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241章 没被催眠

第241章 没被催眠

  其实那个时候她知道他不爱她,毕竟他们除了偷拍那一次之外,就再也没有见过了,应该说,是他没有见过她了,而她却偷偷见过他几回。

  她以为,结婚之后,她能打动他,让他喜欢上她,可她显然错的离谱,她不但没有打动他,反而还成功的让他更讨厌她,渐渐的,她也倦了,也明白了他早就不是她爱的那个温柔的青年了。

  至于为什么不离婚,为什么非要留在傅家被蹉跎六年,也许是她心里的不甘和执念造成的吧。

  毕竟她从高中开始,就爱上了傅景庭啊,好不容易嫁给了她,怎么可能这么甘心放手,她还想试试,也许某一天,他又变回以前那个她熟悉温柔的傅景庭了呢?

  然而直到三个月前,顾漫音的苏醒,以及他的驱赶,让她明白,他不会变回以前的傅景庭了,现在的傅景庭是顾漫音的,不是她爱的那个傅景庭,所以,她才彻底下定决心离了婚。

  “容总!”这时,佟溪敲门进来。

  容姝连忙退出相册,关掉手机,调整好心绪笑着问,“什么事?”

  “段总通知大家开会。”佟溪站在她办公桌对面说道。

  容姝点点头,“知道了,马上过去。”

  与此同时,傅氏集团。

  张助理将心理医生带进了傅景庭的办公室。

  “傅总,这位是苏医生,也是国内最知名的心理医生之一,还经常帮助警局那边破了很多刑事案件。”张助理介绍道。

  傅景庭微微颔首,“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是。”张助理点头。

  他出去后,傅景庭看向苏医生,“请坐。”

  “谢谢傅总。”苏医生拉开椅子坐下,微笑着跟傅景庭对视,“傅总有什么烦心事吗,我会尽力为您开导。”

  傅景庭薄唇微微抿着,没有立即说话,似乎在组织语。

  苏医生也不催促,看到面前倒好的茶,端起来轻轻喝了一口。

  沁人心脾的茶香,令他满意的眯起了眼睛,还忍不住回味这茶的口感。

  果然,有钱就是好啊,能时时刻刻喝到这么好的茶。

  “苏医生。”似乎知道该怎么说了,傅景庭开口喊了一声。

  苏医生立马回神,放下了茶杯,“傅总请讲。”

  “我怀疑,我被催眠了。”傅景庭猛地握紧拳头,声音冰冷的说道。

  这是他这两天得出来的结论。

  他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被人催眠了,但因为最近的车祸,催眠的效果降低了,所以他才找回了一些真正的意识。”

  苏医生推了推眼镜,“您确定?要知道一个人就算被催眠了,但是他自己是绝对不清楚的。”

  傅景庭揉了一下眉心,“以前我的确不清楚,直到这次车祸之后,我就意识到我有些不对劲,而我的不对劲,主要来自于一个人,我的未婚妻,我发现只要我的未婚妻出现在我面前,我的思想和情绪,以及感情,就会被她牵着走。”

  “比如呢?”苏医生稍微认真了起来。

  “比如她想要什么,我就会毫不犹豫的满足他,比如她受了委屈,哪怕我知道她是装的,想让我替她出头,我也还是毫不犹豫的照做。”傅景庭撑着头,脸上满是疲惫。

  是的,顾漫音装委屈。

  现在他一回想顾漫音每次红眼哭泣的样子,他就能清楚的知道,她绝大多数都是装的,而他以前却从来没有发现,就仿佛有只手,将他的眼睛给蒙蔽了一样。

  “还有别的吗?”苏医生摸了摸下巴,“恕我直傅总,您说的这两个例子,没什么用处,判定不了您是否被催眠了。”

  “还有。”傅景庭垂下眼皮。

  接下来,才是真正的重头。

  吸了口气,傅景庭将心底有些暴躁的情绪压下,声音平静的道:“我不爱她,但我看到她,我就能感觉到我的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我,我现在很爱她,我应该为她付出一切,我应该为她把所有能够威胁到她的人全部剔除,最重要的是……”

  “是什么?”苏医生严肃的看着他。

  傅景庭闭了闭眼,“那个声音还告诉我,就算我知道我的未婚妻做错了事,伤害了别人,我也不能怪她,我必须认为她是无辜的,错的都是别人,因为她是我最在乎的人,她在我心里是纯洁无瑕,又柔弱无助的,是不可能做那些谋害算计别人的行为的。”

  说到这儿,他顿了顿,又道:“就算她真的做了,我也必须很快为她找到一个理由,来解释她这么做都是迫不得已的,而且我还必须尽快忘掉她做的那些事,就算后面想起来,也要觉得那些都是小事。”

  听到这些话,苏医生倒吸一口凉气,“傅总,从你说的这些当中,我基本可以下定论,你的思想感情,的确会被你未婚妻影响,你未婚妻不在的时候,你能清楚的知道你不爱她,但是你未婚妻在的时候,你又觉得自己爱她,想把全世界给她。”

  “没错,苏医生,我真的被催眠了是吗?”傅

  .

  -->>

  景庭凝视着他。

  苏医生沉吟了一下回道:“这我还是不太确定,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您的身上的确不太对劲。”

  “那就麻烦苏医生帮我看看,我到底是不是被催眠了,又是什么时候被催眠的。”傅景庭咬牙说道。

  苏医生站起来,“当然可以,那么傅总请您闭上眼睛,我为您检查。”

  “嗯。”傅景庭点了下头,闭上了眼睛。

  这一闭上,等到再睁开时,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

  他居然睡了一个小时。

  而且令他惊讶的是,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苏医生,怎么样?”看着对面椅子上,眉头紧锁的苏医生,傅景庭心里忍不住沉了沉。

  苏医生表情凝重的摇摇头,“傅总,很遗憾,我为你检查了两次,得出来的结果都是您并没有被催眠,您很正常,精神方面没有丝毫异样。”

  傅景庭瞳孔微缩,“这怎么可能,我刚刚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如果不是被催眠了,我的情况又如何解释?”

  苏医生叹气,“所以我也很纳闷,傅总您的情况,我也从未遇到过,所以我怀疑,要么就是给您催眠的人,在精神和心理学方面远超于我,所以我诊断不出来,要么就是我刚刚说的,您没被催眠,而我个人是偏向于后者的。”

  他本人也是世界上颇具名气的心理学教授,比他造诣高的没几个,如果是那几个出手,他就算解不开催眠,也不可能看不出来。

  所以这位傅总没被催眠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想到这,苏医生提议,“要不这样吧傅总,您多找几个心理医生,让他们诊治一下,看结果跟我是不是一样的。”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