,脸色难看的呵斥,“让容姝先看。”

  “景庭……”

  “让容姝先看!”傅景庭凝视着顾漫音,重复了一遍。

  没有人知道,他此刻在忍受多大的痛苦,他的心脏,痛得快要炸开了,脑海里的那个声音在不停的催促他,让他把医生抢过来,给顾漫音先看,容姝可以不用管,就该让容姝痛着,让容姝伤心。

  但是凭什么?他凭什么要照做,凭什么让容姝痛着?

  大不了,那个操控他的神秘力量,直接把他杀了,说不定那样他还解脱了。

  没错,到这一刻,傅景庭已经全然明白,有一股神秘力量在控制着他,所以苏医生和其他心理专家才说他没有被催眠,因为他本身就没有被催眠,而是一直被这股神秘力量操控着去爱顾漫音,去对顾漫音好。

  也许,他就从来没有爱过顾漫音,以前认为的爱,不过是那股力量产生的假象,让他觉得他是爱顾漫音的。

  而且现在的他也不认为自己会爱上顾漫音,他爱的是那个阳光开朗的笔友枫叶,顾漫音的性格和品行,跟枫叶完全不一样,不可能因为当了六年植物人,性格和品行就全变了,所以唯一的解释,顾漫音很有可能不是枫叶。

  然而就是这么一眼就能发现的漏洞,他以前却从来没有发现过,这正常吗?他很确定,这不正常。

  是那股力量,那股力量在蒙蔽他,故意不让他发现顾漫音不是枫叶。

  他不知道那股力量为什么要护着顾漫音,但无所谓,那股力量妄想操控他,那他就跟那股力量抗争到底。

  “哼……”傅景庭痛的哼出了声音,下一秒,他突然站不住了,单膝跪在了地上,脸上满是痛苦。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又惊了。

  这是怎么了?

  怎么他又像刚刚那样了呢?

  容姝疑惑的抿了抿红唇。

  他看起来好像很痛,该不会真有什么她不知道的突发疾病吧?

  “景庭。”顾漫音想去扶傅景庭起来。

  傅景庭直接将她的手拍开。

  也因此他少了一只手扶着桌子,身体再也撑不住,朝地上倒去,倒的方向,刚好是容姝那边。

  容姝看到他到来的身躯,下意识的伸出没受伤的那只手,扶了他一把。

  没想到的是,傅景庭在接触到她的那一刻,心脏的剧痛,居然减轻了。

  傅景庭震惊的抬起头看着容姝。

  他万分确定,的确是容姝碰到他的时候,他没那么痛了。

  所以她……有可能就是他摆

  .

  -->>

  脱那股神秘力量的关键,又或者说是……解药!

  思及此,傅景庭心底涌起一股巨大的喜悦。

  他抬起手,紧紧的抓着容姝的手,好像要把她的手融进自己的手掌里面一样。

  而他这么做,心脏的痛居然再次减轻,甚至还越来越轻,轻的几乎都感觉不到了。

  “放开!”容姝见傅景庭抓着自己的手,还眼神炙烈的看着自己,心里只觉得怪异,不明白他发哪根神经。

  傅景庭仿佛没听到似的,依旧抓着她的手不放。

  黎川脸色沉了下来,顾漫音脸色也扭曲了起来。

  一旁的经理和医生更是觉得这场景莫名其妙。

  这四个人,到底谁跟谁是一对?

  关系也太乱了吧!

  一时间,气氛十分诡异,也十分安静。

  直到医生放下剪刀,这份诡异的气氛才被打破,“好了,这位小姐的伤包扎好了,二十四小时内注意不要碰水,然后按时换药就不会留疤。”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医生。”容姝对医生笑了一下,表示记下了,然后不满的看向傅景庭,“还不快放开,你想抓到什么时候?”

  “快放开我姐!”黎川直接上前,把傅景庭和容姝的手分开。

  傅景庭本以为分开后,自己的心脏会重新痛起来。

  意外的是,他所想的情况并没有发生。

  看来只要是触碰到容姝之后解除的痛,和容姝分开后,也不会再痛。

  “景庭……”顾漫音柔柔弱弱的声音再次响起。

  傅景庭扶着桌子站起来,脸色冷淡,“医生,麻烦给她看看。”

  “好的。”医生点头。

  顾漫音又道:“景庭,我有些怕痛,你能抱着我吗?”

  傅景庭眼中闪过一丝嘲讽。

  容姝伤口那么大,都没有喊痛,她那么点伤还叫痛,如此矫揉造作,真是令人反胃。

  “好。”傅景庭垂下眼皮,答应了顾漫音。

  他知道,如果他不答应,可能心脏又要发痛,虽然容姝在旁边,他可以立马解痛。

  但是他特意那么做的话,显然会引起容姝的反感,容姝不知道他是为了解痛,只会以为他是故意占她便宜,得不偿失,后面再想办法,如何接触容姝,对抗那股神秘力量。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