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189章 顾漫情真的没死

第189章 顾漫情真的没死

  心里这么想,但嘴上不敢这么说。

  张助理清了清喉咙回道:“是,我这就发给你。”

  傅景庭把手机递过去。

  张助理接过后,立马就发给了他。

  傅景庭余光看到桌上的手机响了,眼皮微垂,“行了,你出去吧。”

  “是。”

  张助理出去了,办公室里只剩下傅景庭一个人了。

  他拿起手机,点开了微信,看到了张助理发来的照片。

  有两张,另一张他还没看过。

  傅景庭点开那张照片。

  照片里,容姝还是那个背景,但姿势变了。

  她一手牵着长长的裙摆,一手放在半空,仿佛下一秒就要飞走一样。

  好看是好看,但他却不喜欢。

  傅景庭长点那张照片,想要把那张照片删了。

  然而手指放在删除的上空,却迟迟也点不下去。

  最终,他还是放弃了。

  “景庭!”忽然,顾漫音有些紧张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傅景庭眉头一皱,连忙退出微信,把手机放回刚才的地方,“进来。”

  另一边,容姝和陈星诺买完鞋,从鞋店出来。

  陈星诺摸摸肚子,“容总,我们去吃点东西吧,有点饿了。”

  容姝也感觉有些饿了,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下午一点了。

  “行,去五楼吧,那里都是餐厅,我请客,就当感谢你今天陪我出来。”容姝放下手腕笑着道。

  陈星诺点头,“那我就不客气了。”

  “不用你客气,走吧。”容姝挽上她的胳膊。

  两人刚走了两步,陈星诺突然停了下来,指着对面一家店,“容总,那不是顾漫音的妈妈么?”

  听到这话,容姝循着看去,果然看到了顾夫人。

  她应该是才做完保养出来,整个人容光泛发的,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是五十岁的女性。

  “今天真不是一个出门的日子,前脚见了烦人的顾漫音,后脚又见到了顾漫音的妈,这世界真是小。”陈星诺叹气。

  容姝笑了笑,“好了,毕竟大家都在海市,容易遇到也很正常。”

  也许是两人的目光太过明显,没有丝毫遮掩,对面的顾夫人察觉到了,看了过来。

  看到是容姝,顾夫人眉头顿时一皱,脸上表情很是不喜。

  容姝也不生气,反而对着她点头一笑。

  顾夫人冷冷的别过头,朝前面一家店走去,根本不作回应。

  陈星诺翻了个白眼,“瞧瞧,有其母必有其女,难怪顾漫音是那样的人,原来都是当妈的教的。”

  “好了,没必要在意这些,不是饿了么,走吧。”容姝收回目光说道。

  陈星诺嗯了一声,和她一起往扶梯那里走去。

  然而两人没想到的是,等吃完饭下来,又遇到顾夫人。

  不过这次顾夫人没有发现她们,从dt珠宝店里出来后,就径直离开了。

  而且走的时候,脸色也有些不太好,似乎很失落一样。

  容姝忍不住想起了上一次,自己拿着女儿项链来dt店里咨询,后面店里的人,就把女儿项链的事告诉了顾夫人。

  也因此,顾夫人怀疑顾漫情还活着,并且还开始寻找顾漫情。

  刚刚顾夫人一脸失落的从dt店里出来,难道是为了顾漫情的事?

  想着,容姝眯了眯好看的眼睛,“星诺,帮我个忙怎么样?”

  “怎么了?”陈星诺喝着奶茶看她。

  容姝低声说道:“帮我去dt店里问一下,顾夫人是去干什么的。”

  “问这个干嘛?”陈星诺一脸好奇不解。

  容姝眸色闪了闪,“有事,很重要,帮帮我吧。”

  “行吧行吧,你帮我拿着,我去问问。”陈星诺把奶茶递给她。

  容姝接过后,陈星诺就去了dt店里。

  大概几分钟后,她回来了。

  容姝把奶茶还给她,“怎么样,问到了吗?”

  “问到了。”陈星诺接过奶茶点点头,店里的人说顾夫人是去问她们最近有没有看到,拿着一条项链的女人来过。”

  “果然。”容姝抿了抿红唇。

  顾夫人他们没有找到顾漫情,就来店里碰碰运气。

  “容总,你到底在打什么哑谜啊?”陈星诺好奇的心痒痒。

  容姝笑了起来,“也没什么,就是顾夫人在找她的大女儿。”

  “大女儿?”陈星诺惊讶不已,“她还有别的女儿呢?”

  “嗯,还有大女儿顾漫情,顾漫音是妹妹。”容姝点头回道。

  陈星诺恍然,“原来是这样,不过容总你干嘛这么关心这件事?”

  “因为她大女儿,跟容家有点关系。”容姝捏了捏眉心,“好了,不说这些了,我们先回去吧。”

  陈星诺点头。

  回

  .

  -->>

  到浅水湾,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容姝把买的东西放到沙发上,拿着手机就回了房间,拨通了程淮的电话。

  程淮看到她打来电话,整个人又惊又喜。

  毕竟,她可是很难得联系他一次。

  “突然打电话给我,是想我了吗?”程淮吊儿郎当的声音传来。

  容姝知道他的性格,喜欢说一些口花花的话,所以听着也不生气,反而笑了一下,“行了,正经点,我有正事。”

  “就算有正事,你也可以先回答我一声,说想我了啊。”程淮叹气。

  容姝哭笑不得,“好好好,我想你了,这可以了吧?”

  虽然知道她的这句‘我想你了’是敷衍,是假的,是逗他开心的。

  但他却还是真的很开心。

  “勉勉强强可以吧。”程淮故作将就的样子。

  容姝轻笑。

  程淮轻咳了两声,“说吧,找我什么正事?”

  “我今天见到顾夫人了,顾夫人在打听顾漫情的下落,所以我想问你,顾漫情的事,你查的怎么样了?”容姝坐在床边,认真的问道。

  程淮笑了起来,“你问的还挺及时,我还真查到了一点东西。”

  “哦?”容姝背脊挺直,“是什么?”

  “首先第一个,就是顾漫情真的没死,真的还活着,为了确认这一点,我还特地去翻了卷宗,找到了当时负责这件案子的一个老警,那个老警告诉我,当年你爸爸丢进河里的,根本不是顾漫情,而是一个玩具娃娃。”程淮回道。

  容姝听到这话,眯了眯眼,“还真被我猜准了,我之前就有过这样猜测,我爸爸扔进河里的,是别的东西。”

  “没错。”程淮点头。

  容姝双手握紧手机,“那顾漫情呢?顾漫情现在在哪儿?”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你爸爸虽然没有把顾漫情丢进河里,但他确实绑架了顾漫情,顾漫情被他送到哪里,这件事情除了你爸爸之外,没人知道,那个老警也不知道。”程淮摊手,爱莫能助的回道。

  容姝秀眉拧紧,“怎么会这样啊,线索又断了。”

  “是啊,所以要想找到顾漫情,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程淮抓了抓头发。

  容姝咬了咬唇,“你刚刚说首先第一个,也就是说,你还查到了其他的?”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