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216章 故意加价

第216章 故意加价

  顾漫音也听出了刚刚喊价一百万的人是陆起,猜测他肯定是想把戒指买回去给容姝。

  哼,想都别想。

  “一百二十万!”顾漫音再次举牌。

  旁边的顾耀天眼角一跳,连忙阻止道:“行了漫音,别在加价了,这枚戒指,根本值不了一百二十万。”

  “我不管,我不能让容姝遂意。”顾漫音咬唇,眼睛绯红的说。

  顾耀天皱眉,还想说些什么,又一道男音响起,“一百万十五!”

  这个声音……

  容姝脸上一喜,“是小川,阿起,是小川。”

  “我知道是那小子。”陆头,然后举牌,“一百七十万。”

  顾漫音恨死了陆起和那个喊价一百五十万的男人。

  这两个男人,是来可她的吧。

  “两百万!”顾漫音捏了捏手里的牌子,狠了下心,直接加价三十万。

  众人哗然。

  二楼包厢的傅景庭眉头皱成了川字。

  漫音到底想干什么?

  为什么非要执着那枚戒指。

  “三百万!”傅景庭摁下按钮。

  拍卖师倒吸一口凉气,声音略显颤抖的把他的报价喊了出来。

  在场的众人又是一阵惊讶。

  一次性加了一百万。

  谁这么大牌?

  众人纷纷朝楼梯的一号包厢看去。

  顾耀天也是,他眯了眯老眼,开始怀疑这个一号包厢是不是傅景庭。

  对于傅景庭拒绝让他们进入包厢,顾耀天心里是很不满的。

  他到底是傅景庭未来的老丈人,傅景庭这么做,就不怕他不高兴吗?

  “三百五十万!”这时,陆起再一次喊价。

  紧接着,黎川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四百万。”

  “四百五十万!”一直没有参与的程淮,也忽然参与了进来。

  容姝连连摇头,“疯了疯了,你们都疯了。”

  “宝贝儿别怕,你还没看出来吗,我们根本就没想买那枚戒指,只是在整顾漫音罢了。”陆起摇晃着牌子笑道。

  容姝白了他一眼,“我当然猜到了,但你别忘了,二楼还有一个呢,在拍卖会坐包厢的人,身份很不简单,不是我们能够轻易得罪的,万一最后买下戒指的是二楼那位,不是顾漫音,你们这种恶意加价的,无意就是得罪了对方。”

  “放心吧,我们早得罪了,这家拍卖会的少东家,跟我是大学同学,我早就向他打听了,一号包厢的,是傅景庭。”

  陆起撇撇嘴:“傅景庭和顾漫音是一伙儿的,所以无论整到他们谁,都是我们赢。”

  容姝微怔,“傅景庭?”

  “对啊。”陆头。

  容姝咬唇,心中情绪复杂难耐。

  原来最开始跟顾漫音竞价的,居然是傅景庭。

  傅景庭为什么要买这个戒指?这是她的婚戒,他买下来干什么,送给顾漫音?

  怎么可能。

  容姝摇摇头,否决了这个猜测。

  拿前妻的婚戒,送给现任,一般人都做不出来,所以他应该有别的目的,至于是什么,容姝想不明白,也懒得去想。

  反正这枚戒指,她早就不要了,所以为什么还要去想别人买它干什么呢。

  “五百万!”二楼包厢,傅景庭再次报价。

  顾漫音本来还想举牌,被顾耀天死死的摁住了。

  顾耀天脸色阴沉的看着她,“你要是在敢报价,我就打断你的腿。”

  几百万买一枚别人戴过的戒指,亏她想的出来。

  即便她是妒忌容姝,不服气容姝有傅景庭送的戒指也不行。

  顾漫音最终还是怕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枚戒指被二楼包厢的神秘人拍走。

  在场的众人议论纷纷。

  五百万买一枚戒指,也不知道二楼的人,是傻还是什么。

  戒指很快就被送去了二楼。

  傅景庭看着黑色绒布里的戒指,眸色幽深不明。

  容姝离开傅家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戴,唯独带走了这枚戒指。

  但现在,连这枚戒指,也以这种方式回到了他手里。

  自此之后,容姝那里,就再也没有和他有关的物品来了。

  想到这,傅景庭猛地攥紧戒指,心脏仿佛被人扎了一下,有些疼。

  拍卖会很快结束了,众人全部起身离开了拍卖会现场,前往楼上的宴会大厅。

  等看着楼下的人都走完了,傅景庭才从沙发上起来,处着拐杖出了包厢。

  刚一出去,就看到了迎面走来的顾耀天和顾漫音。

  顾漫音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景庭……买走戒指的人,真的是你!”

  “是我。”傅景庭眸色微闪,大方承认。

  只要有心查,就能查到一号包厢的人是他。

  所以没什么不能承认的。

  .

  -->>

  “为什么?”顾漫音眼眶瞬间湿润了起来,咬唇看着他,仿佛他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一样,“你为什么要买那枚戒指,是想还给容小姐吗?”

  顾耀天也紧盯着傅景庭。

  傅景庭拧眉,“没有的事,那枚戒指当初买的时候,内部刻有傅家的图腾,不适合流落在外。”

  这的确是他买戒指的一个原因。

  另一个原因,他也确实不想让其他人得到这么戒指,一想到戒指有可能会被陆起程淮,还有另一个男人买走,他心里就莫名的有些愤怒。

  顾漫音不知道傅景庭心里在想什么,听到他的戒指,眼泪顿时停了下来,“真的吗?”

  傅景庭把戒指从口袋里拿出来,递给她,“你可以看看。”

  顾漫音还真接过查看了起来。

  傅景庭见状,薄唇抿了抿。

  虽然的确是他让她看的,但她真看了,他又莫名的觉得刺眼,因为她这是不相信他的表现。

  最重要的是,曾经在信里,她亲自说过,她会信任他,可他忽然想来,她好像从来没有做到过。

  正想着,就听到顾漫音惊喜的声音,“还真有。”

  傅景庭敛下思绪,薄唇轻启的回道:“当然。”

  “抱歉啊景庭,是我误会你了,我还以为你买下来,是想给容小姐呢。”顾漫音把戒指还给了傅景庭。

  顾耀天朗声笑了起来,“既然是场误会,那说开了也就好了。”

  傅景庭嗯了一声,接过了戒指,然后下意识的用拇指将戒圈擦拭了一遍。

  擦完后,他才愕然反应过来,自己居然嫌弃漫音弄脏了戒圈。

  “景庭?”顾漫音伸手在傅景庭面前挥了挥。

  傅景庭回过神,“怎么了?”

  “我还想问你怎么了呢,怎么突然走神了。”顾漫音看着他问。

  傅景庭垂目淡声道:“没事,想到了一些事而已,对了漫音,你为什么要拍这枚戒指?”

  他把戒指放回口袋里,眼神审视的盯着顾漫音。

  顾漫音委屈的低下头,“还不都是因为景庭你不愿意送我戒指,非说什么结婚的时候再送,所以我看到容小姐捐赠的这枚戒指,又想到你那里还有一枚,觉得买下来和你的凑一对,也算是你给我的,这不我就竞拍了。”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