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230章 傅景庭醒来

第230章 傅景庭醒来

  难不成,这个人出了抢她的包,还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对她下过杀手?

  林天辰修过心理学,还获得了学位,自然能通过容姝的表情和眼神,看出她心里在想什么。

  他原本还想瞒着,没想到她如此聪明,居然已经猜出来了。

  “上一次你去医院流产的时候,顾漫音就让我在手术台上杀掉你,然后伪造成手术意外,不过后面我看到你手腕上的红痣,所以就没动手。”林天辰有些不敢看她的回道。

  “混蛋!”黎川赤红着眼睛,一把抓起林天辰的衣领要打人。

  林天辰也没做任何抵抗,任由他打过来,只要能让容姝消消气。

  他绝不能让他的天使讨厌他。

  “小川!”容姝一把抓住黎川的胳膊,“放开她。”

  “姐,他要杀你!”黎川不愿意。

  容姝再次强调,“放开他。”

  “……”黎川看着她眼里的不容置喙,最终还是把林天辰放开了。

  容姝转头看向正皱着眉头,用力牵扯衣领皱褶的林天辰,“如果当时你没看到我手腕的红痣,你会让我死在手术台对吧?”

  其实这个问题,她也知道自己问的有些多余。

  但她还是想听听他的答案。

  林天辰嘴唇动了动,许久才逃避她的注视,回了一个字,“……是!”

  “呵……”容姝讥讽一笑,越过他身边,朝电梯走去。

  虽然她不太喜欢林天辰这个人,但她救过他。

  得知自己当年救过的人,如此回报自己,哪怕他不知道救他的人是她,她心里也好受不到哪里去。

  “姐,等等我。”黎川眼神阴郁的看了林天辰一眼,连忙朝容姝走去。

  林天辰没有阻拦容姝离开,作为心理学博士,他知道她此刻的内心受到了很严重的冲击。

  都是顾漫音,要不是顾漫音顶替他的天使,他也不会让自己的天使伤心。

  等着吧,他会好好折磨她,让她成为他地下室里,最完美的一具标本!

  林天辰眼底噙着骇人的光芒。

  酒店外,黎川终于追到了容姝。

  “姐,你没事吧?”黎川看着她,关心的问。

  容姝低头看着自己手腕上的红痣,没有回答。

  她怎么可能没事。

  她可是才得知,自己差点死了啊。

  见容姝不说话,黎川忽然一把把她抱住,下巴放在她肩膀上,声音充满了深情,“姐,别怕,有我呢,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保护你的。”

  听到这话,容姝心里暖了暖,阴霾顿时被驱散了不少。

  她拍拍大男孩的后背,温柔道:“好了,姐相信你,先放开吧,我有些喘不过气了。”

  “哦。”黎川听话的放开了她,低头看向她的肚子,眸色晦涩不明,“姐,你怀孕,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问题,在包厢时,他就想问了。

  但那个时候,她在专注听林天辰和顾漫音的谈话,他不好打扰他,才一直忍到现在。

  容姝摸上肚子,淡淡道:“一夜荒唐而已。”

  “那孩子的爸爸是……”

  “我也不知道。”容姝揉了揉眉心回答。

  黎川眼神微闪,“刚刚在包厢的时候,顾漫音曾两次提到要拿掉你肚子里的孩子,该不会,你肚子里的孩子,是傅景庭的吧?”

  容姝一愣,随后失笑的摇头,“怎么可能,是不是傅景庭的,我还不知道么,大概顾漫音以为我肚子里的孩子,是在我和傅景庭离婚前怀上,怕我会借着孩子重新回到傅家,所以才千方百计的想要让我流掉孩子。”

  毕竟没有人知道,她和傅景庭在婚姻期间有没有发生过关系,相信傅景庭也不会对顾漫音说这些。

  而对于顾漫音是怎么知道她怀孕的,她也不惊奇,也许是程淮告诉傅景庭的时候,被顾漫音听到了,要么就是傅景庭直接告诉的,总归也避不开这几个原因。

  “姐,那这个孩子,你打算留下吗?”黎川捏着拳头,又问。

  容姝摇头,“当然不,等我忙完这段时间,就去国外做了。”

  国内她是不敢了,所以只能去国外。

  她还不信,顾漫音的手,还能伸到国外去!

  黎川听到容姝不打算留下这个孩子,紧握的拳头松开,笑了。

  与此同时,医院。

  傅景庭穿着病服,脸色苍白的靠坐在床头,张助理站在床边,汇报昨晚车祸的后续情绪。

  “你是说,昨晚的车祸是人为?”傅景庭咳了几声,没什么血色的俊脸上,阴沉的让人害怕。

  张助理表情严肃的点头,“是的,根据交管部门提供的监控,从您离开宴会的那一刻,那辆车就跟在了您后面,直到进入浅水湾,那辆车才突然加速超过了您,然后在前面掉头回来撞的您,不过那辆车没有傅总您的车好,被撞烂了整个车头,司机当场死亡。”

  .

  -->>

  “死了?”傅景庭神情一凝。

  张助理颔首,“是,根据法医的鉴定,司机虽然伤得很重,但真正的死因却是猝死,法医在他的胃里发现了高浓度的兴奋剂,司机的心脏承受不住,所以才猝死的,我猜测司机吃兴奋剂是为了壮胆。”

  “是么。”傅景庭唇角嘲讽一勾,“查清楚那个司机撞我的原因了吗?”

  “我查过了,司机就是一个普通人,跟您没有任何恩怨,所以我想司机只是一颗棋子,被人买通去撞您的,真正的凶手另有其人,但可惜司机已经死了,我们没办法从司机口中知道凶手是谁。”张助理遗憾的叹了口气。

  傅景庭对这个结果并没有太大的意外,面无表情的吩咐道:“那就继续查,把背后那人揪出来。”

  “是!”张助理点头。

  傅景庭揉了揉眉心,“我昏迷期间,集团没事吧?”

  张助理推了下眼镜回道:“一开始股市出了一些问题,不过我及时稳住了,后面网上又冒出了一些其他人的丑闻,网友和股民们的注意力被分走了很多,所以现在股市已经回升了。”

  “那就好。”傅景庭闭上眼睛,有些难受的锤了捶额头。

  张助理见状,连忙问道:“傅总,您没事吧,是不是不舒服了,我叫医生过来。”

  说着,他就要按铃。

  傅景庭睁开眼睛,叫住了他,“不用了,我没事,只是有些头疼,脑海里闪过了一些很奇怪的画面。”

  “画面?”张助理诧异。

  傅景庭抿了抿唇,“可能是头被撞到的后遗症,无碍。”

  张助理见他不像逞强,也就作罢了。

  忽然,病房门被敲响。

  张助理过去开门,看到外面的顾漫音,刚要打招呼。

  顾漫音突然一把推开他,快步跑进了病房,也不管傅景庭身上的伤经不经得起,一把抱住他,哽咽道:“景庭,太好了,你终于醒了。”

  傅景庭被她这么一撞,身上的伤立马裂开,痛的他闷哼一声,冷汗都出来了,眉头深深的皱在了一起。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