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233章 主动出击

第233章 主动出击

  容姝背脊挺直,“找到了?”

  “是。”程淮点头。

  容姝咬了下唇,“在哪儿找的?”

  “乡下,来自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而且她从小被虐待,也没上过什么学。”程淮回答。

  容姝皱起秀眉,“会不会有些不太合适?”

  没上过学,怎么做他们的内应?

  似乎猜到了她心里的想法,程淮笑了笑,“不不不,相反,她非常合适,她的眼睛跟顾夫人一模一样,最重要的是,一个从小被虐待,还没有上过学的女儿,难道不应该更加心疼吗?”

  容姝眸光微闪,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是想利用顾耀天夫妻两对顾漫情的愧疚?”

  “没错,顾漫情生活的越不好,顾耀天夫妻才会对顾漫情更好,这样一来,我们的顾漫情也才能更好的打进顾家内部,帮我们传递我们想要的消息。”程淮往床上一趟,惬意的说。

  容姝转了转钢笔,“我知道了,什么时候安排假漫情和顾家人见面?”

  “过两天吧,这两天我正忙着给假漫情做一个培训,免得她到时候露馅了,还有我需要你为我拿到顾家人的dna样本,然后我让人去各大医院暗箱操作一下,这样一来,无论顾家人怎么和假漫情做亲子鉴定,假漫情都是他们亲生的。”

  容姝勾了勾唇,“那我想办法拿到。”

  “好。”程淮伸了个懒腰,“我相信你。”

  通话结束,容姝把手机放下,眼底闪烁着细碎的光芒。

  看来,她得想办法和顾漫音见个面,这样才能拿到顾漫音的头发。

  至于顾耀天夫妻,容姝表示,并不在自己的考虑范围。

  首先她和顾耀天夫妻没有理由见面,其次就算见面了,她也拿不到这两个人的头发,总不能直接拔吧。

  而顾漫音就不同了,她还真可以直接顾漫音的头发。

  想着,容姝把佟秘书叫了进来。

  “容总,有什么吩咐?”佟溪在她办公桌前站定。

  容姝往后靠了靠,“你想办法找人盯一下顾漫音,看看接下来两天,顾漫情会去哪儿。”

  佟溪虽然疑惑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但也没多问,点头应下,“明白了。”

  “去吧。”容姝抬了抬下巴。

  佟溪转身出去。

  容姝拿好钢笔,开始处理工作。

  之后的两天,根据佟溪派去盯梢的人传来消息,顾漫音几乎没出过顾家门。

  唯二出的两次门,还是去的医院,应该是去看傅景庭的。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顾漫音没呆两分钟就离开了,开车回了顾家,两次都是这样,之后就再也没有踏出过顾家大门。

  这让容姝不禁有些焦急,程淮那边的假漫情都要培训结束了,而她还没有拿到顾漫音的头发。

  “不行。”容姝将外套披在肩膀上,拿起包包出了办公室。

  她必须主动出击,不能干等了。

  刚刚盯梢的人传来消息,说顾漫音开车出门了,方向还是医院,虽然不知道这一次顾漫音能在医院呆多久,但她必须赶在顾漫音离开医院前,将顾漫音堵住。

  很快,容姝来到了医院。

  她一边打电话给林天辰,一边朝医院的大门走。

  “这还是你第一次主动联系我。”林天辰接电话的速度很快,声音里毫不掩饰的开心,开心能接到她的电话。

  容姝不知道他是真开心还是假开心,站在大厅一角问道:“顾漫音还在医院吗?”

  “你找她?”林天辰眉头皱了一下。

  容姝嗯了一声,“她还在吗?”

  “在傅景庭的病房门外,想见傅景庭,不过傅景庭没有见她。”林天辰看着不远处病房门外,捏着手心一脸不甘的女人,眼中闪过一丝讥讽。

  容姝诧异的眨了眨眼,“傅景庭不见她?”

  这怎么可能!

  顾漫音可是他的宝贝,他舍得不见?

  “是,这两天傅景庭很奇怪,所有人都肯见,唯独不见顾漫音。”林天辰推了推眼镜说。

  容姝彻底惊了。

  居然是真的,还两天不见顾漫音,难怪盯梢的人说,这两天顾漫音在医院没待几分钟就离开了,原来是这样。

  怎么的,他们不是很相爱吗,居然也会闹僵?

  容姝冷嘲一笑,不再多想,继续对着电话里说道:“我知道了,能请你帮个忙吗?”

  “你说,你想我做什么都可以。”林天辰突然兴奋了起来。

  她找他帮忙了,是不是,他的天使开始原谅他了?

  容姝听出了林天辰语气里的激动,嘴角抽了抽,不明白自己找他帮忙,他这么高兴干嘛。

  “我想让你想办法,把顾漫音往大厅的方向引,我想让她见到我。”

  林天辰疑惑的眯眼,“你找她有事?”

  “算是吧。”容姝显然不准备回答他是什么事。

  .

  -->>

  林天辰也不多问了,微微点头,“我知道了,我会尽快帮你把她带过去。”

  “谢谢。”容姝挂断电话。

  林天辰放下手机,抬脚回道顾漫音身边,双手插在白大褂里,和她一起看着紧闭的病房门,“既然他不肯见你,那你先回去吧,再这样等下去也无济于事,前两天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顾漫音手心握紧,“天辰,你说景庭是不是知道我做的一些事了?比如我人格分裂是假的……”

  又比如……她冒充容姝被傅景庭知道了。

  一想到这两种可能,顾漫音心脏就加速不安的跳动起来。

  因为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她都完了。

  “应该不是,如果是的话,他早就找你了,而不是像这样不见你。”林天辰耸了下肩膀回道。

  顾漫音听他这么说,心里稍微平静了一些,但还是有些不放心,“那你说,他到底为什么不肯见我?”

  即便傅景庭不见她,不是因为知道了那两件事,但她心里也很慌。

  因为景庭在不知道这两件事情的情况下,都逐渐对她冷淡了,她这个未婚妻的位置,就已经开始摇摇欲坠了。

  “谁知道呢,也许是他还在生你前两天,把他伤口弄裂开的气吧。”林天辰勾勾唇角,玩味儿的说。

  顾漫音张了张嘴,“景庭,不至于这么小气吧?”

  “我猜的,不过至于是不是,还得你自己求证,但他现在显然不愿意见你,你可以先回去,等过些天,他愿意见你了,你再问问呗。”林天辰推了推眼镜说。

  顾漫音想想也是,“那好吧,你帮我跟景庭说一声我走了。”

  “好。”林天辰答应下来,然后推门进去了。

  顾漫音看着病房门重新关上,转身朝电梯间走去。

  病房里,傅景庭正在看文件,听到脚步声,头也不抬的开口,“检查时间还没到,你有什么事?”

  “我是来帮漫音传话的,她走了。”林天辰靠在门边的墙上看着他。

  傅景庭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林天辰见他反应如此平静,忍不住挑眉,“这么冷淡,可不像你对漫音平时的态度啊。”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