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225章 抽打王淑琴

第225章 抽打王淑琴

  王淑琴哪里打得过有武器在手的容姝,很快就被抽的哎哟哎哟的四处闪躲。

  容姝并没有因此收手,反而抽的越发起劲,似乎要把这六年在王淑琴那里受的委屈,都给发泄出来一样。

  一边抽,她还一边冷笑道:“打你又怎么样,谁规定我不能打你了?你以为你还是我婆婆吗?我告诉你,你现在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疯女人,我打疯女人而已。”

  “你……你……”王淑琴气的直发抖。

  也就是她这么一停顿,容姝的鸡毛掸子就抽在了她的小腿上,疼得她一下子跳了起来。

  最终,王淑琴被打怕了,一个劲儿的喊着住手。

  容姝也有些累了,看王淑琴被自己打的浑身狼狈的样子,也知道差不多了,不能再打下去了,就顺势停了手,撑在鞋柜上微微喘着粗气歇息。

  王淑琴没有料到现在的容姝这么不好惹,都敢动手了,一时间也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找上来。

  这时,走廊的电梯叮的一声开了。

  傅景霖从里面出来,看到门口的容姝和王淑琴,眼睛一亮,连忙喊道:“容姝姐,妈。”

  容姝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懒得理会。

  而王淑琴就无比吃味儿。

  这是她的儿子,居然先开口喊的不是她这个妈。

  而是容姝那个小浪蹄子,真是气死她了。

  “妈,不是说了让你不要过来吗,你……”

  话说到一半,傅景霖终于发现王淑琴的不对劲,惊讶的问,“妈你的脸怎么了?怎么肿了?”

  王淑琴脸色扭曲的回道:“还不是被她打了,她不但打我脸,还用鸡毛掸子打妈,你看妈这一身的伤。”

  她捞起袖子,给他看手臂上的打痕,一条条的,看着触目惊心。

  傅景霖睁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向靠在鞋柜上的慵懒女人,“容姝姐,你……你真打我妈了?”

  “什么叫你真打了,就是打了!”不等容姝回话,王淑琴就先不满的说道。

  傅景霖没有理会她,依旧看着容姝,“容姝姐,你为什么要打我妈?”

  容姝弹了弹指甲,声音清冷寡淡的道:“怎么,谁规定你妈打我,我不能还手了?”

  “还手?”傅景霖先是一愣,然后看向王淑琴,“妈,你先打容姝姐了?”

  王淑琴眼神心虚的闪了闪,然后拔高音量回道:“打了又怎么样,她把你哥害成这样,我能不打她吗?在说了,我就打了她一巴掌,结果她倒好,不但回我巴掌,还用鸡毛掸子抽了我十几下,总之这件事情没完,我一定要报警,告她个故意伤害。”

  她指着容姝的鼻子。

  傅景霖急了,连忙对容姝说:“容姝姐,你快向我妈道歉。”

  他可不想容姝坐牢。

  容姝一脸黑人问号的表情看着傅景霖,“你傻了吧,我为什么要向你妈道歉?”

  傅景霖急得跺脚,“你不道歉,我妈就要告你,到时候你就要……”

  “哦?所以你是担心我?”容姝挑了挑眉,玩味儿的看着这个青涩少年。

  少年脸红了红,目光心虚的游移向别处,“谁……谁担心你了,总之你赶紧向我妈道歉,不然我妈就真报警了。”

  容姝环起手臂轻呵一声,“你以为,就算我道了歉,你妈会放过我吗?”

  王淑琴听到这话,得意的哼了哼,“算你识相!”

  傅景霖傻眼了,这才明白自己刚刚的想法,有多单纯。

  是啊,妈那么讨厌容姝姐,怎么可能会因为容姝道歉,就打消报警的念头呢。

  怎么办?

  傅景霖捏紧拳头,除了焦急想不出办法。

  别看他长得人高马大,但他就是一个十几岁,还未出社会的稚嫩少年,一遇到大事,就乱了阵脚,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容姝看了有些好笑。

  这家伙,倒是有几分可爱。

  很难相信,居然是王淑琴这种粗俗低劣的女人生出来的。

  “行了,想报警抓我,我估计不太可能。”容姝捂唇打了个哈气,淡淡的说。

  傅景霖眼睛一亮,立马看着她。

  难道容姝姐有办法?

  王淑琴不屑的撇了撇嘴,“你说不太可能,就不太可能吗?你以为你能阻止我?”

  “我不会阻止你,相反,你可以随时去报警,就看到时候,抓的是我还是你了。”容姝对微笑的回道。

  王淑琴看着她这笑,心里莫名的有些不安,“你……你什么意思?”

  “很简单,首先是你来我这里,还先对我出手,所以我到时候完全可以反告你私闯民宅,对我实施暴力,那么我打你,自然就成了自卫反击,你信不信到时候被无罪释放的是我,而你则要被拘留呢。”容姝摊手说。

  王淑琴听得心脏颤了颤,声音都不复刚才那么理直气壮了,变得有些慌乱,“你……你少框我了,怎么可能。”

  .

  -->>

  “那你就去试试咯。”容姝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傅景霖连忙拉住王淑琴的胳膊劝道:“妈,别试了把,万一是真的……”

  万一容姝说的是真的,那被抓的就是妈了。

  他不想让容姝被抓,但也不想让自己的妈被抓啊,所以这件事情,还是到此为止最好。

  其实王淑琴也怕了,但为了面子,她也不好直接说算了,想了想,梗着脖子冷哼一声,“你让我试我就试啊,你以为你是谁?”

  容姝知道她在给自己找台阶,翻了个白眼,“那随你便咯,不过我想知道,你们到底来干什么的。”

  “你还有脸说。”一提到这个,王淑琴脸色又狰狞了起来,看容姝的眼神,恨不得把容姝吃了一般,“都是你害景庭出了车祸,你这个丧门星,浪蹄子!”

  说着说着,她又要朝容姝脸上招呼。

  容姝眼睛一眯,再次拿起了刚刚的鸡毛掸子,“怎么,皮又痒了,想再吃一次竹笋炒肉?”

  她冷冷的看着王淑琴。

  王淑琴对上她的眼神,打了个激灵,感觉身上又开始痛了起来,不敢再乱来了,安分了下来。

  原本伸出手,想阻拦王淑琴的傅景霖此刻也把手收了回去,崇拜的看着容姝。

  容姝姐太厉害了。

  他这么暴脾气,不讲理的妈,居然也能被容姝姐收拾的服服帖帖,就很让人惊讶。

  “看样子安静了。”容姝用鸡毛掸子敲了敲手心,“既然安静了,那就解释解释你刚刚的话吧,你刚刚说,是我害傅景庭出的车祸,证据呢?没有证据,我可以告你诽谤的。”

  “哼,还用什么证据,景庭在浅水湾这里出的车祸,肯定是你叫他来,故意害他的。”王淑琴指着她的鼻子。

  “妈,别乱说。”傅景庭想把她的手拿下来。

  王淑琴直接推开他,继续指着。

  容姝冷冷一下,举了举鸡毛掸子。

  王淑琴看到了后,立马把手收了回去,背在背后。

  容姝见状,玩味儿的挑了挑眉。

  看来自己刚刚打她的打一顿,把她吓得不轻啊,看到她扬鸡毛掸子条件反射都有了。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