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244章 水晶灯掉了下来

第244章 水晶灯掉了下来

  容姝摇头,“不知道,他应该没有什么突发病才对。”

  反正她他的了解是没有。

  看着傅景庭越来越苍白的脸色,又看着只会哭,都不知道做什么的顾漫音,容姝摇摇头,整个人无语极了。

  “顾小姐,如果你不想你的未婚夫突然猝死的话,我想你还是赶紧打急救电话吧,光哭就有用了?”

  顾漫音听到这话,哭声一顿,随即反应过来自己不知道叫医生,反而要靠别人的提醒才想起来,脸色有些难堪。

  “用不着你提醒,我自己知道打。”她不忿的看了容姝一眼。

  容姝耸了下肩膀,“是我多嘴,那你请便吧,小川,我们继续吃饭。”

  “好的姐。”黎川笑着点头。

  两人果然继续吃饭,不再多管闲事。

  顾漫音哼了一声,拿出手机就要打急救。

  忽然,傅景庭抬起手,制止了她,“不用,我马上就没事了,不用打。”

  “可是景庭……”

  “别哭!”顾漫音话还未完,傅景庭忍着心脏的剧痛抬起头,把手放到她脸上,用拇指给她擦掉眼泪,声音沙哑中带着几分柔意的安抚道:“我没事,别担心。”

  话音刚落,傅景庭就清楚的感觉到,心脏的剧痛开始消退了。

  没过几秒,那股剧痛便彻底消失,要不是他额头上渗出来的冷汗,仿佛刚刚的一切都是假的一样。

  傅景庭垂下眼皮,遮住眼中的震惊和愤怒。

  刚刚,他只是想试一下,如果他照着脑海里那个声音去做,心脏的剧痛会不会消失。

  没想到这么一试,还真消失了。

  因为他不愿意哄顾漫音,所以他的心脏发痛,因为他哄了,所以他的心脏就好了,如此诡异的情况,让他这个从不相信怪异邪说的人,这会儿也不免觉得有些惊悚。

  就是不知道下一次,他不对顾漫音好的话,会不会还会出现这种情况。

  顾漫音不知道傅景庭心里在想什么,看到他脸色的确渐渐恢复了血色,整个人大松口气,“太好了景庭,你终于没事了。”

  傅景庭薄唇动了动,没说话,眼底满是冰冷。

  顾漫音也没发现什么不对,回到位置坐下。

  经理把地上的玻璃打扫干净后,看着傅景庭,“先生,您真的没事了吗?要不我还是叫医生过来给您看看吧?”

  这人来的时候杵着拐杖,刚刚又突然一副病危的样子,虽然现在看着好了,但他还是有些不放心。

  万一一会儿又来那种情况,死在他们店里就麻烦了。

  “真的没事了,不用找医生,刚刚打碎的那个被子,记我账上就行。”傅景庭揉了揉眉心说。

  经理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相信了他,“那好吧,不打扰先生小姐用餐了,有什么吩咐,随时叫我们。”

  “嗯。”傅景庭颔首。

  经理走了。

  容姝突然笑了一声。

  笑声吸引了傅景庭三人。

  “姐,你笑什么?”黎川好奇的问。

  容姝搅拌着碗里的沙拉,“我在笑,一个外人都知道多担心一下傅总的身体到底是不是真的好了,但作为傅总未婚妻的顾小姐却别具一格,傅总说没事,就真的相信没事,连句多余的问候都没有,顾小姐,你真的爱傅总吗?”

  “容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是真的爱景庭吗,我爱不爱景庭,需要你来说吗?”顾漫音啪的一下把刀叉拍在桌子上。

  容姝摊手,“我只是合理的怀疑而已,顾小姐反应这么大做什么,该不会我说中了,所以顾小姐心虚了吧?”

  “你胡说什么,谁心虚了。”顾漫音咬唇,委屈的看向傅景庭,“景庭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不关心你的意思,我只是……”

  “好了,吃饭吧。”傅景庭抿唇打断她,语气噙着一丝不易察觉的不耐。

  顾漫音不说话了,拿起刀叉继续吃饭。

  这时,傅景庭眸色闪了闪,忽然开口,“漫音,有件事我这几天想了很久,我觉得我们还是……”

  话还未完,一声巨响打断了他后面的话。

  声音是从隔壁桌传来的,傅景庭脸色一凝,连忙转头看去。

  只见容姝和黎川的餐桌上,居然多了一个巨大的水晶灯。

  那水晶灯显然是从天花板上掉下来的,将餐桌上的盘子都全部砸碎了,瓷盘碎屑溅的到处都是。

  容姝的胳膊就被一片飞溅的瓷块儿给划伤了,鲜血直流。

  不只是她,顾漫音也被一片飞来的瓷块儿划伤了,而且是脸被划伤,伤口大概有三四厘米。

  可能由于瓷块划的太快,顾漫音一开始都还没觉得痛,直到感觉脸上有什么液体在往下流,她伸手一抹,发现居然是血。

  一下子,顾漫音脸都白了,失声尖叫。

  与此同时,黎川也发现容姝有些不对。

  仔细一看,发现她

  .

  -->>

  正紧紧的捂着手臂,而鲜血,则从她的指缝中渗了出来,滴在了衣服上,晕开了好大一片。

  “姐,你受伤了!”黎川脸色一变,声音都拔高了。

  傅景庭听到这句话,瞳孔一缩,也不管自己双腿能不能站稳,直接跨过去,把容姝的胳膊抬起来,“给我看看!”

  容姝的胳膊伤得很重,伤口起码有十厘米长,还有些深,鲜血正从里面源源不断的往外流,看起来十分吓人。

  傅景庭的举动,不但让容姝愣住了,也让顾漫音脸色狰狞了。

  她离他最近,而且还是他的未婚妻,他居然连问都不问她一下,就去关心容姝!

  顾漫音气的身体发抖,看着容姝的眼神,恨不得吃了容姝。

  容姝察觉到了,用力的把胳膊从傅景庭手里扯回来,冷冷道:“傅总,你关心错认了吧,顾小姐在那边!”

  “姐说的没错,傅总,请你让开。”黎川拿着撕开的手绢,面无表情的把傅景庭挤开,然后给容姝的胳膊止血。

  傅景庭被挤到一边,差点摔倒。

  好在身后就是桌子,替他挡了一下,他才重新站稳。

  他看着正在为容姝止血的黎川,眸色沉了沉,薄唇也紧紧的抿成了直线,心里更是一股不爽和烦躁直往上涌。

  “景庭……”正当傅景庭万分不爽自己被黎川挤开的时候,顾漫音委屈颤抖的声音传来。

  他这才恍然想起还有个人。

  “景庭,我脸受伤了,会不会毁容啊?”顾漫音捂着自己的脸,眼泪朦胧的看着傅景庭。

  傅景庭薄唇动了动,“不会。”

  那么浅的伤口,连容姝一半严重都没有,怎么可能会毁容。

  “真的吗?”顾漫音还有些不信。

  傅景庭心里不耐,都不想回答了。

  然而这个念头一升起,心脏就又开始痛了。

  傅景庭脸色难看起来,紧握拳头,咬着后牙座,声音有些微冷的说:“当然是真的,我会给你请最好的医生,不会让你的脸出事的。”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