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214章 厕所风波

第214章 厕所风波

  程淮捂着肚子笑的停不下来。

  傅景庭等于四十多岁,中年秃顶的油腻男人。

  天啦,他一想到傅景庭那种形象,就忍不住发笑。

  容姝莫名其妙的看着快要笑岔气的程淮,“你笑成这样,难不成我说错了?”

  “不不不。”程淮连连摆手,“你没有说错,你说的是对的,他的确四十多了,中间头发秃了,肚子也挺大,眼睛也很小,总之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听着他的形容,容姝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连忙制止道:“好了别说了,再说下去我受不了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她承认自己也是个看重外表的俗人。

  总之,她的确没办法接受自己和这样一个男人发生过关系,哪怕事情都过去了这么久,她也觉得恶心的不行。

  “好好好,我不说了,不说了。”程淮揉了揉笑的发疼的腮帮子,连连点头。

  容姝抿着红唇,“我想不通,你怎么会和这样的人交朋友,你们的形象放在一起,完全格格不入嘛。”

  “我不是说过么,我和他也不算多要好的朋友,点头之交而已。”程淮耸肩回道。

  这时,陆起接完电话回来了。

  容姝看着他,“小川说什么了?”

  “他说他已经回来了,也要参加今晚的拍卖会,等拍卖会结束后,宴会上见。”陆起把手机放进口袋里回答。

  容姝点点头,“这样也好,不过我们不是说好了么,他回来的时候给我们打电话,我们去机场接他,他怎么也不打。”

  “他飞机晚点,半个小时才下飞机,我们去接了他再过来就迟到了,所以他还不如直接过来呢,好了宝贝儿,我们先进去吧。”陆起说道。

  容姝嗯了一声。

  三人朝酒店大门走去,顺利的进了拍卖会现场。

  容姝和陆起的位置在靠后几排,程淮的位置是前几排,所以进了拍卖会现场后,三人就分开了。

  容姝根据请柬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刚一坐下,就感觉到一股视线落在了她身上。

  她身形僵了一下,左右张望,想找出看她的是谁。

  但找了一圈,等到那道视线消失也没有找到,她索性也放弃了。

  拍卖会现场二楼的一间包厢里,张助理推门进来后,傅景庭离开窗台,杵着拐杖回到沙发跟前坐下。

  “有事?”傅景庭拿起一本拍卖物品的册子看了起来。

  张助理站在他身后回道:“傅总,顾家人来了,他们想来包厢和您打招呼。”

  “不用了,拍卖会结束后,在宴会上就能见面。”傅景庭翻了一页,淡淡的道。

  张助理点头,“是,那我这就会回复他们。”

  呵,别以为他不知道,顾家人就是想来包厢坐,不想和其他人一起坐大厅罢了。

  毕竟,包厢可是代表身份呢,顾家虽然势力不小,但还远远坐不了这家拍卖会的包厢,所以才迫不及待的想来包厢坐。

  张助理出去了,傅景庭想再去窗台那边。

  正当他合上拍卖册,准备放回架子上时。

  结果没放稳,拍卖册掉在了地上,原本合上的拍卖册,也因为震动的原因而被翻开了。

  傅景庭皱了下眉,弯下腰去捡。

  刚捡起来,他瞳孔就猛地收缩了一下,“这是……”

  傅景庭在上面看到了一枚熟悉的戒指,是他和容姝的婚戒!

  女款的跟男款的虽然有些区别,但区别也不是太大,更何况还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婚戒,所以他才一眼就会认出来。

  傅景庭连忙看向下面捐赠者的信息,果然看到了容小姐三个字,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她居然把婚戒捐了,还参与拍卖!

  一时间,傅景庭心里一股怒火升了起来。

  他的婚戒,他都没有丢,还放在房间的抽屉里。

  而她呢,却拿出来买卖。

  傅景庭顿时有种被背叛的感觉,站起来,走到窗前,低头看着下面的容姝,眸色阴郁暗沉。

  容姝又感觉到了那道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并且这次她还清楚的察觉到了那道视线的主人对她有意见,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宝贝儿,你怎么了?”隔了几个位置的陆起看到局促不安的容姝,连忙隔空询问。

  容姝想说有人再看自己,但随后想着说出来也没用,也不一定能找到那个人,就干脆摇了摇头,“我没事,我去趟洗手间。”

  设计册她看完了,上面的拍卖物她都没有兴趣,自然也不在意离席会错过好东西。

  “好,早点回来。”陆起叮嘱。

  容姝点了下头,起身离开了位置。

  洗手间里,容姝上完厕所从隔间出来,来到洗漱台前洗手。

  这时,她听到一阵冲水声,紧接着,她通过镜子看到了身后的一个隔间门也开了。

  顾漫音从里面出来,刚好和镜子里的容姝四目

  .

  -->>

  相对。

  顾漫音显然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容姝,惊讶过后,笑着点头,“容小姐,好巧啊。”

  “是挺巧的。”容姝微微颔首,淡淡的回了一句。

  顾漫音对她的态度感到很不满,眼神冷了冷后,也走到洗漱台前洗手。

  这个时候容姝已经洗好了,从旁边的盒子里抽了一张擦手巾,开始擦手。

  顾漫音看着自己这边已经空了的洗手液,心中一顿火气,然后看向容姝,“容小姐,可以把你那边的洗手液递给我一下吗?”

  “不可以。”容姝擦着指缝,毫不犹豫的拒绝。

  她们可是仇敌,为什么要给她递东西。

  顾漫音没想到容姝拒绝的这么干脆,连个面子情都不给,气的咬唇。

  随后,她想到了什么,嘴角冷冷的一勾,然后往旁边一跨,将容姝撞开,占据了容姝刚刚的洗漱台。

  容姝也没料到顾漫音会这么做,脚步酿跄了几步后,及时扶住洗漱台边缘,这才避免了摔倒的悲剧。

  “对不起啊容小姐,我不是故意的,你应该不会计较吧?”顾漫音搓着手,假兮兮的问,眼里却满是恶意的笑。

  容姝目光冰冷的看着她,看的她浑身有些不自在,表情都有些僵硬的时候,突然举起手里的包,朝她头上砸。

  顾漫音毫无防备的被砸中,做好的头发都乱了,脸上的妆容也糊了,更重要的是,她脑子里更是一抽一抽的疼。

  “容姝,你敢打我!”顾漫音浑身颤抖,咬牙切齿的瞪着容姝。

  容姝又抽了张擦手巾,慢慢的擦拭着包上的化妆品残留物,声音清冷寡淡的说道:“抱歉啊顾小姐,我不是故意的,所以顾小姐你应该也不会计较吧?”

  熟悉的话语,令顾漫音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跟调色盘似的,看着极为可笑。

  这不就是她刚刚说给容姝的话么,居然被容姝原封不动的还了回来。

  这摆明了就是打她的脸!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