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178章 约会

第178章 约会

  程淮见她收下了花,微微松了口气,随后就吊儿郎当的笑了起来,“外面的女孩子哪比得上你啊,我们现在可是合作伙伴,为了维持我们之间的友好关系,送花也是应该的。”

  容姝笑了起来,“你还真是会说话,谢了,花很好看。”

  她摇了一下怀里的白玫瑰。

  程淮拉开椅子坐下,“你喜欢就好。”

  “看看要喝什么?”容姝把花放到一边,递给他一份菜单。

  程淮接过看了看,点了一杯蓝山。

  容姝则点了一杯牛奶。

  很快,侍应生把咖啡和牛奶送了过来。

  程淮看着容姝手里的牛奶,想到了她怀孕的事,迟疑了两秒,问道:“你还好吗?”

  “嗯?”容姝抬头看他,“你指什么?”

  “就是你怀孕啊,我听说孕妇前几个月都很难受,你难受吗?”程淮问。

  容姝听出了他语气里的关心,笑了笑,“还好吧,只是闻到一些气味比较重的会不舒服,其他都没事。”

  “那就好。”程淮点点头,搅拌了一下杯子里的咖啡,“这个孩子,你打算怎么办?我那个朋友有没有跟你说他的想法?”

  “有。”容姝喝了口牛奶回道。

  程淮看着她,“那你……”

  “我不打算留下。”容姝垂目淡声道。

  程淮吃了一惊,“你想打掉他?”

  “嗯,我不会让我的孩子成为私生子,所以只能打掉。”容姝捧着牛奶杯说。

  程淮嘴巴张了张,“说的也是。”

  她不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傅景庭的,以为是一个陌生男人的,打掉也无可否非。

  恐怕以她的个性,就算知道孩子是傅景庭的,也照样不会留下,如果留下来,那她和傅景庭以及顾漫音之间的恩怨,就会变得更加尴尬,她的孩子也会成为让人指指点点的存在。

  打掉是对的。

  “既然你决定了,那我也不劝你,什么时候手术,到时候我陪你啊。”程淮笑嘻嘻的问。

  其实打掉对他来说也是好事。

  他喜欢她,可不代表,他喜欢别的男人的孩子。

  “周末,不过不用你陪了,阿起会陪我。”容姝笑着回道。

  程淮撇了撇嘴,“他?他行么?”

  “好了,我找你来,不是来说这个的。”容姝摆摆手,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

  程淮耸了下肩膀,“那你想说什么?”

  容姝摘下脖子上的女儿项链,推到他跟前。

  程淮定睛一看,“这不是顾夫人脖子上的吗?”

  上一次,他陪容姝去医院看脚,在停车场遇到了顾夫人。

  当时,他就看到了顾夫人脖子上的项链。

  容姝笑意加深,“你再仔细看看,这真的是顾夫人的吗?”

  程淮挑眉,照她的话做,再仔细看了一会儿,终于看出了一些问题,“这几个地方有些不同。”

  “没错,这不是顾夫人的项链,但是跟顾夫人的项链却有极大的关系,它们是母女项链,顾夫人那条是母亲,我这条是女儿,是二十几年前,顾耀天送给大女儿顾漫情的。”容姝往后靠了靠,解释说。

  程淮明白了,抬了抬下巴,“顾漫情不是死了吗,怎么项链在你手上,你该不会就是顾漫情吗?”

  自从程家决定整垮顾家的时候,他就查过顾家,自然知道二十多年前,顾家和容家之间发生的事。

  所以听到顾漫情这个名字,也不奇怪是谁。

  “去,你才是顾漫情呢。”容姝没好气的白他一眼。

  她可是妈妈怀胎十月,还差点难产生下来的。

  怎么可能是顾漫情。

  程淮盯着容姝的脸,“说真的,你的眼睛跟顾夫人还挺像的。”

  “巧合而已,世界上相似的人多了去了,总不能都是亲戚吧。”容姝淡淡的说。

  程淮笑了笑,“说的也是。”

  “这条项链,是我爸从顾漫情身上留下来的,然后就一直在容家,你看到三盛集团发的那条消息了吗,寻找拥有特殊项链的女孩子。”容姝看着他问。

  程淮嗯了一声,“看到了。”

  “因为我之前找到这条项链后,就去dt店里咨询了这条项链的资料,然后顾夫人就因此猜测顾漫情还活着,所以三盛发布那条消息,就是想找到顾漫情。”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顾耀天在给自己选秀呢。”程淮恍然大悟。

  容姝被他这话逗笑了。

  看着她明艳的笑容,程淮眼神暗了暗,随后轻咳一声,赶紧转移视线,“可是顾漫情都死了,他们找得到个鬼啊。”

  “不,顾漫情不一定死了,我也怀疑我爸爸当年到底有没有溺死过顾漫情,所以我今天找你,就是想让你查一查顾漫情到底死没死,如果没死,人又在哪儿。”容姝秀眉紧蹙。

  忽然,一道惊讶的女音传来,“容

  .

  -->>

  小姐,程先生,你们也在这儿啊?”

  程淮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容姝红唇也抿了起来,抬头看去,顾漫音正朝着这边走来。

  “得,讨厌的人来了。”程淮叹了口气。

  容姝抿着牛奶笑了笑,“没办法,海市就这么大。”

  “容小姐,程先生,你们是在约会吗?”顾漫音来到两人旁边,看到容姝放在桌子上的玫瑰,眼神闪了一下,诧异的问道。

  程淮撑着头看她,“是啊,我们就是在约会,所以顾小姐,你可不可以走开?你打扰到我们了。”

  “啊不好意思,我不知道。”顾漫音不好意思的笑笑。

  这时,又一道脚步声传来,“漫音?”

  “景庭,我在这儿!”顾漫音朝着咖啡厅大门的方向招手。

  傅景庭看了过来,却没想到看到了容姝,怔了一下。

  她怎么也在这儿?

  随后,傅景庭又朝容姝对面看去,看到还有一个人。

  那人背对着他,虽然看不到长相,却能看出是个男人。

  是陆起吗?

  他们在约会?

  想到这,傅景庭薄唇一抿,走了过去。

  结果过去后,发现那个男人不是陆起,而是程淮。

  程淮看出了傅景庭眼中的微讶,笑着招了招手,“景庭,这么巧,你带顾小姐来喝咖啡啊?”

  傅景庭嗯了一声,余光看向喝牛奶的容姝,语气带着一丝他自己都不知道的酸意,“你们也是?”

  “景庭,程先生和容姝是来约会的,你看,花都有呢。”顾漫音挽着他的胳膊,另一只手指了指桌子上的花。

  傅景庭瞳孔猛地缩了一下,“约会?”

  容姝和程淮?

  “对啊。”顾漫音笑着点头,眼中却闪烁着算计的光芒。

  容姝捕捉到了,眼神冷了冷,正要说话,傅景庭忽然率先开口,语气带着一丝冷意,“容姝,你跟程淮出来约会,陆起知道吗?”

  还未离婚的时候,她就认识那么多男人,现在和陆起在一起了,又和别的男人约会。

  她果然还是那么水性杨花。

  ,content_num

  .

  _soso