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242章 你是第一个

第242章 你是第一个

  傅景庭沉吟了起来,显然对这个提议有些意动。

  苏医生又道:“另外,傅总您是受您的未婚妻影响,也就是说,您也可以从您未婚妻身上下手查找原因,也许您未婚妻知道什么呢,毕竟她是唯一的受益者。”

  “苏医生说的有理,我知道了,今天麻烦你了。”傅景庭朝他伸出手。

  苏医生握上去,“不麻烦,傅总有什么疑问,可以随时联系我。”

  “好。”傅景庭微微点头,把外面的张助理叫了进来,“送苏医生出去。”

  “好的。”张助理应了一声,对苏医生走了一个请的手势。

  张助理将苏医生送到电梯门口,等苏医生进去了后,这才回到总裁办公室。

  “傅总,您没事吧?”张助理关切的询问。

  傅景庭摇摇头,“没事,你再多帮我联系几个心理医生。”

  “傅总,您到底怎么了?”张助理被吓了一跳。

  一个心理医生还不够,还要再找几个。

  傅总的心理疾病这么严重吗?

  傅景庭不耐的睨了他一眼,“让你做你就做,啰嗦什么?”

  “我这还不是关心您么。”张助理撇了撇嘴。

  傅景庭揉了揉太阳穴,“行了,废话少说,在调查一下顾漫音六年前,又或者是这几个月,有没有找过心理医生,尤其是擅长催眠的心理医生。”

  他怀疑自己有可能是被顾漫音找人催眠的,毕竟顾漫音是最大的受益人。

  当然,即便不是顾漫音,也肯定跟顾漫音有关。

  想着,傅景庭又加了一句,“还有顾耀天夫妻也查一下。”

  “傅总,您是说林医生吗?林医生就会催眠啊,他和顾小姐关系不错,如果顾小姐要找心理医生,第一个要找的肯定是他。”张助理提醒道。

  傅景庭眼睛眯起,眼底迸发出一抹寒光,“那就着重调查林天辰。”

  “那顾小姐和顾家还查吗?”张助理问。

  傅景庭不满的看着他,“你说呢?”

  “我知道了,我查!”张助理挺直腰背。

  傅景庭这才收回目光。

  当然还要查,他个人认为,如果真是顾漫音和顾家人催眠了他,也不会找林天辰催眠,林天辰和顾家关系好众所周知,找林天辰催眠他的风险太大,一旦林天辰暴露,那么顾家人自然也会暴露。

  所以聪明人,肯定会选择其他心理医生,当然,凡是也有绝对,所以就一起查。

  之后的两天里,傅景庭陆陆续续见了好多个知名心理专家。

  但他们的诊断结果和苏医生一模一样,那就是他并没有被催眠,他很正常。

  这个结果,另傅景庭失望的同时,也开始自我怀疑了起来。

  一个心理医生说他没有被催眠,那有可能是诊断错了。

  可是这么多个都说他没有,那他就是没有。

  所以他觉得不对劲的那些,都是他的臆想吗?

  不,直觉告诉他不是,都是真的,只是不是被催眠而已,而是别的原因。

  “傅总,我查过了,顾小姐和顾家人这六年里,并没有接触过除了林医生之外的心理医生,而且林医生六年前并不会心理学,是六年前出国后才进修的,三个月前顾小姐苏醒后他才回国,这六年和您没有任何接触,这几个月虽然见过几次,但他也没对您做过什么。”张助理把自己的调查报告递过去。

  傅景庭接过后看了看,没有说话,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对了傅总。”张助理又说:“刚刚顾小姐怕您不接电话,所以特地打到我这里,让我转告您,今晚想约您去餐厅吃饭,顺便和您谈谈,我估计她想主动跟您和好。”

  这些天傅总都不见她。

  她估计也彻底慌了。

  “知道了,答应她。”傅景庭垂眸淡声道。

  上次没跟顾耀天说完的话,这次正好亲口跟顾漫音说。

  张助理不知道傅景庭的真实想法,听到他同意赴约,还有些惊讶。

  傅总,该不会也想和顾漫音和好吧?

  思及此,张助理撇了撇嘴,心里有些不得劲儿,但面上还是保持着镇定,点头应下,“好的,那我这就回复。”

  晚上,傅景庭如时赴约。

  另一边,容姝和黎川也出来吃饭。

  陆起本来也想来的,结果公司临时有事,被拖住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出来。

  “姐,你先进去,我去找停车位。”黎川摇下车窗,带着墨镜对下车后站在路边的容姝说道。

  容姝点点头,“好,快点啊。”

  “很快。”黎川温柔一笑,摇上车窗把车开到前面去了。

  容姝提了提肩上的包链,准备进餐厅。

  忽然,她感觉到一道目光正盯着她。

  她下意识的转过身,看到了那个盯着她的人。

  是一个男人,身穿白衣白裤,还留

  .

  -->>

  着一头及腰的长发。

  令容姝惊叹的是,这个男人长得非常的美。

  是的,美,虽然用美来形容一个男人有些不太合适,但除了这个词,她想不到任何语来表达这个男人的长相了。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美的人呢。

  而且这个美人的眼睛也很特别,是银灰色的,仿佛包揽了整个宇宙。

  但他看她的眼神,却没有丝毫温度,更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看她就好像在看一个死物一样,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这个人,很危险!

  容姝脑子里一下子浮现出这句话,捏了捏手心,保持着高度警惕的问道:“先生你好,请问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我们认识吗?”

  男人薄唇轻启,声音和他的眼神一样,也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冷的毫无感情,“你是第一个!”

  “第一个?”容姝一脸懵,“什么第一个?”

  男人没说话了。

  容姝还想问个清楚,身后传来黎川的喊声,“姐。”

  容姝回头,“小川你回来了。”

  黎川笑着小跑过来,“姐,不是让你先进餐厅么,你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

  “一个人?”容姝愣了一下,“我不是一个人啊,我刚刚在跟一个先生说话,喏,这不就……咦,人呢?”

  容姝把头转回来,准备给黎川介绍,结果却看到对面空无一人,那个男人不知什么时候走掉了。

  “什么人啊,姐,你在说什么啊?”黎川疑惑的看着她,“我老远就看到你一个人站在这里,我还很奇怪你干嘛和空气自自语呢。”

  听到这话,容姝傻眼了,指着自己的鼻子,“我……我和空气自自语?”

  “对啊。”黎川点头。

  容姝只感觉一股凉气从背脊袭遍了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明明她刚刚在和一个男人说话,怎么小川却说没人,她在自自语。

  难不成,她刚刚是见到鬼了吧?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