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197章 俯卧撑

第197章 俯卧撑

  反正,她和傅景庭也不是第一次这样阴差阳错的吻上。

  在陈总马场别墅的厨房里,还有一次呢。

  所以,她没必要这么在意,就当被狗啃了一口。

  这样想着,容姝深吸口气,扭头看向身边的狗男人。

  男人已经贴着扑克牌等着她了。

  她握了握手心,在心里告诉了自己好几遍,前往不要失误后,才伸头过去,用唇贴住了牌面。

  傅景庭感受到纸牌另一边,传来的温度,眼神暗了暗。

  但还不待他多感受两秒,那温度就连同扑克牌一起消失不见了。

  傅景庭眼皮垂下,心底豁然升起一股怅然若失的感觉。

  很快,时间到了。

  经理宣布了前三名的家庭,一号三号和五号。

  容姝他们就是五号。

  豆豆高兴的直拍手,“妈妈,我们进入下一轮了。”

  “是啊。”容姝点头,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

  她以为,他们失误了一次,又耽误了一些时间,肯定要出局了。

  没想到居然晋级了。

  看着容姝呆愣的模样,傅景庭觉得有些可爱,眼中忍不住闪过一丝笑意,“除了一号和三号,二四号家庭也失误了,他们失误的比我们多,所以我们是第三名。”

  “你怎么知道?”容姝疑惑的看着他。

  傅景庭垂眸与她对视,“游戏期间,我有关注其他家庭的进度,所以知道。”

  原来是这样。

  容姝忍不住对他竖起了一个大拇指,“佩服。”

  在那么短的游戏时间里,他居然还能分出心去关注其他对手,光是这一点,她就远远比不上。

  难怪他能将傅氏集团发展成为海市的龙头。

  “没什么,这是我的习惯。”傅景庭听着容姝的佩服,嘴角勾了起来。

  容姝看着他的笑,以为他在得意,撇了下嘴,把头转向了另一边。

  傅景庭挑眉。

  她怎么了?

  他说错什么了吗?

  傅景庭拧眉想了想,始终没有想通自己哪里得罪了容姝。

  正要开口问个清楚,经理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恭喜前三名的家庭进入第二轮比赛,第二轮比赛为俯卧撑,请三个家庭到这边空地来。”

  “妈妈,我们快去。”豆豆丢掉手里的扑克,跳下沙发,拉着容姝就往空地跑去。

  至于傅景庭。

  他才不管这个坏叔叔呢。

  反正坏叔叔自己也会过去。

  容姝也没有叫傅景庭,一颗心全扑在了豆豆身上,让豆豆跑慢点儿。

  看着一大一小离自己远去,都不叫自己,傅景庭俊脸沉了下来。

  这小鬼,肯定是故意的。

  还在记恨他刚刚揉脸之仇。

  傅景庭冷哼一声,手插在兜里站起来,准备过去。

  忽然,他看到了什么,脚步停下。

  只见豆豆刚刚坐的位置上,正放着一张小小的扑克牌。

  正是他们刚刚玩游戏时的那张。

  傅景庭眯了下眼,把手从裤兜里抽出来,伸过去捡起了那张牌。

  牌上,容姝的口红印还残留在上面,十分清楚。

  傅景庭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居然把牌放进了西装口袋里。

  刚放进去,就听到豆豆在喊,“爸爸,快点过来,游戏开始了。”

  傅景庭转过身,心中满意一哼。

  小鬼记仇又怎么样。

  关键时候,还不是叫他爸爸,求他过去。

  “来了。”傅景庭心情重新好了下来,迈着长腿慢条斯理的走了过去。

  这一轮游戏叫俯卧撑,就是爸爸做俯卧撑,做二十个,妈妈坐在爸爸背上,给爸爸增添重量。

  而宝宝,就在一旁给爸爸数数。

  然而游戏还没正式,餐厅的观众客人们,就已经猜到了最后的结果,到底是哪两家晋级,哪一家被淘汰了。

  因为三号家庭的妈妈很胖,爸爸很瘦,根本不可能托起妈妈做二十个俯卧撑。

  所以结果如何,可想而知。

  “怎么这游戏这么刁钻?”容姝拧着秀眉说。

  她以为俯卧撑,是一家三口都做。

  可没曾想,居然是爸爸一个人做。

  上一轮游戏,她和傅景庭经历了一次狗血,这一轮,居然还要她坐在傅景庭背上。

  傅景庭要答应才怪了。

  正想着,傅景庭突然开口,“是有些刁钻,但还在能接受的范围,好了,上来吧。”

  他说完,俯下身去,做好了俯卧撑的姿势。

  容姝以为自己听错了,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说什么?让我上来?”

  “嗯。”傅景庭应了一声。

  容姝张了张嘴。

  她居然猜错了。

  他真的答应了

  .

  -->>

  见容姝站在原地发呆,傅景庭再次开口,“快点,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就差你了。”

  容姝左右看了看,看到左右两边家庭的妈妈,果然已经坐在了爸爸背上,不再迟疑,上前一步后,也坐在了傅景庭背上。

  这还是她第一次把傅景庭这么高傲的男人当马骑。

  感觉……还挺爽!

  容姝眼中闪过一丝兴奋,面上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看着身下的男人问,“重吗,如果你觉得……”

  “不重。”她话还未完,傅景庭就抢先回答了。

  似乎觉得还不过,他又加了一句,“很轻。”

  他倒不是随便说说。

  而是她真的很轻,她比漫音都要轻。

  但她身高却比漫音高半个头,由此可见,她的体重明显是不达标的,关键是她还怀着孕。

  “你应该多吃一点,增点重。”傅景庭扭头看着容姝,语气颇为认真。

  容姝听出来了,表情有些冷淡,“这是我的事,就不劳傅总关心了,傅总还是关心顾小姐吧,我不需要,认真游戏吧。”

  挺好笑的,以前他从不关心她。

  现在反而来关心,她只会觉得很假。

  见容姝不愿意接受,傅景庭皱了下眉,但也没多说什么,把头转了回去。

  比赛正式开始。

  傅景庭让容姝坐稳后,开始做俯卧撑。

  豆豆就在旁边数数。

  傅景庭虽然业务繁忙,但每个星期都会空出一些时间去健身游泳,身体素质自然不用说,比一号和三号的爸爸好太多。

  一号和三号家庭的爸爸,就是典型的常年不运动的男人,尤其是一号爸爸,那啤酒肚就跟怀了几个月的孩子似的

  三号爸爸虽然好一点,但背上还有个将近两百斤的老婆。

  容姝看他那吃力涨红了的脸,以及那颤抖的胳膊,都害怕他胳膊撑不住断了。

  所以相比这两个爸爸,傅景庭的俯卧撑做的如鱼得水,动作也很标准优美,让人赏心悦目。

  餐厅里的女客人,都恨不得把眼珠子留在他身上。

  傅景庭并不在意这些目光,他的注意力一直都在容姝身上。

  余光瞥见背上的女人居然一直盯着其他两个家庭的爸爸看,俊脸顿时沉了下来,“认真点。”

  “哈?”容姝愣了一下。

  不明白做俯卧撑的是她。

  她只用乖乖坐在他背上就好,为什么她也要认真?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