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243章 黎川的自卑

第243章 黎川的自卑

  “姐?姐?”见容姝走神,黎川抬手在她面前挥了挥。

  容姝眼神晃了一下,回过神来,挤了挤嘴角,“怎么了?”

  “你刚刚在想什么呢?”黎川看着她问。

  容姝嘴巴张了张,想说自己刚刚可能碰到了灵异事件。

  但又觉得这不太可能,现代社会,哪来的灵异。

  也许是小川离得太远,所以并没有看到那个男人吧。

  这样想着,容姝心底的寒意才逐渐褪去,摇了摇头回道:“没什么,走吧,进去。”

  “等等。”黎川叫住她。

  容姝疑惑的眨了眨眼,“怎么了?”

  “挽着吧。”黎川弯起胳膊。

  容姝见状有些哭笑不得,“行吧,我的小帅哥。”

  黎川脸上浮现出两团微红,带着她进了餐厅。

  在服务生的带领下,两人来到定好的位置。

  刚坐下,容姝就听到了隔壁传来一道咬牙切齿的女音,“容姝!”

  容姝挑眉,扭头看去,看到一脸怨恨的盯着自己的顾漫音,心里忍不住感慨,这世界真小。

  “姐,我们换个餐厅吧。”黎川也没想到顾漫音居然也在这家餐厅,冷下了脸说道。

  容姝摇摇头,“不用,就这儿,没道理看到不喜欢的人,就一定得我们走。”

  “可是我担心姐你会吃不下饭。”黎川叹气。

  容姝笑了笑,“不会,吃不下饭的人,可不是我。”

  说着,她轻飘飘的看了顾漫音一眼。

  顾漫音两只手握着刀叉,把盘子戳着吱吱作响,好像那个盘子就是容姝一样,光顾着发泄心中的火气去了,哪还有心情吃饭。

  黎川明白容姝不走,就是想留下来膈应顾漫音,也就不再说什么走的话了,重新坐了下去。

  这时,傅景庭回来,看到了隔壁桌的黎川和容姝,微微怔了一下。

  容姝居然也在这!

  而且身边又换了一个男人。

  上一次是程淮,这次是黎川,下一次该不会就是陆起了吧?

  她还真是不缺男人陪伴!

  傅景庭俊脸黑了下来,拉开了顾漫音对面的椅子。

  “景庭,接完电话了?”顾漫音放开手里的刀叉,起身,想扶他坐下。

  不过却被傅景庭拒绝了,把拐杖放到一边,自己撑着桌沿坐了下去。

  顾漫音伸出的手,就这样僵在了空中,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尴尬。

  但很快,她又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淡定的把手放下,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

  景庭对她还是这么冷淡。

  她原本以为,他能答应出来,肯定是愿意和她和好了,没想到是她想多了。

  旁边,容姝看到傅景庭出现,倒也没多少意外。

  毕竟顾漫音都在这,他在也不奇怪。

  容姝没打算跟傅景庭打招呼,默默的喝着桌上的白水。

  倒是黎川多看了傅景庭几眼,眼底噙着让人不易察觉的妒忌跟自卑。

  是的,妒忌和自卑。

  虽说他现在是模特,有名有钱,犯不着去妒忌傅景庭,哪怕傅景庭比他有钱的多。

  但他却依旧控制不住,因为傅景庭是容姝唯一爱过的人。

  至于自卑……

  “呵……”黎川转了转手里的水杯,眼皮垂下了来,遮住了眼里的暗沉。

  所有人都说他性格好,很温柔,但没人知道,那并不是他真正的性格,他真正的性格阴暗又自闭,谈不上一点温柔可。

  他的温柔,不过是他模仿傅景庭装出来的罢了!

  因为在他十几岁的时候,容姝就经常跟他说,她喜欢的男孩子多温柔,脾气多好的话,他妒忌那个被她喜欢的男孩子,同时也羡慕那个男孩子,于是他就故意改变自己的性格,去模仿她说的那个男孩子,只为能将她的目光,从那个男孩子那里分一部分过来。

  但他失败了,她眼里心里都只有那个男孩子,哪怕他学得再像,也依旧比不上她爱的男孩子。

  没错,那个温柔,脾气好的男孩子,就是傅景庭。

  虽然不知道傅景庭的性格为什么变了,变得没有丝毫容姝当年说的温柔的样子了,但他站在傅景庭面前,依旧还是有赝品对上正品的自卑感,因为无论如何,他都无法否认,他是学傅景庭的。

  “小川。”容姝的声音忽然响起,打断了黎川的思绪。

  黎川温和一笑,“怎么了姐?”

  “我还问你怎么了呢,菜上来了,叫你几声都没有回应,想什么呢这么入迷?”容姝给他倒了杯果汁问道。

  黎川接过,“在想之后的工作。”

  “对了,我前天听你说,你马上要去南江那边走秀对吧?”容姝边吃边问。

  黎川点点头,“是啊,姐有兴趣去看看吗,我到时候给你门票。”

  “是有点兴趣,还没亲眼见过你

  .

  -->>

  走秀呢,不过得看到时候有没有时间。”容姝回着。

  隔壁桌,傅景庭余光看到两人相谈甚欢的样子,脸色沉下,周身的气息也有些不好。

  对面的顾漫音察觉到他为什么会这样,差点咬碎一口银牙。

  她暗暗等了容姝一眼,然后立马开口,把傅景庭的注意力引过来,“景庭,已经五天了,你还没消气吗?”

  傅景庭垂目淡声道:“我没生气。”

  “可是那天我爸爸说,你是因为我在宴会上的事生气,所以才……”

  “那只是他自己的猜测。”傅景庭抿了口水,打断她的话。

  顾漫音愣了一下。

  居然不是因为她在宴会上诬陷容姝生气,那他到底是为了什么,突然一下子对她冷了下来?

  难不成,还真是因为她做的那些事,被他发现了?

  可是也不对啊,如果他发现了,早就应该找她算账了,怎么会一直忍到现在呢。

  顾漫音咬了咬下唇,心里忐忑不安,“景庭,那你倒是跟我说说,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这样什么都不说,我很害怕。”

  说着,她眼眶一下子红了。

  傅景庭心脏猛地一个收缩,然后一股不受控制的心疼涌了上来,想去安抚她。

  但他心里很清楚,他并不心疼她,也不想去安抚她,但他脑海里却有个声音在催促他赶紧照做。

  傅景庭死死的捏着拳头,不想照做。

  没想到的是,他的心脏居然开始发痛了起来,跟针锥一样,一下又一下,疼得他呼吸都急促了起来,脸色也开始苍白。

  下一秒,他突然一下子趴在了桌子上,水杯被他碰翻,在桌上滚了一圈,然后掉在了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清脆的碎裂声,把整个餐厅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容姝秀眉拧起,狐疑的看着傅景庭。

  他怎么了?

  “景庭,你怎么了?”顾漫音赶紧起身,来到傅景庭身后去查看他的情况。

  餐厅的经理也快步走了过来,“怎么了这事?”

  “我不知道啊,我未婚夫突然就这样了。”顾漫音眼泪汪汪要哭了。

  黎川撑着头说:“姐,傅景庭该不会是突发什么疾病了吧?”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