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203章 保养品

第203章 保养品

  “婶婶,叔叔欺负我。”不等程淮回答,豆豆抱住容姝的腰,连忙告状。

  容姝眯眼凝视着程淮。

  程淮赶紧举起双手,“没有没有,我怎么可能欺负一个小孩,我就是跟他闹着玩呢。”

  “豆豆脸都红了,还说闹着玩呢。”容姝心疼的摸了摸豆豆发红的脸,“你怎么跟傅景庭一样。”

  听到她说起这个名字,程淮眼中闪烁一丝暗芒,“景庭?他怎么了?”

  “他昨晚也揉了豆豆的脸,把豆豆的脸都揉红了,你们男人下手真是一点分寸都没有。”容姝白了他一眼说。

  程淮皱眉,“他揉了豆豆的脸?昨晚我走了之后,你们跟景庭又见面了?”

  容姝递给豆豆一个小勺子,然后拉开椅子坐下,“对,豆豆饿了,我带他去吃东西,在餐厅里遇到了傅景庭,之后豆豆又要上厕所,我不好去男洗手间,就让他带豆豆去了。”

  “这样啊。”程淮点点头。

  豆豆喝了口粥,突然说道:“傅叔叔还受伤了呢。”

  “受伤?”程淮惊讶的看着容姝,“怎么回事?”

  容姝揉了揉眉心,把昨晚发生的事说了出来。

  程淮听完,抹了把脸,“你们也太倒霉了吧,这种概率不到千分之一的危险,居然都被你们遇到了。”

  “是啊,”容姝苦笑。

  她也觉得挺倒霉的。

  “不过你没受伤就好。”程淮看着她,对她笑道。

  容姝扯了扯嘴角,“傅景庭替我受了,我还在想,怎么感谢他呢。”

  她不想亲自上门感谢,传到顾漫音那个疯女人耳中,指不定又要闹事。

  看出了容姝的想法,程淮咬了口水晶包,不以为然的道:“这有什么,又不是你主动让他救的,所以买些保养品让人送过去就可以了。”

  “保养品?”

  “对啊,他不是脚受伤了么,送保养品最合适。”程淮点点头说。

  容姝觉得也有道理,喝了口牛奶回道:“那行,一会儿我让人安排。”

  早餐后,三人就出门了。

  到了楼下,程淮牵着豆豆的手站在车前,看着容姝,“豆豆昨晚麻烦你了。”

  “没有。”容姝上前,摸了摸豆豆,笑着道:“而且我很喜欢豆豆。”

  “我也喜欢婶婶,以后我可以经常来找婶婶吗?”豆豆期待的眨着眼睛。

  “当然可以。”容姝点头。

  程淮眼珠转了转,看着豆豆笑嘻嘻的道:“放心吧,只要你叔叔我有空,就可以送你来。”

  豆豆心里翻了个白眼。

  别以为他不知道这个坏叔叔根本不是想送他过来,而是想自己过来看婶婶。

  算了,为了叔叔早点拿下婶婶,他就不拆穿了。

  “对了,你今天要去医院手术对吧?”程淮看向容姝的肚子。

  容姝笑容淡了许多,压下心底那点不忍,嗯了一声,“对,下午去。”

  “那到时候我也去医院陪你,别拒绝,虽然有陆起了,但多一个人,要忙些什么也不怕走不开不是。”程淮说。

  容姝见他坚持,有些哭笑不得,“那你想去就去吧。”

  “那就这么说定了,好了,我先带豆豆回去了,下午见。”程淮对她挥手。

  豆豆也跟着举起小手挥了挥,“婶婶再见。”

  “豆豆再见。”容姝笑着回应。

  很快,叔侄两开车走了。

  容姝也没有在原地多呆,看了看时间后,开车前往天晟。

  “容总,这是今天的安排。”到了天晟,佟秘书跟在她身后,汇报今天的行程。

  容姝接过行程表边走边看。

  看完后,她递回给佟秘书,“下午的安排都不重要,全部取消,我要去医院,之后几天的行程也全部排出来拿给我。”

  手术过后,她肯定是要住几天院的。

  所以接下来几天的行程,她也要做一些筛选,把不重要的全部划掉。

  “是。”佟秘书点头。

  容姝推开办公室的门,“还有,你去买一些好点的保养品,尤其是针对脚伤的那种,给傅氏集团的傅总送过去,走我的私账。”

  “给傅总?”佟秘书一脸惊讶。

  容总突然给傅总送东西,该不会想和傅总复婚吧?

  容姝一看佟溪的表情,就知道她想多了,垂下眼皮回道:“他受伤了,而且他作为我们天晟最大的合作商,又是新能源合作的主要负责人,于情于理,我们都不能不表示。”

  “原来是这样。”佟秘书恍然的点点头,打消了心中的猜测。

  容姝见状,心里微不可及的松了口气,但面上却没有变化,摆了下手,“去吧。”

  “是,我这就去。”佟溪颔首,随即转身离开。

  容姝看着佟溪的背影,眸色闪了闪。

  她之所以没有明说傅景庭受伤的原因,就是怕佟

  .

  -->>

  秘书又要多想。

  毕竟前夫前妻一同出现在游乐场,还是大晚上,哪怕她解释是偶然遇见,佟秘书嘴上相信,心里也不一定相信,所以还不如不说。

  想罢,容姝拉开椅子坐下,开始工作。

  ……

  傅氏集团。

  傅景庭受伤的消息并未瞒着,很快就传遍了整栋写字大楼。

  毕竟他是坐着轮椅来集团的,好多人都看着,想瞒也瞒不住。

  也因此,其他公司都听说了,不是打电话慰问,就是送一些保健品过来。

  张助理送完客户从外面进来,就被前台叫住了。

  “怎么了?”张助理走过去。

  前台指了指旁边空地上一堆包装精致,且名贵的保养品,“张特助,又有一家公司的老总送东西过来了。”

  张助理看着那堆保养品,也有些头疼,“不是在官网上发了不要送东西的动态么,怎么又来了,刚刚那批保养品都还没处理呢。”

  “可能是没看到网上的动态吧。”前台耸肩回道。

  张助理推了推眼镜,“行了,这是哪家公司的老总送的?”

  “天晟集团。”前台回道。

  张助理神情一怔,“天晟集团?”

  “对。”前台点头。

  张助理身板挺直,表情认真了起来,“我知道了,把礼单给我,我把这些东西送上去。”

  “是。”这个前台是新来的,并不知道天晟集团意味着什么,但看他这么严肃,也不敢耽搁,把礼单递给了他。

  张助理接过后,扫了一眼,就放进了口袋里,然后提起那堆保养品朝电梯走去。

  很快,总裁办公室到了。

  张助理敲门进去。

  傅景庭抬起头,看到他手里那堆礼盒,眉头顿时拧成了川字,脸上写满了不悦,“我不是说过,这些东西不要拿上来,直接送去财务部让人换算相等的数额给他们送回去么。”

  “这不一样。”张助理眼镜反了反光回道。

  傅景庭狐疑的眯眼,“哪不一样?”

  “这是容小姐送的。”张助理一边回答,一边偷偷注视他的表情。

  看到他脸上的不悦变成微讶,张助理心中偷笑。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