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215章 拍卖竞价

第215章 拍卖竞价

  看着顾漫音气的直哆嗦的样子,容姝嘴角勾了勾,心情颇好,“怎么?顾小姐不高兴吗?刚刚顾小姐也是这么对我的,我都没有生气,怎么顾小姐被这么对待就要生气了呢,顾小姐也太小气了一点吧,这样小气,可当不了傅氏集团的夫人呢。”

  “谁说我生气了!”顾漫音死死的捏着手心,深吸口气压下内心的怒火,声音尖锐的反驳道。

  她知道,容姝就是故意气她。

  她偏偏不上当,她会让容姝知道,她谁比都合适成为傅氏集团的总裁夫人!

  “不错不错。”容姝拍手鼓掌,“顾小姐很大度,大度的令我佩服,既然顾小姐不生气了,那我就先告辞了。”

  说完,容姝丢掉手中的擦手巾,越过顾漫音身边,朝洗手间门口走去。

  走了两步,她又突然停了下来,扭头对着顾漫音笑的意味深长,“对了顾小姐,你现在的形象很好看,尤其是这身礼服,非常合适今晚的宴会。”

  容姝目光落在顾漫音肩膀的皮草披肩,以及手里的鳄鱼皮小手包上,眼底不着痕迹的闪过一丝讥讽。

  上次在礼服店,她和陈星诺故意说那些礼服和皮草很搭,为的就是给顾漫音设下圈套。

  没想到顾漫音居然怎么单蠢,真的就穿来了,看来一会儿的宴会,有好戏可看了。

  容姝笑了笑,离开了洗手间。

  她走后,顾漫音摸了摸自己的脸,又看了看身上的礼服,得意一笑,“哼,算你有点眼光。”

  话落,顾漫音把手从脸上放下,准备再洗一下手,毕竟刚才摸了脸上的化妆品。

  然而就在顾漫音转回镜子前,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脸色狰狞的大喊,“啊啊啊啊!”

  刚才她没看镜子,所以不知道自己此刻什么形象。

  现在看了才明白容姝说她形象好看,根本就不是真说她好看,而是在讽刺她。

  她此刻的样子,除了身上礼服还是好的,脸上妆容和头发根本就不能看,乱糟糟,花稀稀,整个人就跟个疯婆子一样,肯定是刚刚容姝打她的时候造成的。

  顾漫音看着镜子,满脸怨毒的道:“容姝,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弄死你和你肚子里那个野种的,否则我就不是顾漫音!”

  门口,准备进来上厕所的李夫人正好听到这话,迈进来的一只脚,就这样收了回去。

  她抿了抿略有些薄的嘴唇,威严的脸上满是厌恶,“姓顾,看来是三盛集团的千金,如此恶毒,实在可笑。”

  李夫人冷冷的看了洗手间大门一眼,转身走了,也不准备用这里的洗手间了。

  她嫌恶心。

  容姝回到了拍卖会现场,陆起忙问,“宝贝儿,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容姝扶了扶裙子坐下,“遇到点麻烦事。”

  “什么麻烦事?”陆起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宝贝儿,你没怎么样吧?”

  “放心吧,没有,已经被我处理了。”容姝对他笑了笑。

  陆头,“那就好,下一个拍卖物,就是你的了呢。”

  听到这话,容姝眼睛眯了一下。

  这么快,就轮到她的了啊。

  很快,随着台上的一件古玩被拍走,下一个拍卖物,就被送上了展示台。

  拍卖师背后的大荧幕,更是详细介绍了这枚戒指的资料,但隐瞒了捐赠人的信心,捐赠人那一块,只有容小姐三个字为代号,代表着,这枚戒指是一位姓容的小姐捐赠的。

  这也是对捐赠人的一种隐私保护。

  但一些人还是猜到了容姝的身份,毕竟偌大的海市,姓容的虽然不少,但有名气的,只有天晟集团的那位。

  “是容姝和景庭的婚戒!”顾漫音看着大荧幕上转圈的戒指,眼睛都红了。

  这枚戒指是容姝捐赠的,容姝把自己的婚戒都捐了出来。

  可笑的是,景庭到现在都没有给她一枚戒指

  顾漫音心中妒忌的发狂,“爸,这枚戒指我要了。”

  顾耀天自然也清楚戒指是捐的,不赞同的皱起了眉头,“你要着干什么,这是别人戴过的,如果你要,就去找景庭买新的。”

  “景庭不会买的。”顾漫音捏起手心。

  她又不是没有暗示过景庭给她买对戒,但是景庭却说,戒指要一枚就可以了,买的多了,并没有什么意义,结婚的时候再给她买。

  可他们现在都还没有正式订婚的,等结婚起码要等到明年了,她不想等,她宁愿要一枚容姝戴过的,起码那是景庭买的。

  顾耀天拗不过顾漫音,只能点头答应,让她一会儿自己竞价。

  这枚戒指的拍卖开始了,起拍价二十万。

  因为主钻是一颗罕见的粉钻,价格自然比较高。

  “三十万!”顾漫音当即举起牌子。

  包厢二楼的傅景庭,后面几排的容姝陆起以及程淮都听出了她的声音,神色各不相同。

  容姝陆起程淮三人是惊讶,傅景庭

  .

  -->>

  是不解。

  漫音拍这枚戒指做什么?

  傅景庭按了下铃。

  拍卖师收到了消息,立马报价,“二楼一号包厢的客人追加十万,三十万,还有人要加价的吗?”

  顾漫音听到有人跟自己抢,抬头看向二楼的一号包厢。

  包厢的窗户是关着的,她看不到里面的景象,不知道里面的人是谁,气的咬唇,“四十万!”

  她也毫不客气的追加了十万,没有丝毫犹豫,可见她对于这枚戒指,是志在必得。

  傅景庭皱起了眉头,再次按铃。

  拍卖师汇报,“包厢的客人追加到五十万。”

  顾漫音气的哆嗦,狠狠的瞪了包厢一眼,“六十万!”

  “宝贝儿,顾漫音和二楼的人,好像斗起来了。”陆起对容姝说道。

  容姝点点头,也看着二楼,“也不知道二楼的人是谁,为什么也非要这枚戒指。”

  对于顾漫音买,她虽然惊讶,但也能理解。

  毕竟这枚戒指是傅景庭买的,顾漫音可能想占为己有,可是对于二楼的人,她就不清楚了。

  “宝贝儿,我突然也想玩一玩。”忽然,陆起玩味儿的说。

  容姝挑眉,“你想干什么?”

  陆起嘴角一勾,举起了牌子,“一百万!”

  整个拍卖现场的人,听到这个数额,顿时一惊。

  那枚戒指虽然值钱,可最多也就五十万,那位顾小姐和二楼的神秘客人竞拍到六七十万,他们已经觉得太高了,根本不值。

  没想到这会儿又冒出一个人傻钱多的,直接喊价了一百万。

  “阿起你干什么,你疯了!”容姝震惊的看着陆起。

  陆起对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放心吧宝贝儿,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有分寸,别担心。”

  看他表情如此认真,也不像是在说笑,容姝叹了口气,“算了,我不管你了,别玩脱就好!”

  “安啦安啦。”陆起摆手。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