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240章 很久之前就不爱了

第240章 很久之前就不爱了

  顾耀天一扫平时高高在上的样子,抹了抹脸上的泡沫星子,声音有些发抖的道:“这……这位先生,我没有撞你,明明是你走过来撞的我啊。”

  大汉眼睛一瞪,“我撞的你?说什么屁话,我怎么可能撞你,明明是你这个老小子撞了大爷我还不承认,居然还冤枉大爷我撞了你,简直忒不要脸,看大爷怎么收拾你。”

  说着,挥手就是一巴掌。

  顾耀天活了这么大岁数,还是第一次被人打巴掌,整个人都懵了,半晌都回不过神来。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个大汉已经不在了。

  他气的浑身发抖,心中更是一股屈辱直往上涌。

  那个大汉的脸他已经记住了,等忙完集团的事,他再过来找景庭要监控,誓要把那个大汉抓住,往死里折磨,方能解他心头之恨!

  顾耀天舌尖顶了顶脸颊,眼神阴郁的上车走了。

  他走后不久,之前的那个大汉从角落出来了,身后还多了一个人。

  “程少,这是您要的头发。”大汉双手把几根用纸包好的头发递过去,态度恭敬的不能再恭敬了,跟刚刚在顾耀天面前嚣张的样子,完全就像是两个人。

  程淮满意的接过头发,然后又递过去一张支票,“不错,辛苦你了。”

  “嘿嘿不辛苦,以后还有这些事,程少尽情吩咐就是,我保证义不容辞。”大汉收好支票,拍了拍胸脯说道。

  程淮笑着点头,“放心,忘不了你,去吧。”

  “是。”

  大汉走了,程淮往刚刚顾耀天挨打的地方看了看,嗤笑一声,朝电梯走去。

  他也没想到自己这么巧,居然在停车场看到了顾耀天的车,于是便打电话,叫了一个小混混过来,帮他演了刚刚那出戏,顺利的拿到了顾耀天的头发。

  别说,刚刚顾耀天在混混面前一副孙子的样子,还挺搞笑。

  “是你!”傅景庭看到进来的程淮,脑海里瞬间想起了昨晚,他送容姝会浅水湾的场景,脸色顿时有些不好。

  程淮察觉了他的态度,摸了摸鼻子,“怎么了景庭,我没得罪你吧,干嘛臭着脸,一副我抢了你东西的样子。”

  傅景庭薄唇抿紧,“你有什么事?”

  “上回不是说好了,新项目签合同的事啊。”程淮拉开椅子坐下。

  傅景庭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份文件丢在他面前,“签了走。”

  程淮挑了挑眉,“哟,这么着急赶我走,该不会是急着和顾漫音约会吧?”

  听到这话,傅景庭周身气压更低了,冷冷的看着他。

  他连忙做了一个投降的动作,“得得得,当我没说。”

  他低下头,赶紧签字,心里却在奇怪。

  如果刚刚他没看错的话,景庭好像有些反感和顾漫音绑在一起。

  这是为什么?

  没有多问,程淮签好字把文件递过去,“好了。”

  傅景庭拿过后,也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合同正式生效。

  程淮来这里的目的达成了,自然没有多留,喝了一杯咖啡后就走了。

  他刚走出傅景庭办公室,就看到张助理带着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过来。

  程淮倒也没惊讶为什么医生会来这里,毕竟傅景庭才出院,身上的伤都还没有恢复,有医生二十四小时为他检查伤势也正常。

  然而和医生擦肩而过的时候,程淮不经意间一瞄,就看到了医生胸前的工作证:心理咨询教授。

  他在心里吹了声口哨。

  看来,他似乎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事啊。

  电梯里,程淮拿出手机,发了条信息给容姝:到了没?

  容姝正在看文件,听到手机响,拿过一看,立马回复:早到了。

  程淮笑了笑:告诉你一个消息,傅景庭心理状态可能有些不太对,在看心理医生呢。

  “心理医生?”容姝好看的眼睛眯了眯,继续打字:你怎么确定是他要看,而不是顾漫音要看呢?别忘了,顾漫音可是有‘人格分裂’呢。

  她故意把人格分裂四个字加上了引号,讽刺意味满满。

  程淮这次直接发送的语音,“顾漫音的心理医生我见过,不是我这次看到的,所以我才确定是顾耀天自己要看心理医生。”

  “是么,看就看呗,这种事情没必要告诉我,我忙着呢。”容姝也直接语音回复。

  真是的,一个两个都把傅景庭的事跟她说,傅景庭怎么了,跟她有什么关系。

  她又不是以前的容姝,还对他的事情感兴趣。

  程淮笑了一下,“好好好,我以后不说了,我这不是怕你还有些放不下么,所以……”

  “打住!”容姝冷脸打断他的话,“我说过,我不爱他了,所以我又哪来的放不下,行了,我继续忙了。”

  她直接关掉微信,不再理会他了。

  但她也没有继续工作,而是看着手机,神情复

  .

  -->>

  杂。

  其实对于自己这么快不爱傅景庭了,很多人都不是真的相信,比如阿起,比如小川。

  她知道他们也只是表面上相信她不爱傅景庭了,但心里还是认为她心里有傅景庭的,刚刚程淮的行为,就足以说明,毕竟在他们看来,她爱了傅景庭那么多年,怎么可能一离婚就不爱了。

  但事实的确如此,她是真的不爱,不是离婚之后不爱的,而是很久很久之前,久到刚结婚之后没多久,她就不爱傅景庭了。

  更准确说,她爱的不是结婚后那个冷漠的傅景庭,而是结婚前,那个温文尔雅,白衣如雪的傅景庭。

  结婚前,她以为自己嫁的,是她爱的那个傅景庭,但事实却不是她以为的那样,跟她结婚的傅景庭对她冷漠到了极致,跟她爱的那个傅景庭,完全就是两个人。

  想到这儿,容姝重新拿起手机,点开了相册,从相册一个加密的文件夹里,翻出了一张照片,也是文件夹里唯一的一张照片。

  照片有些模糊,是很多年前她在慌忙之中偷拍下来的,所以不那么清楚。

  “哎……”看着照片,容姝忽然叹息了一声。

  照片上是一个身穿白衬衫的青年,青年是背对着她的,但头却转了过来,是发现了她的偷拍特地转过来的,但青年不但不生气,反而带对她露出了一抹温柔的微笑。

  她就是那一刻,对傅景庭动的心。

  那是在她高一的时候,当时傅景庭已经上大学了,因为成绩优异,受学校邀请来给他们这些学弟学妹做一场演讲。

  一开始,她只是觉得他很好看,所以才忍不住偷拍他,并没有对他有其他想法,可没想到,因为他一个微笑,她彻底动心了,之后更是疯了一般的迷恋他,了解他的一切,并在大学毕业后一举嫁给了他。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